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兩位核心高階主管,宣布離開臉書。

彭博引述知情人士報導,Instagram 兩位創辦人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在Instagram 的走向決策,和臉書執行長祖克伯合不來,宣布離開臉書。

不到6個月前,WhatsApp 創辦人 Jan Koum 和 Brian Acton,也因劍橋分析醜聞事件的爆發,在用戶數據使用一事上,與祖克伯意見不合而辭職。更早之前,被臉書併購的 Oculus VR,其共同創辦人 Palmer Luckey 也離開臉書這個大家庭。

至今,臉書三樁最大併購案的公司創辦人,都不在臉書集團裡了,臉書管理層面臨動盪期。那又是什麼原因,逼退 Instagram 兩名創辦人?

臉書醜聞風波不斷,祖克伯仰賴 Instagram

2012年 Instagram 被臉書以10億美元併購,如今用戶逾10億人,挹注臉書營收甚豐。臉書在發展上日漸依賴 Instagram,但彭博指出,Instagram 創辦人對祖克伯過度介入日常營運備感挫折。

祖克伯愈趨強烈地介入營運,並不意外,一連串的臉書醜聞風波,讓祖克伯更想抓緊集團旗下的金雞母不放。

臉書近期面臨許多問題,包括隱私權的侵犯、假新聞的猖獗干預選舉、臉書市值單日蒸發3.6兆元,創美股史上最慘紀錄等,都讓其名聲下滑。今年1月的Statista調查更顯示,逾2億的美國用戶裡,將近17%的人刪除臉書 app、9%移除臉書帳戶。

母公司臉書負面新聞不斷,但 Instagram 光環未減,全球用戶數仍持續成長,祖克伯開始常常在財報會議中,不斷提到 Instagram 亮眼的擴張成績,將之歸因於與臉書併購的關係。此外,祖克伯也加重介入營運的力道,希望透過 Instagram 導流用戶回臉書。

祖克伯干預 Instagram 營運力道增強

在醜聞影響、年輕族群人數減少的情況下,祖克伯希望 Instagram 能夠幫助導回用戶至臉書, 因此常常施壓 Instagram。像是祖克伯要求用戶分享 Instagram 照片、影片時,也能分享到臉書,但創辦人 Kevin 只想將內容分享留在 Instagram 內部。

兩方之間的互動自此陷入僵局。原先臉書選單內有連往 Instagram 的捷徑,但捷徑已撤下。今年,Instagram 用戶發現,Instagram 通知頁能收到好友在臉書發文的消息,選單內更有通往臉書的捷徑。

祖克伯在今年9月初更調離 Instagram COO(營運長)Marne Levine,卻沒有馬上指派接任者,使 Instagram 頓時變得像是臉書旗下的延伸產品。祖克伯的種種施壓行為,完全違背他當初承諾 Instagram 的自主營運。

Instagram 核心主管離職,臉書管理層處動盪期

在達到10億用戶數、擊敗對手Snapchat,將 Instagram 轉變成擁有龐大廣告收入的事業體後,這兩名創辦人認為他們已達成現階段任務,與其繼續留在臉書受祖克伯干預其營運,不如向外發展。

Instagram 創辦人Kevin發布的新聞稿裡就說到:「我們計劃休息一陣子,去再次探索我們的好奇心和創意力。建立新事物需要我們退一步,了解是什麼激發我們,建立的新事物又可以怎麼配合世界的需求。這是我們打算做的。 」

祖克伯在其聲明稿裡則表示,「Kevin和Mike是卓越的產品領導人,Instagram 的成功正彰顯出兩人的創意與才華。和他們共事的這6年來,讓我學到許多,也很享受其中。我祝他們一切順利,也期待看到他們未來開發的新產品。」

如今美國11月國會選舉將至,臉書要應付社交平台上種種假帳戶、假訊息,也處在多個調查和用戶信任危機當中。Instagram CEO 和 CTO 的離職,引發外界對 Instagram 發展前景的懷疑, 也顯示臉書管理層正處於動盪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