中國最大獨角企業之一的「滴滴出行」,3個月內爆出司機2起女客命案。接連的悲劇,讓頂著共享經濟光環走到現在的滴滴,被中國民眾唾棄。許多人也因此開始質疑,「共享」模式帶給人類社會的利弊。

中國新聞周刊報導,8月24日,浙江溫州一名23歲的女乘客在搭乘滴滴出行旗下拼車平台滴滴「順風車」時慘遭不測。今年5月6日,鄭州滴滴順風車才剛發生一名21歲的空姐慘遭司機強暴並殺害的事故。過去4年滴滴司機傳出的性侵、性騷擾事件不下50起。

共享經濟推出時就像萬靈丹,能有效利用資產、節省成本,但從成長期慢慢進入到成熟期,越來越多的負面消息,讓更多用戶反思:共享經濟是否真的無法兼顧安全性與便利性,難免淪為狂徒作亂的空間?

C2C平台,自覺應更高

讓我們回到問題的本質,其實共享經濟有兩種定義,其一是共享的原型:C2C模式,像是Airbnb、滴滴順風車等等,用戶將自己的資產或工具與其他用戶分享,將閒置的資源提高利用率;其二是新創熱門項目B2C模式,像是滴滴叫車、共享單車等由平台經營的方式。

B2C模式由於資產集中,比較好控制風險與糾紛,相對而言,較符合共享經濟理念的C2C模式,獲取成本低,但個體用戶和用戶之間交易讓管控成本變得極高,更仰賴平台方的維護。

根據滴滴順風車之前公佈的數據,他已經覆蓋中國國內近400座城市,使2300萬位車主分享自己的座位。此外,在順風車推出的三年多時間裡,滴滴服務了十多億次搭車。這意味著,這三年多來,滴滴順風車平均一天約90萬次,當這些司機都非專職、審查不那麼嚴謹時,管理的難度自然提升好幾個檔次。

但這不代表所有的共享經濟企業都該被拒之千里,而是經營者需要有自覺,走C2C模式的同時就應該設想好包含:平台機制設計、風險管控、糾紛流程管控、參與人員審核、服務過程透明度和處理問題時效性等等。

過度追求資本化的副作用

然而,滴滴出行是獨角獸等級的企業,控管風險的資源為何始終不到位?這又牽涉到中國新創圈的另一種現象——資本化、集中化、壟斷。自從2016年8月滴滴與優步中國合併起,中國叫車市場一直呈現滴滴一家獨大的局面,就像其他新創事業像是外送、單車一樣。雖然中國商務部曾對滴滴進行反壟斷調查,約談滴滴出行,但兩年過去,反壟斷調查一直未有結果。

資本化現象影響,企業在資本挹注下往往過度發展,努力衝刺成為獨角獸,這時候自身的營運、技術成長的速度往往沒有辦法跟上業務擴張的速度,導致問題終有一天一發不可收拾。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為了吸引更多的車主成為順風車司機,滴滴默許了「專職」順風車司機的存在,他們不是為了讓人搭便車,而是有目的性地全職經營載客事業,這些「別有居心」的司機,水準更難監控。(三個月來兩起命案的嫌犯車主,皆是「專職」司機。)

另外,滴滴也一再地將順風車的抽成調高,從原本說好的不抽成,提高到5%、10%,讓車主抱怨連連,這也一定程度地排擠了單純想分享座位的車主。

最近一起事故後,滴滴宣布無限期終止順風車服務、開除了幾名管理者、總裁和CEO道歉表示,未來不再以規模和增長作為公司發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為考核指標。即使這些止血能讓滴滴安全下莊,共享經濟整個產業都還有很多難關,除了叫車之外,外送、住房等領域也有著高風險,都很看重制度與技術上的設計。

因此,共享經濟本身到底是不是毒藥?應該先釐清它的特殊性,這個領域亟待參與的企業與政府共同建立一套完善的公共規則,而非完全依照資本擴張的邏輯來經營。就如同滴滴的道歉聲明所言,「在短短幾年裡,我們靠著激進的業務策略和資本的力量一路狂奔,來證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這一切虛名都失去了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