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為了蓋美墨邊境牆,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很快地,美國三分之一的州發起聯合訴訟,民主黨人士發起訴訟,邊境地主發起訴訟,這還不只,連國會民主黨人也計畫從國會當中發起挑戰。

大量訴訟加挑戰,川普面臨敗局了嗎?恐怕沒有,而且他還可能還贏了一局。

近來,就有美國媒體在深究川普的作為,認為他是有戰略的,而他採取的,是maximalism。

這少見的詞彙,是相對於minimalism(極簡主義)而來的,minimalism說的是「少即是多」,而maximalism則是完全相反,甚至帶有更多的意思在裡面,說的不只是「多還要更多」,而且還要達到極致,並且充滿戲劇化。一個詞彙,又要說多,又要說轟動,又要說最大化,很難用一個字來形容,我所能想到最好的翻譯,就是「爆棚」,maximalism就容許我翻譯為「爆棚主義」吧。

我在白宮報導川普這兩年多來,新聞量是絕對的多,而且幾乎每條新聞都轟動,堪稱爆棚。就以這次川普宣布的緊急狀態為例,這絕對是最戲劇化的,並且不只能引發最多反應,同時也是最極度一個的宣布,這,就是典型的川普爆棚主義。過去,其實這種要做就做到最滿、最絕對,同時還極富戲劇化的例子還真不少,包括川普完全撤軍敘利亞、直接廢除TPP、全面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撕毀伊朗核協議等等。

說到這次美墨邊境牆議題這一最新的爆棚主義例子,必須從去年底開始說起。

當時為了要到築牆的費用,川普是不惜採取最大限度,引發最多反應的做法,也就是——讓美國聯邦政府關門,與國會民主黨人對賭,結果我們都知道了,美國經歷了史上最長的關門,公務員怨聲載道不說,還損失慘重,最終美國國會預算局估算,關門導致的美國經濟損失,夠川普蓋兩道牆。

但,川普輸了嗎?恐怕沒有。先不說根據蓋洛普民調,他的支持度雖然一度跌到40%以下,但,現在是穩噹噹地回到了40%以上,逼近史上新高,而且再怎麼關門,美國經濟損失再怎麼慘重,共和黨人對他不離不棄,民調顯示,共和黨人對川普的支持率從來就沒有低於80%。

這是什麼狀況?

是這樣的,連川普自己私下都說,因為政府關門,築牆反而成為一個全美大討論的議題,而且不是只討論個幾天不了了之,而是連續3、40天全美國老百姓都在討論同一個話題,這威力就厲害了,讓川普能不斷地強化他的論點,說服支持者,同時,也能反覆向反對者說,在築牆上他寸步不讓。

最終,美國國會民主黨人竟然十分罕見地做出了讓步,答應撥款,還同意給他蓋「柵欄」,於是,某種程度上,川普的爆棚主義讓他得到的,比輸掉的還要多。

但是,因為國會只撥了他要的四分之一築牆的費用,顯然爆棚效果不夠,於是他又放了另一個爆棚大招「宣布緊急狀態」,而且還要最大化的來,川普在簽署緊急狀態命令之前,特別開了場記者會,而且是開放讓所有記者去。

就在記者們在白宮玫瑰花園等待川普現身時,白宮內閣會議室門一開,突然出現一堆被稱為「天使媽媽」的女性(Angel Moms),她們抱著遺照,魚貫走進會場,這些人的子女或親人都因為非法移民而不幸遇害上了天堂。

白宮裡出現一堆遺照,這視覺的衝擊力絕對爆棚。

川普在宣布完緊急狀態後,還特別點名之前遭到他取消白宮記者證的CNN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講話有理有據的阿科斯塔引經據典,直接拿出美國政府的官方數據說,這些年明明非法移民入境人數屢創新低,他對川普直言:「你的批評者說你在人為製造國家緊急狀態...」

猜川普怎麼回答?他指著那些端遺照的女性們,說:「我來問問天使媽媽們,你們認為我在人為製造些什麼嗎?」

川普的爆棚大招,讓天使媽媽們群情激憤,立即拿起遺照站起來,衝著阿科斯塔來,讓他一時啞口無言。

川普立即譏笑:「你是CNN,你是假新聞,你有既定立場,你給的是假數據!」

這還不只,當天全場脫稿演說的川普,還坦言他不怕被告,有信心能贏,說到興頭上,他還用「饒舌」的方式來表達,全場記者傻眼。他饒舌的內容大概是這樣:「我們將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然後我們會被告,然後我們輸了又輸,但我們會在最高法院勝訴的,就像旅行禁令一樣,他們在聯邦法院告我們,我們輸了又輸,最後我們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我們贏了。」

這代表著,川普在做宣布之前已經預期,一連串訴訟和民主黨人的挑戰將接踵而來,但,最糟,也就這樣了,還會怎麼樣?看看受害者家屬的反應就能知道,川普的爆棚做法,絕對能換來一票死忠支持者,願意隨他一起奮戰。

同時,透過緊急狀態,他的著名競選承諾,築牆,將「有機會」全面實現。

原因是,民主黨在國會參院是少數,票不夠,根本難以挑戰他的緊急狀態,加上訴訟曠日費時,只要牆已經開始蓋了,如果能一路蓋到明年大選年,訴訟贏了,他就贏了,訴訟輸了,他還是贏了,因為群情激憤的支持者會更緊密團結,投他一票。

贏了是贏,輸了還是贏,這是爆棚絕招。

那有沒有輸家呢?當然,光說這一次川普的爆棚主義,除了讓美國總統能繞過國會的緊急狀態這「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以外,美國老百姓的「心裡的牆」恐怕也越蓋越高了。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