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雜誌訴說成功,同時也見證商業社會主角的典型轉移。二十年前,流行秘書變董事長的自奮故事;約莫十年前,上海灘台霸傳奇好不威風;近幾年,一代創業家逐漸高齡化,「商二代」接棒轉型成為熱門報導題材。

因有一個擔任成功企業董事長的爸爸,「商二代」動輒被外界貼上「富二代」標籤,這個標籤就像一頂高帽子,外人看起來華麗但戴著它的人卻難以轉身,更麻煩的是,怎麼摘也摘不下來。

我不是富二代,卻明白這樣心情,是因為聽了不少商二代酒後的Men’s Talk。

舉個例子,一位珠寶集團的二代曾跟我說起,年輕時去算命的往事。他說,那時剛退伍,開著爸爸的大賓士去算命,剛坐下來只給了生辰八字,問什麼都還沒提,仙仔一開口就說:「林先生啊,你看起來什麼都有,但其實什麼都沒有...」,他心底一驚豎起背脊,自問,難道這就是我的人生嗎?

也有繼承龐大家產的鉅富型商二代,他什麼都有了,但卻沒有能交新的朋友。因為,從他什麼都有的那一天開始,所有接近他的綠女紅男,想方設法的都是如何圈套他的財富,每天一張眼,面對一張又一張逢迎拍馬的嘴臉,是這類商二代的日常。

當然,商二代亦不乏光怪陸離者。十多年前採訪了一位某塑化集團的大少爺,採訪結束時,來接他的是一部艷紅色德國頂級房車,後來打聽,這是部元首等級的防彈轎車,為了這張訂單德國原廠反覆問台灣總代理三次,是不是顏色打錯了。因為,全世界從來沒聽說過,有任何人會需要一部艷紅色外觀的防彈車。

回頭談時下財經雜誌,熱烈談論的二代轉型故事。有人曾分析,家族企業傳承不容易成功,特別是在家長主義盛行的華人社會,很大一部分問題是出在「傳」而不是出在「承」。

意即,接班議題,問題往往不在二代,而是出在創一代。有沒有人接、該給誰接,其實是表面議題,創辦人沒說出口的或許是,萬一接棒的二代做得比自己更好,大家會不會就此忘記他了呢?

記錄片導演楊力州所執導的《紅盒子》,剖析的便是這個關於傳承與父子情結的命題。

《紅盒子》主角是國寶級布袋戲師傅陳錫煌,儘管父親李天祿早已過世多年,但作為一個13歲開始練布袋戲,如今將近90高齡的老師傅,一生活在父親巨大成功的影子,陳錫煌到現在卻還是會被人介紹為「李天祿的兒子」,但做為長子的他,最終卻成不了父親欽點的接班人。

對待長子,李天祿一面是嚴厲的師傅,但另一面則是冷淡的父親。楊力州曾提起,有回陳錫煌忽然對他說:「導演,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這輩子最大的對手是你父親,你會怎麼做?」。《紅盒子》整部記錄片的最大張力也在此,必須將父親弒父般地抹去,然後方能真正做自己。

戲二代故事,還原的也是商二代與上一代的關係原型:名義上是父子,但更多時候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無情輸贏。

#往事並不如煙

責任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