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帶給我的十件禮物,第一件是自信

今天分享的文章,是我之前的一個演講,總結了自己從初中到大學的留學生涯得到的10個最大的收穫。目的是跟大家分享,如今歷經世事的我,再回首成長歷程,我發現那些珍貴的、終身受益的東西,不是科學知識,也不是當時引以為傲的成績榜單,而是那些最基本的,人之所以為人的人格底色。

這些品質和能力,讓我在後來的人生中,不斷獲得新的技能和社會能力,最終塑造了現在的我。

推薦給年輕的父母閱讀,打好孩子的品格地基,比那些贏在起跑線上的速成技能要重要的多。而在所有的品格裡,自信是第一位的。

以下是演講的內容整理:

自信

我從小在臺灣長大,在那裡,老師總是用懲罰的方式告訴我們這個做得不好,要怎麼懲罰;這個達不到,誰又會對你失望。是用威脅、懲罰、失望等等負面刺激的方式來希望學生能做得更好。

美國的教育是這樣的一個環境:它完全用正面激勵的機制,讓學生能夠建立自己的自信。美國的教育認為每一個人都有他特別強的地方,所以它的教育方式就是當你在擅長的地方做得好的時候,給你足夠的鼓勵,讓你能夠得到自信。

不僅僅是對某一件事情的自信,而是對自己本身的自信,對未來的自信。

我記得有一次老師在黑板上寫了1/7,說你們誰能夠換算出來。題目寫完我就舉手了:0.142857。

他說哎呀,數學天才。其實在座的每個人都知道,不知道大陸有沒有背這些數字,我在臺灣背過,可不是什麼數學天才。當時他一誇,我就想也許我真的是數學天才。從此就對數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去代表學校參加全州的比賽,拿到了田納西州的冠軍。

當然後來我發現其實我不是數學天才。當我進了哥倫比亞大學的時候,他們把我分到天才班,結果拿了個全班的最後一名。

很有趣的是,老師當時說:開復,你是最後一名。我說完了,最後一名怎麼辦?老師給了我一個A-,我說啊?最後一名還有A-,他說你雖然是最後一名,但還是很厲害,一定要給一個A-。我終於發現我不是天才,但是自信心並沒有丟掉。

我覺得自己有能力,就會努力,就會做得很好,這是我的自信,第一件得到的禮物。

信任

當時對強的數學是有自信,但是碰到弱的化學、歷史,我根本沒有學過,很多單詞都不認識,考試很頭疼。

我清楚地記得老師跟我說:開復,我知道你今天做不完今天的考題,你拿回家做,你可以用字典,你可以花所有你需要花的時間,3、5個小時都沒關係,但是我相信你不會翻開教科書。

無私的教育

我這裡有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我剛開始讀初一的時候,上課我根本一個字都聽不懂,當時我們的校長發現了這個情況以後,他就說每天中午你把午餐拿到我的辦公室來,我們一邊吃午餐,我一邊從小學一年級的英文課本開始教你。一個學校的校長每天願意花中午的時間無私教我,一直到我跟上其他同學的學習進度。

我還記得第二件事,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數學天才,差不多在10年級的時候把高中所有的課都念完了。我當時高中的老師跟我說,你下面應該讀大學的課程。我說可是開車要30分鐘,我現在不能開車,老師說沒關係,我教這個課,每天我到你家接你。這個老師每次上課,每個星期3次,來我家接我,讓我在11、12年級能夠修到兩門大學的數學微積分。

我為老師的無私精神也非常非常感動。

實踐

我非常相信那句話:看過的你會忘記,聽過的你會記得,但是做過的你才能真正理解。

我在高中參加了一個創業活動,活動需要我們一幫人創一個公司,選誰是領導者,決定做什麼產品,大家一起來合作,把產品推銷出去。讓家長出錢資助我們,當股東,資助不是白拿的,到一年做完項目以後,要算上每一個股東應還他多少錢,要算股息等等。

真的像一個公司來運營,那時我們感覺真的特別有意思。而且我們做的項目當時也很有意思,這也間接地代表了美國學校的一種開放和包容。

當時學校把午餐的時間縮短,從1個小時縮到40分鐘,我們這些學生就覺得這很不好,我們要抗議。怎麼抗議呢?我們在這個創業活動中就做了一個T恤,T恤上畫了一個臘腸狗,畫得很長。

這是一個不太激進的抗議,所有學生都非常想買這個T恤,我們印了很多很多,當年我們也成為了全州業績最好的一個公司,當然學校其實也非常包容我們的這種做法,並沒有打壓我們,允許我們把自己的聲音發出來,雖然到最後午餐的時間還是沒有增加。

興趣

在哥倫比亞,我學到很多。如果說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認為應該是興趣,這是第5件我得到的美國留學的禮物。

因為我進去的時候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真的喜歡什麼,我選了雙專業,數學和法律。很奇怪的2個專業,數學我覺得我是天才,法學我覺得看電視上那些律師都很酷,尤其當時美國有一個節目叫做《輪椅神探》,我就覺得這是我的偶像。其實就跟今天的中學生一樣,其實很迷茫,並不知道自己感興趣的專業是什麼、職業是什麼,只是隨機選了2個。

讀了一年多以後才發現,其實我不是數學天才,而且我覺得不是天才的人讀數學沒有什麼意思。跟那些人上課,他們那一班都是天才班,一共有7個人,我是第7名,前6個人每天都告訴我數學多美,我就想不出什麼地方美,就做一些題目而已,覺得不適合做數學。

法律每次上課就想睡覺,也不適合學法律,那就糟了。還好,當時學校是允許換專業的,而且學校鼓勵我們自己選修課程。所以,當時我很幸運地選修了電腦,我覺得這個才是我真正有興趣的事情。學校就有這種寬容,讓我能夠改變我的專業,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有這樣一個寬容的環境,讓我來在大三的時候做一個選擇,能夠追隨我的興趣。

我在哥倫比亞讀了4年,就到了另一個學校去讀電腦的PHD。在這裡我得到了更多,可能更多像是中國留學生出去的體驗,當然我的英文可能更好一些。我在這裡看到了很多震撼,讓我對教育和留學能夠得到的有了一個深的層次的理解。

平等

第6個我得到的禮物就是平等,也就是老師跟同學之間是平等的。

我做助教的時候有一個機會,給學生講課,當時我就覺得講得很好,因為我在很短的時間就讓這些學生學了很深的電腦技術,我就覺得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很好的工程師,我也是一個不錯的研究員,因此我一定是很好的老師。

但是很不幸的是學生傳回來給老師的評語,讓我非常震驚,他們不但給我最低的分數,而且給我取了很多綽號,他們說開復的課叫做開復劇場,他一個人在上面演戲,我們全部都在下面睡覺,他們說來這兒的人什麼目光接觸也不會,每天眼睛看著黑板,也不看著我們,我們在打瞌睡,教的是最差的,沒有見過這麼差的老師。

這種平等交流相當重要,我知道在很多學校都有學生評老師,但是往往都是很局限性的,而且學生可能不敢打分。

在美國這樣的環境真的非常好,如果我還想做個老師,我需要一個當頭棒喝,我當時得到了棒喝之後,我也去好好地學怎麼樣做一個更好的老師,今天也許講的時間沒那麼長,你們還沒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