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智看大勢賺大錢

投資方向和投資工具並不是一成不變,適用終生的。任何投資都是以市場為依託,隨著供需變化不斷發生變化的。

如果死死守住最原始的投資方向和投資策略,不理會投資市場的變化,市場最終一定會丟下你。不變的是理論,變化的是策略。在瞬息萬變的投資市場裡,投資者要看準市場,不斷發現問題,發現新的機會才可以贏得更多利潤。

勞埃爾‧皮科克曾經說:「成功人士的首要象徵,是他的思維方式。」根據《夷堅志》記載,南宋時期,有一次臨安城失火,殃及魚池,一位姓裴的店主也遭到牽連,但是他並沒有立刻救火,而是帶著銀兩和夥計到城外去採購建材。火災過後,百廢待興,建材熱銷,此時這位裴氏商人所賺的錢比被燒店鋪的價值高10倍之多。管中窺豹,略見一斑,對市場的預見性是投資者財富永不乾涸的源泉。

美國人基姆‧瑞德年輕時一直從事海洋沉船的尋寶工作。可是有一天,一顆高爾夫球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有一天,他看見一個人正在打高爾夫,由於動作失誤,球被打進高爾夫球場的湖中。此時基姆的眼前一亮,彷彿看到商機。

很快他換好潛水衣,就帶著打撈工具縱身躍進湖中。事情如他所料,這個湖中有大量的高爾夫球,而且這些球看起來都很新,原來這些都是人們不小心打到湖裡的。

後來,基姆返回岸上,跟球場經理約定好以每顆10美分的價格,打撈之後並賣給球場。於是在一天的時間裡,他打撈了不下2千顆球,當然收入也很多,幾乎相當於他以前1個星期的報酬。

看準機會的基姆,索性每天把打撈出來的球進行清洗,然後噴漆,最後再以低廉的價格賣出。可是不久,越來越多的潛水員看中這種賺錢方式,紛紛效仿基姆撈球。

看好市場的基姆再次轉換思路,專職做起了回收舊球的生意。他於是不再下水撈球,而是坐收漁人之利,以略低的收購價格回收舊球,這樣幾乎每天都可以收到大量舊球。到現在他的舊高爾夫球回收利用公司,1年的總收入已經超過800多萬美元。

高爾夫球天天落水,別人視若無睹,可是基姆卻從中看到金錢、看到機會,當別人追隨他的賺錢軌跡後,他又開始調整自己的策略,把不利競爭變為有利財源。

聰明的投資者總是善於創造財富。在當今這個競爭激烈的年代,只有看準大勢,勇於把握機會,善於調整策略,投資者才會得到不少的回報。

投資需要動腦筋,需要適時地調整自己,在平凡之中發現不平凡的賺錢機會。一個懂得追求金錢的投資者才有可能得到金錢的垂青。

組合投資,就是分散風險

關於投資的分散還是集中,一直存在著爭論。當事人雙方都可以拿出具體的事例來驗證各自的優越性。大師認為分散可笑,是因為大師對於人與人之間相互關係的認識,對於人與周圍世界和空間的認識,對於投資或者組織的瞭解和認識,是清晰簡單而堅定的。由於他對風險的獨特認識,分散組合投資的確沒什麼意義。

當我們還不具備大師那樣的境界,也沒有那種超強定力的時候,分散並不一定是壞事。組合投資就是要分散風險。

投資者可以大聲質問自己:你能準確的預測市場嗎?如果不能,就分散投資吧!你能知道哪個基金會獨領風騷,不犯錯誤嗎?如果不能,就分散投資吧!你能找到熱門投資嗎?如果不能,還是分散投資吧!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不求第一,但求平均。想想《投資藝術》說的「輸家的遊戲」,還有巴菲特說的「投資不是在於做出幾個非凡的決定,而是在於少做幾個愚蠢的決定」。投資者就應該能理解平衡資產組合的意義。組合做好了,你就是投資場上的如來佛,孫猴子無論如何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投資要遠近兼顧:根據收益時間組合投資工具。它主要是指投資者跨行業、跨地區時所採用的投資行為。從投資期限來看,可以分為長、中、短期投資組合。

一般來說,期限越長,收益越高,而風險相對也就越大;相反的,期限越短,收益就越低,但風險也會相應降低。為了兼顧投資的流動性、安全性以及收益性,應對投資的3種期限採用合理搭配的方式,而不應集中於某一期限的投資。這樣一旦有臨時變現的需求,就不必將長期投資做短期變現,而蒙受巨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