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都想進行有意義的對話。你或許會覺得一般人應該會比較喜歡有意義的內容。

但是所謂「有意義的談話」,就隱含「你那樣做不對,這樣做才會成功喔!」的意思。

聊了「有意義的事情」,勢必會讓對方覺得刺耳。這樣反而與「以閒聊縮短距離」這個目的背道而馳。如果彼此已經很親近了,想要分享建議的話就沒有關係。

但是,若是在彼此都還有些陌生的狀態下就表現出「我跟你說了很有用的消息,所以感謝我吧」這種態度的話,只會討人厭而已。在我還在當主播的時候,偶爾會有幾乎未曾說過話的員工在與我擦身而過的時候,告訴我「石井你這做錯了,要這樣做才行!」

那個人自己應該覺得自己給了我不錯的建議吧!但是,就被給建議的這一方來說,真的很讓人不愉快。

「你誰啊?我認識你嗎?」在這種狀態下,若是突然有人用教訓的語氣給你建議的話,你一定會很討厭那個人。

「不,即使是這種人的建議,也要心懷感激地接受,這樣應該比較好吧?」這種意見也很正確。

但是,即使做了正確的事,也不一定能讓對方喜歡。擅長閒聊的人,不是做正確的事而被討厭的人,而是做了錯的事情卻受人喜愛的人。

閒聊之中,比起滿嘴正義,更應該讓對方認同自己

有些人很喜歡和人討論是非善惡。這種人就是容易被討厭的人。閒聊之中,能引起共鳴的人才是勝利者。

能相處愉快,讓對方覺得「假如是這個人說的話,會想要一直聽下去!」的話,才能引起共鳴。透過這樣的共鳴,才能讓彼此距離更貼近。

反過來說,若是長時間讓對方感到無聊的話,就會讓對方覺得「不想跟這個人相處,好不想聽這個人說的話啊!」,完全無法交流彼此的心情。兩個人的距離也只會越來越遠。

一則藝人因為吸毒而被逮捕的電視新聞,曾經造成很大的轟動。吸毒這種事就是非對錯,一定比較歸納在不好的那一方。在多數的評論家都說「為什麼要接觸毒品呢?毒品就是不能碰的東西啊!」的時候,就只有作家室井佑月發表了像這樣精采的評論:

「但是,女生對這種有弱點的男人最沒有抵抗力了……」

這樣一句話,真的是神來一筆。完全沒有評論毒品的好壞,也沒有因此指責遭逮捕的藝人。

「對啊,女人最容易被這種軟弱的男人吸引了!」這樣的評論成功引起了女性的共鳴。

能夠笑著討論「有熊貓出生了」這種開朗的話題,卻愁眉苦臉地談論「貪污事件」這種負面的話題的人,只是二流的評論家。

能夠發表完全沒有意義,也沒有任何關係的話,卻能夠引起聽者的共鳴,才是真正一流的評論家!

受歡迎的人都是善於閒聊的人

不亂打聽對方的消息而能熱絡地與人閒聊的人,是很受異性歡迎的。

「您貴庚?」「您住在哪裡啊?」「您在哪間公司工作呢?」像這樣的問題,不能算是閒聊。

「為什麼不算?是因為我對對方有興趣,才問這些事情的耶!」雖然或許也有人這麼想,但是若只是出於個人興趣所進行的對話,只會被對方討厭而已。

如果能藉由閒聊拉近彼此的距離,就會被對方認為是不錯的人。

不受歡迎的男性在夜店最常問女性的兩大問題就是「妳幾歲」跟「妳住在哪裡」!問了這兩個問題會被異性討厭,所以是絕對不能碰的話題!

「妳哪裡人啊?」、「妳是念哪個大學的啊?」、「妳大學主修什麼系啊?」完全不詢問這一類的問題,而能讓對話熱絡起來是很重要的。

只要有9成以上都是在閒聊,就能讓對方對你有好感。若是與自身相關的話題,就會有「被攻擊」、「被評斷」的感覺。

在相親的場合突然詢問「你年收多少?」、「你是長男嗎?」這類話題的女性也很討人厭。

「但是,和年收600萬以下的人講話的話,因為不能當成結婚對象所以跟他講話也沒有意義啊!我討厭跟父母同住,所以和長男談話也是白搭啊!」

我很理解妳想說這種話的心情。但是最初要是不從閒聊開始,就難以拉近彼此的關係。否則就算真的有年收600萬以上又是次男的人在,不小心聽到了這樣的對話,也會因此討厭妳的。

跟搭訕大師學習如何閒聊

有一位搭訕的大師叫作島村先生。島村先生有一項技能:他只要向街上的女性問路,就能和她們成為朋友。「島村」當然也不是本名。至於他為什麼被叫做「島村」,是因為他的穿著都是在日本連鎖店島村購物中心購買搭配的。

島村先生是閒聊搭訕的大師。他可以從說一些毫無意義的話開始,發展成5至10分鐘那麼長的對話,不知不覺就能跟女性相處得很融洽。

到底是多沒意義的對話呢?真的都是沒有意義、又沒完沒了的內容。

「不好意思,請問新宿站在哪裡啊?」
「喔,在那裡!」
「啊,不好意思,我沒有聽清楚……哪邊啊?」
「唉唷,是那邊啦!」
「欸,不是這邊,是那邊啊?」
「對,沒錯。」
「啊,不好意思,我沒有聽清楚,妳說在哪邊啊?」

像這樣的對話就持續了5分鐘以上。持續了5分鐘毫無意義的對話,彼此都疲累不堪的時候,他就會突然提出「我不是很趕,但是有點累了,要不要去那邊一起喝茶聊個天啊?」的邀約。

透過毫無意義的對話留住對方,然後纏到對方筋疲力盡的時候邀對方去喝茶。這樣的搭訕手法,就是他所創造出來的。即使是毫無意義的對話,也能夠拉近距離。

島村先生曾經好幾次讓我就近觀察他如何向女性搭話,但對話真的是驚人地完全沒有內容。問了路之後,明明對方都已經很清楚地回答了,還在那邊說「啊,不好意思,我恍神了沒有聽清楚。」之類的話,延長與對方的談話時間。

對話內容真的完全沒有營養。不讓會話被引導到結論,靠無關的事情就這樣永無止境地講下去。

在這樣做的同時,讓女性打從心裡產生「不知不覺跟這個男的講了好久的話,我說不定跟這個人很合得來」的錯覺。當然,要是長時間和男性講這種沒意義的話,是會被討厭的。會變成「不要老是拖拖拉拉說那麼多廢話啦,簡單說結論!」的狀況。

但是,他僅靠這些毫無意義的對話,就成功拉近了和對方的距離。

1.提供有用的資訊,彼此還是很疏遠
2.說一些沒有意義的話,但卻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兩個選項中,島村先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2。

許多人都很想在對話中挑選有意義而且和對方有關的話題。正因為如此,所以才一直沒辦法變得親近。能夠藉由無意義且與對方無關的對話縮短彼此的距離的,才叫做閒聊。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歐陽蓉

書籍簡介_幹大事的閒聊力:31個一針見血、拍手叫好的臨場說話術

作者: 石井貴士
譯者: 巫家蓮
出版社:好的文化
出版日期:2019/01/10

作者簡介

石井貴士

  作家。Kokoro Cinderella有限公司負責人。1973年愛知縣名古屋市出生。東京町田市筑紫野國中、私立海城高中畢業。日本代代木研討模擬考、Z會慶應義塾大學模擬考全國第一名,並考取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系。

  從幾乎不敢和人說話的狀態開始努力,一舉考取電視台播報員。任職電視台期間,萌生「辭去播報員的工作,從頭開始努力做出一番成績的話,應該可以激勵許多人」的想法,毅然決然辭職,環遊世界27個國家。回國後,在日本心理健康協會取得「心理諮商師」資格。二○○三年創辦Kokoro Cinderella公司。

  著作《1分鐘超強記憶法》(時報出版),在日本銷售突破五十七萬本,躍居日本年度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二○○九年商業類,日本出版販賣株式會社統計)。著作多達五十三冊,累積銷售量超過一百八十萬本,躋身日本暢銷作家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