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偉在公司A處轄下的部門裡待了5年,工作雖然嫻熟,卻覺得周而復始有點無趣,加上沒什麼升遷機會,所以他開始蠢蠢欲動,考慮尋找其他工作機會。

正巧,公司另一個B處底下的部門主管出缺,總經理想到大偉夠認真也有相關經驗,所以就跟B處的副總商量,把大偉轉調過去,給他更大的責任與空間;在討論的過程中,總經理跟B處副總,也把大偉叫過去一起開會,當場詢問大偉的意願。

原本就靜極思動的大偉,聽到有這樣的機會,相當開心,當場允諾願意轉調B處,只是他擔心自己的長官(A處副總)不放人;這時候,B處副總就說:「放心啦,總經理下令轉調你過來,你們副總還能有什麼意見?」顯然B處副總的盤算是,直接由上對下的指令轉調,最好處理。

不過,當總經理、B處副總跟大偉在討論的時候,正巧A處副總經過會議室,隔著玻璃看了他們一眼,眼神有點詭異。

果不其然,大偉一步出會議室,立刻接到A處副總秘書的電話,請他到副總辦公室。

大偉一進副總辦公室,神色帶著不悅的副總,就直接問「你們在開什麼會?我是你的直屬主管,怎麼不知道?」

大偉立刻把整個過程告知副總,只見副總愈聽愈不高興,最後甚至拍桌嗆聲:「沒有我的同意,誰也不准把你調過去,就算董事長出馬都沒用!至於你,你也不想想你是哪個單位的人,別的單位叫你去開會你就去喔?那人家叫你吃屎,你吃不吃?」

A處副總一邊罵,一邊起身往總經理辦公室前進,留下一臉尷尬的大偉。

調單位的事後來無疾而終,B處副總另外找了其他人來接部門主管職;看來A處副總的氣焰,連總經理都敬畏三分。

可憐的是大偉。從那天之後,A處副總從沒給他好臉色過,對大偉的工作挑東挑西,三不五時就當著其他同事的面,對大偉破口大罵。同事們都覺得奇怪,以往最受副總疼愛的大偉,怎麼突然就「黑掉」了?

原本只是有點倦勤的大偉,現在天天上班都很不快樂,被逼得不得不重開人力銀行求職資訊,開始積極找其他工作。

類似大偉的遭遇,在許多職場經常可以見到:非直屬長官私下接觸,想請你支援;你樂意幫忙,又怕得罪直屬主管,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像大偉的經歷,B處主管以為搬出總經理來「壓」A處主管就可以搞定,其實這是最糟的作法。試想,如果你是A處副總,當你發現自己的屬下,已經跟其他高階長官談好事情,而你卻不知情,或只是在最後關頭被告知,你會開心嗎?就算你的個性不像大偉的副總那麼衝,直接去跟總經理攤牌,而是選擇答應總經理的要求,這個答應也是不愉快且勉強的,對你跟當事人之間的關係,只會破壞不會加分。

其實,如果你是A處主管,當屬下有更好的發展時,你不見得會阻擋,甚至還可能會鼓勵他接受挑戰;之所以一件好事最後變得那麼僵,其實關鍵在「心理因素」,也就是你有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

我自己向來的做法是,把直屬主管放在尊重的首位。當別處的主管找我,或者總經理找我時,我都會先跟直屬副總報備一聲,然後談話結束後,我也會直接去跟直屬副總報告談話內容,讓他完全參與業務或人事的發展,不致出現直屬主管「最後一個知道」的狀況。

有趣的是,當我凡事都以直屬主管為先的時候,他們反而會反過來跟我說:「沒關係,你不用都跟我講,總經理直接交代的事,你處理好就好。」

但你千萬不要把直屬主管的話完全當真,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你可以放寬一點標準,有些無傷大雅的事情,不見得每事必報,但稍微重要、或跟直屬主管相關的事,依舊務必要在第一時間,讓直屬主管了解。

回到前面的故事。如果大偉去跟總經理和B處主管開會前,有先跟A處副總說一聲,那麼即使A處副總後來看到他們在開會,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反彈,以及之後一連串的動作,既不讓大偉轉調離開,留下來卻又千方百計整他。

每一家公司的高階主管之間,表面上雖然大多客客氣氣,事實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矛盾存在,身為小小上班族,往來之間的拿捏務必小心。很多有經驗的朋友,都覺得內部轉調常常比直接請辭換工作還難,我的看法則是,當你談好要轉調的單位,只要記得用「尊重再尊重」的態度,搞定原本的直屬長官,其他事情就會相對好辦!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林舫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