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本來就碰碰撞撞,耐撞還要會閃

很多人在年輕時就一路猶豫,選擇大學志願時,通常是最猶豫的時候。

事實上,我只有一個看法,就是:「能夠考上你想要念的學校或科系,最好,但那也不一定那就是你的未來,你的未來隨時有機會轉彎。總之,面對選擇,不需要太掙扎,選一個有可能愛的,就不用猶豫,努力的念就是了。如果你努力了,真的不愛,那麼,你不要害怕掉頭,也不要吝於更換!」

我們的面前有很多選擇,最可怕的不是你選錯,而是你不選擇。

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原地踏步,什麼執行力也沒有,對未來來說,才是最壞的選擇。

還好,我們已經不會被18歲的志願決定一生,我們充滿自由,只要你做一件事做得好,已經沒有人認為你一定要是什麼「科班」出身;沒有人規定你做什麼一定要念什麼。

我自己大學念的是法律,畢業了,但我的確對人間律法沒有興趣。我肯定學法律這件事的確對我的人生有正面指引,使我變成了一個理性的人。但是否要貢獻一輩子在這裡頭,我實在100%不願意。

我當然也猶豫過,要不要考律師法官,這在當時看來是很能享有社會地位的顯赫之路,兩三年後好些同學都考上律師法官,我雖然沒有興趣,在校成績實在也不差,還拿過法律系書卷獎,有幾個晚上掙扎到了失眠,要不要也去參加考試?那個時候我正在念被視為「註定會失業」的文學院研究所,心想:如果能夠花個一年半年來準備考試,多個執照,是不是能夠讓我比較被社會看得起一點?

那個一直在勉勵我的超我說:「去吧,只要刻苦一點,你行的。」

本我:「可是我做這個工作,真的不會太開心。你難道不知道我終於畢業,可以不用再翻六法全書時,我有多高興?」
超我:「可是你明明可以的!最近的錄取率放鬆了許多,那些考上的同學其實在校成績都沒有你好!」
本我:「拜託你不要這樣比!那不是我要的人生啊,如果我每天起床都要進法院的話,我應該不會活得很愉快!」
超我:「 反正你很會考試, 你去考, 如果考上了, 大家都會覺得你好棒棒!」
本我:「我為什麼要讓大家覺得我好棒,而我自己一點也不覺得那樣的生活很棒?」

掙扎了幾個晚上,我放棄了。雖然我一直當「不暢銷作家」直到30歲,浮浮沉沉好些年,好幾個過年我因為怕聽到冷言冷語,連家都不敢回,能夠訂到去哪裡的機票就去哪裡,但是回想起來,至今我仍然感謝本我的堅持。不是每一次都要讓那個充滿正面力量的超我獲勝。

方向若不對,加速前進會讓你走更多冤枉路。大道之行也,方向要對才行。

念完中文研究所之後,兩個我也進行過這樣的辯論。我那時候拿到了南部某個知名大學的聘書,超我很高興,本我一點也不想去當老師。老師是個不容易的工作,我教學的愛心和耐心不是沒有,但是絕對不夠。每天去同一個學校教同一群人,第二年又教同樣的事,我想到就覺得頭皮發麻。拿到聘書時,我竟然只有虛榮感,完全沒有興奮感。本我又贏了。

年輕的我只知道我不想做什麼,並不知道我想做什麼。送到眼前來的機會讓我後來進入報社工作,薪水微薄,但我覺得那個工作至少會讓我每天上班時「意興遄飛」。在完全沒有社會經驗的時候,為了升學而讀書,無從明白自己的欠缺,事實上我並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學什麼。不管讀了什麼,都訓練了我,補足了我的某些欠缺。我還真是「讀了什麼都安然畢業」、但都「真心不打算要做那一行」。

我會去念商學院是因為欠缺。40歲的時候我踏入台大EMBA,正因看到自己理財能力和概念的不足。我本來想去學理財的。僥倖考上之後,我才發現那是我對商學院的誤解,商學院其實並不教你江湖理財致富的要訣!它頂多能夠教你看懂財務報表和管理企業!

我第一次讀商學院時,根本沒有真正的企業需要管理,而且連對商學、財報和會計的基本知識都沒有!我當初選法律系其中的原因就是可以不要算帳和修什麼微積分呀。

我其實很喜歡商學院的課程以及商學院的同學。有人是去擴展人脈的,但當時我又不做生意,所以這並不是我的目的。但商學院的確讓我認識了很多比較真實的人。這是一個商戰時代,從事商業行為並且能夠用自己的才智來獲取資源的,無疑是這世界上真正有行動力,也真正睿智的人。

可惜我們從小不知不覺的被灌輸著反商情結。可能在百年以前,華人世界看到的商人都是在路邊擺攤營生的小販。我念書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開始做起生意,變成一個商人。當時我只知好好讀書就不用「汲汲營營」於生計,不用看天吃飯,或看人臉色過日子。

一個商人,就是一個用自己的資源與全世界在進行交換的人。資源,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無形的;當我是個作者,我用文字和這世界進行資源交換,換來我的讀者的閱讀,和稿費;當我是個演藝人員或主持人,我用我的聲音、表演、娛樂指數和外貌,換來你的開心時光或讓你不無聊;用你我都欣然接受的方式交換資源。

商人之道其實是現代社會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資源和行銷能力,堂堂正正的活著。商人不掠奪資源。不掠奪,只交換,活得平實又心安的商人之道。

有趣的是,我們往往以那些掠奮資源者為崇高,如古代的皇帝,如為了石油興起戰爭的領袖……。

▌商人之道,於孤獨中判斷出價值

我剛進入台大EMBA時,剛上課很是吃力,因為除了看過幾本企管的大眾書籍之外,我沒有讀過任何商業科目,也未修過任何會計或財務的學分,連基本概念都不知道。老師在講課時常用一些大家都知道的簡稱,比如CRM,SOP,HR,B2B,B2C……我連這幾個最簡單的字代表什麼都不知道,問旁邊的同學,同學們都在竊笑,心想,這個人到底是來幹嘛的? 「就是不知道才要學呀!」我並沒有覺得太不好意思。

有一次老師在上頭講到麥當勞的BUSINESS MODEL,我問坐在旁邊的學長,什麼叫做BUSINESS MODEL?他竟然笑到椅子都倒了。這也太誇張了。BUSINESS MODEL 就是BUSINESS MODEL 呀?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可是……任何字詞都該有構成要件和解釋吧?你不能到了商學院還告訴我:憑感覺,憑直覺,BUSINESS MODEL……就是,you konw?see?well?這麼籠統。

我花了滿大力氣,每一次只要是必須運算的考試,我都如臨大敵。有的同學根本就是會計師,一大堆數字和報表,他們看一秒鐘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但連基本會計也沒學過的我,要抱佛腳死背好多公式,算得滿頭大汗。

裡面當然也有不用算的,比如管理心理學或組織行為學,或者只需要邏輯加理解力的談判和供應鍊管理之類。我發現我最感興趣的,竟然是國際金融實務以及宏觀經濟學,曾經在金融業和證券業工作的同學教我的,不會比教授教的少。

這些對於實務和大眾心理學的了解,也使我在後來的理財操作上避開了金融海嘯。事實上法律系講求合理規則的精神,用在理財的操作上也很實用,這使我能夠很堅持的避開像雷曼債那種大家都說沒問題,但我覺得一點也不合理的產品。

▌商人的智慧,也是生活的智慧

我的同學們來自四面八方,有工程師,醫師律師會計師,有外商高管,也有許多白手起家的創業者,他們花了幾十年從赤貧走到上市,用他們的人生經歷教了我許多事情。

我發問,我觀察,我主動要求協助。我求知,且收穫得比想像中要多。

我竟然是在40歲以後才漸漸學得一些商人的智慧,也是生活的智慧:

一,要有度量──顧客批評你,就算未必有理,你必須胸懷大度。
二,要有應變能力,要會解決問題──問題會一直來一直來,時代在劇烈轉移,不要期待人活著會有沒有問題的一天。
三,不要怕被拒絕──臉皮太薄,自尊太厚,絕對做不了事,還會自找麻煩!
四,要大方──會計帳上,小錢當然也要算得很清楚;正規費用,收受要很有原則,該給人的一定要給人。但是只會省錢的小氣鬼做不了大生意。
五,世界上往往沒有最適決策,只有最佳決策。

一個堅持「一定如此」的人往往卡在某一個地方,讓自己動彈不得,或把自己的處境弄得很僵。我必須權量輕重,找到一個可以一直往前走的方式,做生意,對事對人,都是。

不知不覺中,我身上那個隱形但沉重的厚烏龜殼,重量減輕了許多。我放下了很多以前的我。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陳慶徽

書籍簡介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作者:吳淡如

出版社:有方文化

出版日期:2019/03/19

作者簡介

吳淡如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中文研究所、台大EMBA雙碩士,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碩士。現為知名作家及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