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網紅市長」柯文哲後,同樣從網路起家的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再度以空降之姿,挾著網路高聲量、媒體高人氣,拿下民進黨經營超過20年的灘頭堡——高雄市長寶座。

選前,網路上給兩人的封號「北柯P,南國瑜」,如今在實體政治上成真,這意味著兩層意義。

上一次柯文哲勝選,雖主打「白色力量」,但基本上仍有民進黨禮讓與組織奧援;這回民進黨自提人選,外加韓國瑜爆紅召喚藍軍的外溢效應,讓今年投票前呈現出藍、綠各自歸隊的氛圍,讓擅長「網路空戰」的網紅柯文哲,被雙邊夾殺,處境艱困,最終還是與國民黨北市候選人丁守中廝殺到半夜才驚險勝出,寫下了另類新紀錄。

但,柯文哲今年在藍綠包夾之下,仍突破重圍,成功連任,代表從上次選舉迄今,台灣社會反覆討論的第三勢力,確實在柯文哲身上映證,這是第一層意義。

第二層意義,擅打網路空戰的政治人物,確實能不甩傳統藍綠選戰文宣技法,橫空竄起;這也宣告著台灣正式進入「網紅新政治」浪潮,未來,會有更多參政者起而效尤,利用網路空戰打法參與政治。

正面看,網路降低了無資源、無黨派奧援者的參政門檻,讓默默無名的小人物也有與擁有政黨資源者一較高下的工具利器。

負面看之,當網紅、網路平台成了民眾選擇「政治商品」的新通路時,敢講、敢嗆、敢秀、敢玩的「咖」,才能吸引網民們目光,而一直以來就乏人問津的政見論述、公共辯論,恐怕會更加邊緣弱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