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利者」多慮,機會最易溜走

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組織心理學家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在著作《給予:華頓商學院最啟發人心的一堂課》(Give and Take)中,為我們介紹了許多實例。書中他將為他人用錢的人稱為「給予者」(Givers),他認為這些人在社會上能取得最大的成功。

格蘭特將人分為——給予者、索取者(Takers)、互利者(Matchers)3種類型,並加以分析。

「給予者」會去注意對方想要得到什麼,並在給予的過程中盡心盡力。相反地,「索取者」行動時優先考量的是「自己能不能從中獲利」。而「互利者」,則是在給予和接受之間尋求平衡。

換句話說,「給予者」是專注付出的人;「索取者」是專注攫取的人;「互利者」則是專注在交換的人

格蘭特指出,在3種類型的人之中,能在事業和經濟兩方面都得到巨大成功的是「給予者」。相較於只想著如何獲取自身利益的「索取者」,最後能得到巨大利益的人,還是「給予者」。

為什麼給予者會成功呢?因為索取者身邊的人都防著他,擔心「這個人不知在盤算什麼,該不會又想一些損人利己的事吧?」所以很難得到旁人的幫助,想當然爾,離成功的目標就越來越遠了。

另一方面,互利者所想的事情是——如何回收自己為其他人的付出,所以他們經常在腦中敲著算盤:「這個人真的會把我為他付出的那部分還給我嗎?」這種行為讓互利者無法及時採取行動,結果機會就白白流失了,因此他無法搶得先機。

和兩者相比,給予者由於把對方的事情擺在第一位,「互惠原理」的作用便讓他能在許多事情上拔得頭籌。再加上,給予者在用錢時,會先站在對方的角度,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才出手,因此接受的人都會覺得「很窩心」。

如此一來,不論於公於私,由於給予者能得到許多人的幫助,所以更容易在社會上取得成功。把錢用在其他人身上,就能產生遠超過金錢本身的價值,而且最後,它們還會回到自己身邊。

共享放大利益的「頂層給予者」

這裡有一點想要提醒你。

雖然格蘭特指出,占據社會上層的成功人士中有許多是給予者,但在另一方面,處在社會最底層的人,也幾乎是給予者;索取者和互利者則大多處在中間的位置。這是因為,在給予者之中,還分為「頂層給予者」和「底層給予者」兩個極端。也就是說,如果單純只是一位願意把錢用在他人身上的給予者,並不能保證一定可在社會上取得成功。

那麼,「頂層給予者」和「底層給予者」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其差別之處在於,身為一名給予者,在為人付出時的「給予方式」有所不同。

「底層給予者」經常是為了他人的利益做奮鬥,最後反而犧牲了自己。假設在有100分利益可得的情況下,底層給予者會只留下10分,卻將剩餘的90都給了其他人——這樣的他就正好是貪得無厭的索取者最喜歡利用的對象。

「頂層給予者」則專注於如何把全體的餅給做大。他和一起工作的夥伴們絞盡腦汁、同心協力,努力將原本只有100分的利益,擴大為200甚至300分。

假如「頂層給予者」最後實現了達成1千分利益的成就,就算他只取其中的10%,他還是能獲得100分的利益。然後將擴大的利益和每一位共同打拚的夥伴們分享,使每個人都能得到幸福。

因此,當我們為他人用錢時,也別忘了活用自己的興趣,把收益的餅給做大,增加能夠分得的部分。

另外,頂層給予者在遇到自己的課題、需要他人幫忙時,向他人拜託的方法也很高明。

同樣的情況,換作是索取者或互利者,心裡頭就會想:「請別人來幫忙我,不是會欠下人情債嗎?」

但頂層給予者不會這麼想,他們會誠懇地去拜託他人說:「我想請你助我一臂之力,或許我們可以共同完成些事情。」然後藉由群策群力,共同思考如何提高收益。頂層給予者將自己身上的課題,變成與夥伴共同解決問題的機會。

這麼做不但讓他得到更多人的幫助,而且實際上還增加了自己圓滿解決問題的可能性。

什麼是「畢馬龍效應」?

「頂層給予者」通常還有以下幾個特質——首先,他們都一視同仁地重視「強連帶」或「弱連帶」

親人、伴侶、好朋友等,屬於「強連帶」裡的這群人,在我們陷入困境時,往往願意在精神和物質層面上提供幫助,成為我們的救命繩。同時,這些「強連帶」也是我們在高興時,可以敞開心胸分享喜悅的一群人。

但這群在「強連帶」裡的人,因為大多和我們生活在差不多的環境,所以比較難去期待,從他們那裡得到新的收益化機會,或帶來未知新資訊,將我們的「興趣」和飛躍的開創性產生連結。

在這一點上,就突顯出和「弱連帶」之間關係的重要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