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那是一個夏季周末的午後,下著傾盆大雨的台北街頭根本攔不到半部計程車,即使撐著傘我還是全身上下都濕透了,原因無他,剛才為了攔一部計程車,我跑下馬路邊時,一部高速疾駛而過的轎車把地上積滿水的水窪濺起了一道瀑布,濺得我滿身都是。

我有些憤憤的想著「today is not my day」,我受的打擊還不夠嗎? 計程車被旁邊那個美女給坐走了,而我?連積水都來欺負我。

原來這幾個月來沒日沒夜的拚搏最後我還是落敗了,我回想起剛才協理對我說的話,「小潔,妳跟安迪兩人都非常優秀,這次升遷的人選讓我傷透腦筋,我考慮很久最後忍痛選擇讓安迪來帶領這個部門,因為他是男生,帶這個部門會比妳來的合適些。」

我看著他想著:我該說些什麼呢?協理英明嗎?當年的我恐怕吃下迷幻藥也說不出這般話來吧,我只能點點頭表示了解,相信協理這個決定一定有他的考量,我尊重也接受這個結果。協理又開始繼續說著,我這段時間以來的表現十分優良,幫了他很大的忙,其實若從績效上來說,我的表現比安迪還好,他更看好我。

我在心裡腹誹著,那麼你為什麼選擇升他而不是升我!

我想應該是安迪的學歷比我好太多吧,國內頂尖大學畢業,除留洋的以外,一向是外商偏愛的優先人選。況且安迪也很拚,我是知道的,雖說我與他十分交好,他獲得升遷我也是非常為他感到高興,但想到被擊退的對手是我,我就開心不起來了。

協理細細地端詳了我一番,問了我一句:妳不會像時下小女生一樣因此鬧離職吧?

我搖搖頭表示我不會的。(我還得養家養小孩啊!)

協理對我綻放出一個微笑,點頭稱好,他說:我果然沒錯看妳,下周一我會將妳調出原部門,妳直接report給我,我要妳擔任我轄下4個部門跨部門的coordinator,專門負責專案規劃,這樣妳就不用輪班了。接下來若有其他部門主管的升遷機會我一定會優先考慮妳,好好加油吧!

班,我是沒心情加了,於是包包收一收我下樓想回家了,顧不得窗外的雷雨交加。

這當下我根本還沒能從這個打擊與失落中平復心情,連計程車司機也不選擇載我!你說,人生還能更悲屈嗎?

我看向天空祈禱著,來部車吧!把我載離這個傷心地吧!都說強大的念力是這個宇宙的秘密,果然沒騙人,5分鐘後我搭上了計程車。

計程車馳聘在敦化北路上,在大雨與兩旁的林蔭大道包圍下,讓車內形成了一個小小只屬於我自己的世界,這時收音機剛好傳來了Billy Joel的歌聲,是我最愛的一首歌Honesty,我看著窗外心裡犯著疼,不爭氣的淚水滑落我的雙頰...

回到家情緒慢慢緩和下來之後,拿本書煮了杯咖啡窩在沙發上試著移轉注意力,雖說在辦公室時我告訴協理我不會因此辭職,但安靜下來之後我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可能性,在當時新銀行紛紛投入信用卡發卡業務之刻,要找個相同職務非管理職的工作並不難,只是我真的要這麼做嗎?

在這個當口下選擇換個跑道對我的未來發展真的會更加有利嗎?

我試著從理性的角度來分析這個事件。

1. 薪資:在當時外商銀行的給薪是優於本土銀行的。

2. 福利休假:這一點當然是外商完勝了,當時非管理職的年假一年有14天,遠比本土銀行依勞基法規定的7天多一倍,更遑論新進員工第一年還沒年假,而且外商向來鼓勵休假,不刁難員工請長假,且周休二日。

3. 發展性: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雖說在這輪晉升上我敗下陣來,但是不可否認的,從協理進這家公司半年多來的時間裡,除了給我機會外,還教導及提點我非常多,讓我從一個上班只期待領薪日的來臨改變為能從工作上獲得成就感,發現原來生活不是只有愛情能獲得喜悅,工作上所獲得的肯定與成就感更能提升自信心與自我滿足。

這是我工作多年來第一次受到主管的賞識,我想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尚且沒能得到升遷的機會,換家公司換個新主管難道會更容易嗎?何況安迪的學經歷的確比我更出色,雖當時公司的文化是倡導只看能力不看學經歷,但或許想打破玻璃天花板我必須更努力吧,於是我告訴自己再加把勁吧,也許只差最後50碼的衝刺我就能達標了。

原本去加班是為了趕周一要交給老闆的報告,這個意外的插曲打斷了我,但隔天一早醒來我反而更認真的想將報告製作的更完美,並且在周日晚間寄出到協理的信箱,讓他周一一早上班就能收到,沒想到過了10分鐘我就收到協理的回信,信上寫著:「Good job n positive attitude! keep going!」

不知是否因這樣的態度所致,隔日早上協理將我叫進辦公室裡告訴我,雖將我調離原本的部門改為負責專案工作,但只是調整職務內容,不會發佈人事行政命令,因為掛在原部門下我還能領額外的輪班津貼,他思考過這樣對我而言是最佳的安排,不會變成變相減薪,隨後交代了他新派的任務,讓我統合他轄下部門的系統需求,負責一個全公司跨部門系統升級專案計畫,這是當時我從未接觸過的領域,讓我十分興奮且躍躍欲試。

雖說當時有同事告訴我,這是便宜行事,多做事也沒有任何糖吃,但我並不這麼想,我認為協理願意給機會且學到經驗就是最大的收穫了,而最後事實也證明,因為這個專案的成效頗佳,最後上線時總經理還親自寫了信讚許了我,協理也沒有食言,依著這個態勢擢拔我擔任另一個部門的主管。

離那個痛哭的午後約莫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得到了升遷機會還有另一個新的領域等著我去挑戰,雖說這是很片面的個人經驗,但我始終相信機會是留給永不放棄的人。

生活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人生不論走在哪個階段,都會面臨各種挫折與挑戰,我想若是曾經29歲勇於面對挑戰的我遇見現在49歲面臨另一個困境的我,一定也會說,千萬別輕言放棄,請為自己努力到底!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

作者簡介:

潔媽

現職:部落客

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Wanderinghorizon/

Blog: https://wanderingwithyou.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