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在國際大藥廠負責慢性疾病用藥的業務,45歳不到、正值壯年的他,最近更升上業務處處長一職,是朋友圈當中年薪最高的的上班族。

在大夥一起為了祝賀他高升的慶功宴上,馬克却語出驚人:「升職沒什麼好特別開心的,而且⋯我想換工作了。」

「你瘋啦!這麼好的公司,這麼好的位置哪裡找!換什麼工作啦!」同桌友人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叨念他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不是才升官嗎!國際十大藥廠的處長耶!到底有什麼好不滿足的?」我也忍不住唸了他兩句。 他一臉不以為然。「你知不知道我這業務部門處長位置哪𥚃來的?」深深長嘆一口氣後說:「是公司用我逼退老臣來的。」

原來,馬克的公司展開了中生代接班計劃,全面提拔中壯派,並打壓資深派。資深的老臣,不是被轉調不重要的職位,就是轉任至沒有實權的顧問職。

絲毫沒有轉圜餘地,公司熊度十分強硬,也不留情面。反正,可以接受的人就留下來,不能接受的人,看是要轉職還是申請提前退休,公司並不在乎。

非但如此,一向注重人才培育的國際藥廠,有關出國見習、國際交流、教育訓練課程,都不再讓資深的老臣參加。公司的態度是:「資源有限,要把資源投資在對公司未來有助益的人身上。至於老臣已經都是過去式了,資源能省則省,別浪費了。」

「你公司的立場也沒有錯啊,資源本來就是要放在對公司未來有助益的人身上。」馬克是公司重點栽培的明星,我不懂他在不安什麼。

「所以,這樣就可以屏棄對公司過去或現正有功的人嗎?」馬克十分不以為然。

「反正你是這事件的既得利益者,這天上掉下來的升官、加薪,你歡喜接受就好了,別想太多了。」不想讓這慶功宴的氣氛被破壞,我只想快速中止他無來由的憂慮。「好好的當你的處長,別再說要換工作這種傻話了。」

馬克仍是一副眉頭深鎖,對我所説頗不以為然,開始分析他的擔憂。

今日老臣下場便是明日中壯派的借鏡

「你有沒有想過十年後我也是50好幾了,萬一我沒有升上最高層級,也會成為公司所謂的老臣。公司今天可以這樣對我的前輩們,來日也會這樣對我。」

眼前的榮景是公司安排他踩著前輩上去的,未來若是公司故技重施,也讓更年輕的一輩踩著自己晉升,屆時他又該如何自處呢?!

一想到無論自己如何賣命,只要年紀一到就有可能是被公司清算的對象。馬克無法為現階段的升遷沾沾自喜,也愈來愈覺得過河拆橋的企業,實在不是安身立命一輩子的好地方。

視寶藏如無物的公司目光如豆

公司現有的一片江山,是老臣們付出半輩子的青春打下來了。經過數十年光景累積下來的人脈、知識、經驗,猶如深不可測的寶藏,哪𥚃是年輕、中壯派可以比擬的。

馬克語重心長地說:「縱使時代再變、市場再變,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前輩們的本事一定有其可以善加運用的地方。」很多時候,並非老臣真的無用,而是主政者無法善加統御,不能使之為其所用,或者心有忌憚,進而棄之如敝屣。

無法善加運用以及管理老臣智慧的領導人與企業,就好像空有無窮寶藏而予以閒置,這樣目光局限又不懂派兵遣將,物盡其用,是如何能洞悉複雜的市場趨勢、運籌帷幄。

後來,馬克換工作了。聽說該公司內部雞飛狗跳了一陣子,因為出走、跳槽的重點栽培中壯派不只馬克一個。畢竟,大家都在被冷凍的前輩身上,看到了自己再待下去的未來,也在心裡種下不安以及求去的念頭。

這些中壯派趁著在就業市場上還具備高度價值的時候,趕緊另尋良木,投身於其他更值得待一輩子的公司。

那公司急著處理的老臣呢?因此肅清了嗎?並沒有,大家都還好好地在新崗位待著。

即使心裡有怨懟,但是老臣知道以他們的年紀另謀戰場的勝算並不高,何必求去應了公司的如意算盤,而又為難到自己呢!反正忍一忍,再過3、5年就退休了,該他的還是會他的,沒有必要跟公司爭一時之氣,壞了自己這一盤棋。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