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化敵有為我有,救了曹操大軍!三國故事的啟示:賺大錢、做大事者的成功,都是「借」來的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借力而行,讓別人為你做嫁衣

帆船出海,風箏上天,無不是「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一個人要想幹出一番成就,立於不敗之地,僅靠單打獨鬥是行不通的。古今中外,成大事者都善打「借力」牌,他們敢借、能借、會借、善借,最終實現了自己的目標。

空手套狼,變敵有為我有

所謂「無中生有」,就是在戰爭中化敵有為我有,這既需要高超的膽量,也需要有靈活的戰術。在戰鬥中,掠奪敵方資源,以為己用,是補充軍力的有效途徑。

曹操在山東時,與各地諸侯相比,只能算是一小股軍事力量,加之新近起事,沒有很充足的物質儲備。因此,遇到災年,軍糧就成了大問題。荀彧提出了「重地則掠」的謀略,使得曹操輕鬆地從黃巾軍手中收掠了大量的軍事物資,解了燃眉之急。

謀略之法自古以來就是一種實用戰術。春秋戰國時期,諸侯紛爭,天下大亂,人人難以自保,個個希望偷生。但戰略的物資就是那麼一點點,勝利的利益也只有那麼一點點,不可能人人爭得,所以,謀略之法其實在某種意義上就是一種掠奪之法,謀略的本質就是掠奪。在複雜的人類社會生物鏈中,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屢見不鮮,而曹操卻游刃於這個殘酷的競爭遊戲之中,在那裡找到了生存、壯大、發展、稱霸的武器。

當時,曹操攻打徐州,為父報仇不成,回師山東,時逢大旱之年。曹操在鄄城,得知陶謙已死,而劉備已經被任命為徐州牧,十分生氣地說:「我仇未報,汝不費半箭之功,坐得徐州!吾率先殺劉備,後戮謙屍,以雪先君之怨!」說罷便傳號令,要即日起兵攻打徐州。

此時,荀彧入內勸諫曹操說:「昔高祖保關中,光武據河內,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敵雖有困,終濟大血。明公本首事兗州,且河、濟乃天下之要地,亦是昔之關中、河內也。今若取徐州,多留兵則不足用,少留兵則呂布乘虛寇之,是無兗州也。若徐州不得,明公安所歸乎?今陶謙雖死,已有劉備守之。徐州之民,既已服備,必助備死戰。明公棄兗州而取徐州,是棄大而就小,卻本而求末,以安而易危矣。願熟思之。」

曹操說:「今歲荒乏糧,軍士坐守於此,終非實策。」

荀彧說:「不如東略陣地,使軍就食汝南、潁川。黃巾餘黨何儀、黃劭等,劫掠州郡,多有金帛、糧食,此等賊徒,又容易破;破而取其糧,以養三軍,朝廷喜,百姓悅,乃順天之事也。」

曹操採納荀彧建議,決定從敵人手裡掠奪資源以為己用,戰局終有轉機。

每個人做事都不可能具備百分之百的自身條件,在我們身邊,有許多可以利用的東西,雖然不為我們所有,但用用也無妨。比如,父輩及朋友的人際關係,他人的成功經驗及失敗教訓等。簡單地說,就是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這也是古兵法中所說的「重地則掠」的道理。

「重地則掠」出自《孫子兵法》,其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為重地。」「重地吾將繼其食。」「國之貧於師者遠輸,遠輸則百姓貧。」「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取用於國,因糧於敵,故軍食可足也。」「故智將務食於敵,食敵一鐘,當吾二十鐘,芑杆一石,當吾二十石。」意思是說:深入敵國境內作戰,從本國運糧不僅不方便,還會使國內百姓貧困。善於用兵的將領,不一定非得從國內徵兵、運糧,應獲取敵國之兵、取敵國之糧為己所用。

由此可見,要取得戰爭的勝利,沒有長遠的戰略眼光是不行的,長久的戰略意圖是軍事戰爭中的最終利益所在,而短時的勝負對於戰局的變化並無多大影響。從這個角度來講,長線勝於短線,眼前利益服從於長遠利益。

從無到有,化他有為我有是世界上一切經濟活動的根本實質。實際上,當今世界的鉅賈富賈,他們當初創業時大都兩手空空,毫無本錢,多靠借貸起家致富,這也是一種商戰中的「以戰養戰」。當自己的力量十分微弱時,有必要借助他人或他方的力量實現自己發展的意圖,借雞生蛋術就是對這一策略的精闢概括

宋朝時,山東淄博有一個叫韓生的窮秀才,手無縛雞之力,又無一技之長,地主老財連地也不肯租給他。於是,他想出了一個養雞下蛋換錢花的方法來維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