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每個人都有許多不如意的事情需要去忍。當你面對不同環境,不同對手,有時採用什麼樣的手段已不是關鍵,而怎樣保持良好情緒才是至關重要的。

也許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情緒,而情緒是一種讓人捉摸不到的東西,只要你能充分認識到「小不忍則亂大謀」,你就會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生活中,有許多人都可以把情緒收放自如,這個時候,情緒已不僅是一種感情上的表達,而且成了人性攻防中使用的「武器」。有時候,掌控不住情緒,不管三七二十一發洩一通,結果搞得場面十分難堪。

隋朝時,隋煬帝是個暴君,各地農民起義風起雲湧,隋朝的許多官員也紛紛倒戈,轉向幫助農民起義軍,因此,隋煬帝的疑心很重,對朝中大臣,尤其是外藩重臣,更是易起疑心。

唐國公李淵曾多次擔任中央和地方官,所到之處,悉心結納當地的英雄豪傑,多方樹立恩德,因而聲望很高,許多人都來歸附,但是,大家卻也因此都替李淵擔心,怕他遭到隋煬帝的猜忌。

正在這時,隋煬帝下詔讓李淵到他的行宮去晉見。李淵因病未能前往,隋煬帝很不高興,多少產生了猜疑之心。當時,李淵的外甥女王氏是隋煬帝的妃子,隋煬帝向她問起李淵未來朝見的原因,王氏回答說是因為病了,隋煬帝又問道:「會死嗎?」

王氏把這消息傳給了李淵,李淵更加謹慎起來,他知道遲早會為隋煬帝所不容,但過早起事又力量不足,只好隱忍等待。於是,他故意敗壞自己的名聲,整天沉淪於聲色犬馬之中,而且大肆張揚。隋煬帝聽到這些,果然放鬆了對他的警惕。這樣,才有後來的太原起兵和大唐帝國的建立。

克制,乃為人的一大智慧,它有助於人們在攀登理想境界的征途中,消除情感世界不可避免的潛在危機。因而,對於一個成功的開拓者來說,它既是實現既定目標的保證,又是取得更大成功的起點。

假如李淵當初聽了隋煬帝的話,怒火中燒,馬上與之理論或採取兵變,很可能會因為準備不足,時機不成熟而失敗,一旦失敗,則永無機會從頭再來了。

成熟的人應有的待人處事「溫度」

適度的忍讓,是文明人的禮讓,是虛心者的謙讓,是識時務者的急流勇退。

有一對人人羡慕的恩愛夫妻,一起走過了50個春秋,彼此感情依舊。50年的時光,竟不能讓他們的愛情有一絲的褪色。

有人問:50年的相隨歲月,如何走過來?她答一個字:「忍」。問他,他答一個字:「讓」。

這樣的不可思議,如此忍讓度過一生,人生還有什麼樂趣?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呢?再說,忍字頭上一把刀,難呀!

她慢慢地說,一點都不難嘛,凡事多為他想想,不就沒怨氣了嗎?問他如何讓,他說,很簡單呀,她喜歡的事,就讓她去做,總得給她一片自己的天空。

我們每天都在生活,每天都和各種人打交道,適度的忍讓對我們保持愉快心情大有好處。

大文豪蘇軾曾指出:「君子所取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他又說:「高祖之所以勝,項籍之所以敗者,在能忍與不能忍之間而已矣。」

朱袞也曾說過:「君子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處人所不能處。」

「用爭鬥的方法,你絕不會得到滿意的結果。但用讓步的方法,收穫會比預期的高出許多。」不要忘了這句古話。

善於忍讓,有助於愛情的美好;善於忍讓,有助於事業的成功;善於忍讓,更有助於社會的進步。當我們讓出一點空間,不只是給了其他人生存的餘地,也給了我們鍛鍊自己的機會。

遇事忍讓別人,就是一件好事嗎?

1、其實,忍讓是有區別的;適度的忍讓才是「善讓」;無限度,無原則的忍讓,就是「惡讓」。

2、「善讓」,可以以柔克剛,避免因惡爭而發生錯誤,「惡讓」是無用者的別名,是對惡爭者的放縱,我們應該清楚分別兩者,避免自己做出「惡讓」的行為。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洪婉恬

書籍簡介_做人不要「過度」,待人才會有「溫度」

作者: 馮子雲
出版社:種籽文化
出版日期:2019/03/15

作者簡介

馮子雲

  曾任諮商心理師的他認為含蓄的表揚,是給人留下繼續進步的餘地,保守批評,是給人留下改過自新的機會;而做人如何留「溫度」(餘地),不要把事情做「過度」,不僅是一種應對智慧,更是一種處世的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