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天未破曉,在越南河內的萬豪酒店,我和十幾個美國總統川普的隨行白宮記者已經集合,準備出發去大都會酒店,川金會重頭戲的一天。

其實報導川金會這幾天,河內就沒有天晴過,始終灰沉沉的,不知道是霧氣還是霧霾,前方為何,總是看不清,猶如峰會的走向一般。

說到霧霾,河內路上的摩托車是驚人的多,自然廢氣也多,當地的騎士沒事從外車道隨性切到內車道就不說了,沒事闖紅燈也罷了,還偶爾直接逆向對衝過來,我在台北也騎了多年摩托車,但在河內街頭還是心驚膽跳。

老越南和我說:「別怕,過馬路時閉眼,相信我,沒車會撞你的,反倒是你越睜眼越害怕。」我還真試了,還真過了馬路,冒出一把冷汗時,也有種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感。

不過,川金會這幾天就不同了,河內的主要幹道為了兩位領導人而全面封鎖,我坐在美國總統車隊裡,在越南軍警的開道下暢行無阻地奔馳,那體驗絕對難忘。出發前,我用Google算了一下路程,從川普下榻的萬豪到大都會酒店,搭計程車要50分鐘,但,在總統車隊中只需短短14分鐘就能到。

這一趟是我隨行美國總統快10年來,相當特別的經驗,過去沿路有人對總統車隊揮手和拍照很正常,可是越南人可是有備而來,他們舉美國國旗、北韓國旗,和各式鮮花,朝著車隊跳舞,還有成百上千的摩托車騎士被擋了下來,他們索性坐著或乾脆站上摩托車掏手機朝車隊拍照,那壯觀場面是其他地方沒看過的。

連記者中心都在凌晨5點臨時搬遷...華人白宮記者獨家觀察:第二次川金會破局關鍵
作者在美國總統車隊中拍攝河內封街實況,大量摩托車騎士搶拍美國總統車隊。(作者提供)

和上次新加坡川金會一樣,作為白宮記者團唯一的華人記者,我有著其他中文媒體記者沒有的機會,在越南近距離隨行美國總統,也有機會在川普於河內舉辦的記者會上對總統進行提問。

這次河內峰會確實和261天前的新加坡峰會十分相似,兩位領導人在美朝兩國國旗前握手、一對一對談、共同進餐、大範圍會談,最後再由川普舉辦記者會收尾,當然,這次兩人更熟了點,互動也更加自然些。

只不過,當然大家都知道了,這回的結局和上一回大不相同。

畢竟新加坡峰會是象徵性的,但河內峰會卻必須是實質性的,這是兩場峰會本質上的區別,所以就算兩人情誼加深,但一兩次會晤還是很難一時緩解兩國長期的矛盾,因此談判其實是充滿不確定性的。

這次就我現場的觀察,兩回川金會最大的不同,在於這次確實較為倉促,而倉促,也恐怕是導致會談最終無法成功的原因之一。

最早的跡象,在會談前一天就出現了,也就是美方記者中心被迫搬走的事件。

其實在此之前,就有耳聞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可能下榻美方記者中心所在的美利亞酒店(Melia Hanoi),對此,美方不至於沒有耳聞,但仍倉促地安排記者中心於此。結果,當北韓方面正式宣布金正恩要下榻於此時,美方是在凌晨5點鐘被迫決定全面撤出記者,留下已經佈置好的會場不說,各家美國電視台那動輒數十甚至上百公斤的設備也被迫全部拆除,一時兵荒馬亂。

但撤離歸撤離,記者卻不清楚要遷哪,直到幾小時後,白宮方面才宣布美方記者中心將遷往幾條街外的國際記者中心,似乎,美方並沒有應對突發狀況的備案。

第一天會談後,川普與金正恩相見歡,一切似乎往正面的方向走,於是當晚,我們都收到來自白宮的公開通知,上面詳細寫著兩人將在第二天的中午11點55分共進午餐,而且還將在下午2點05分舉辦「聯合協議簽署儀式」,川普並且將在下午3點55分舉行記者會,如此細節的時間與內容,白宮其實是可以不用公布的,而是可以模糊帶過的,會做此宣布,顯示當時白宮方面的高度樂觀。

沒想到這宣布還是過於倉促了,第二天,兩人不只沒一起簽署協議,連午餐都沒一起吃。

當然,在會談第二天一開始時,是沒人料想到會談破局的。當時,透過美國方面報名前來越南採訪的300多名記者,在11點提前集合,準備前往萬豪酒店出席川普的記者會,就在巴士上,記者們收到談判可能破裂的消息,與川普記者會將大幅提前2個小時的消息,全場譁然。

當抵達記者會場時,台上,我看到美方人員還在倉促佈置會場,顯然他們也沒預料到會有如此的狀況,台下,記者們也在一片混亂當中找座位或搶座位,白宮要求,透過美方報名的記者只能坐在美方那一邊,但不少美方註冊的記者為了搶到好位置,也不顧規矩了,紛紛爭搶越南或韓國記者那方前幾排的座位,一片兵荒馬亂。

倉促中,記者們一就定位沒多久,川普現身。

沒有顯露出談判破裂的挫折感,川普一上台就說談判還是「具有建設性的」,並且說他和金正恩的關係還是「相當好的」,只不過有時候必須從談判桌「起身離開」,直到第一個記者提問,他才說出,破局的癥結點在於解除制裁一事,在這一點上面,當晚北韓方面也不否認,只不過談判破局真正的原因為何,雙方各有說法。

儘管川普上台後沒多久就表示,雙方沒有安排第三次的川金會,但我還是好奇,他是否有意願想再與金正恩一會,於是我旁敲側擊地提問川普:「你們下一次的見面可能會很快舉行?還是可能需要再一段時間?」

儘管沒確切答案,川普還是回答我了一句:「我會希望早點再次見面(I would hope it would be soon)。」

從川普對我的回答看來,他有意願再會,第三次川金會的窗口顯然沒關。

連記者中心都在凌晨5點臨時搬遷...華人白宮記者獨家觀察:第二次川金會破局關鍵
川普回答作者提問,暗示還是希望很快能與金正恩再見面。(翻拍白宮網站)

北韓和美國都空手而歸,那這次川金會有沒有贏家呢?還是有的,像上次新加坡川金會一樣,新加坡一時吸引了全球的關注,這回,越南也成功地吸引了全球的關注。越南方面說,從來沒有接待過如此多的記者,超過4000名,越南的影像,也一舉傳遍全球。

我這次也有機會作為唯一中文媒體、獨家專訪到主辦方河內市長阮德鐘(Nguyen Duc Chung)。他在金正恩抵達越南首都河內時,代表河內的770萬市民向金正恩獻花。我問市長,河內一下成為全球焦點,他是如何準備的?

阮德鐘對我坦言,倉促是他這次最大的挑戰,其實在美國和北韓敲定河內為舉辦地時,河內只有兩週的時間籌劃,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他們要佈置城市,設計峰會標語,確保方方面面的安保,還要敲定與安排國際記者中心的地點,同時間,「第二大的挑戰,是我們必須要達到美國和北韓雙方的要求,確保兩國領導人順利訪問。」

儘管倉促,阮德鐘說,所幸過去幾年,河內屢屢舉辦大型國際會議,包括APEC會議和東盟峰會等,所以這其實是河內第二次迎來川普,這世界還沒多少城市能在兩年間兩度迎來現任美國總統。同時,阮德鐘也很自豪,河內具備接待大量訪客的能力,他笑說:「光去年,河內就接待了650萬觀光客。」

連記者中心都在凌晨5點臨時搬遷...華人白宮記者獨家觀察:第二次川金會破局關鍵
作者專訪川金會東道主、河內市長阮德鐘。(作者提供)

因為經驗豐富,越南和河內在如此倉促的狀況下,作為東道主,仍成功舉辦峰會,當然峰會的結果不是他們希望看到的。但,反觀這次的會談方,因為倉促,似乎連談判破局的備案都沒準備,才出現雙方空手而歸的狀況。

無論如何,第三次川金會窗口未關,各方仍期待能給和平再一次機會。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