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舉辦其「第二總部」(HQ2)選拔大賽,花了14個月才選出紐約作為2位獲勝者之一。不過,這個城市只用了三個月,就失去了桂冠。

這宗價值25億美元的投資計畫,原本預計在全國的金融和媒體焦點創造2萬5千個就業機會,如今亞馬遜突然決定喊卡,還剛好在特別是亞馬遜這類的科技巨頭正處於政壇砲火當口,被企業家和批評者指控為「輕率和傲慢」。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Andrew Cuomo)曾將此稱為該州有史以來最大的經濟發展計畫,在了解亞馬遜,並採取打敗競爭對手的長期措施,以及大規模公共評估的基礎上,本已有所斬獲,現在面臨被喊停,對於丟失亞馬遜這個大客戶的紐約官方來說,無疑為一大挫敗。

2月初,執行長貝佐斯才剛控訴《國家詢問報》(National Enquirer)對他發起帶有政治動機的攻擊,和總統川普脫不了關係。原因是,川普是該報社老闆的朋友,眾所周知,也是亞馬遜和貝佐斯的死對頭。緊接著紐約一案,亞馬遜又一次身纏政治糾葛的「後遺症」。

風投家兼政治顧問布萊德圖斯克(Bradley Tusk)曾協助優步(Uber)和其他科技公司進駐紐約,他認為,「亞馬遜看起來非常成功,似乎能夠靈活應對市場上的任何風吹草動,但他們需要在政治上也能做到這一點。」

明顯誤判紐約政治情勢,現在迫使亞馬遜重新審視企業擴張戰略。對於那些反對地方政府利用不斷「升級」的優惠政策,以換取大企業帶來就業機會和發展計畫承諾的人而言,這件事也有激發士氣的作用。

「現在民眾對科技巨擘存在著強烈的反彈情緒,希望亞馬遜這次『吃鱉』可以讓其他城市的戰友也能有勇氣抵抗他們。」倡議團體Good Jobs First的執行董事勒羅伊(Greg LeRoy)說。

州政府承諾提供亞馬遜30億美元的減稅優惠和其他優惠政策,紐約改革派對此特別不滿;但整體來說,他們更抵制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之一的到來將對長島市居民帶來的衝擊。面對重重反抗,亞馬遜投降了。

雖然先前就考量到第二總部計畫,會因抬升長島市住房成本,並使已負荷過重的公共運輸系統壓力更大而受到一些阻撓,但反彈聲浪會這麼大,亞馬遜始料未及。

在決定叫停前一週,亞馬遜高層開始擔心,進駐長島真的值得「雖千萬人而吾往矣」嗎?最後他們得出結論,認為「反Amazon行動」只會越演越烈。

這並非亞馬遜第一次因其龐大的規模和影響力受到政治壓力而措手不及,去年,總部所在地西雅圖通過向大企業雇主徵稅法案,以解決因亞馬遜爆炸性成長而加劇的遊民和炒房危機。亞馬遜對此十分不滿,威脅要中止一項重大建設項目,還聯合其他企業抗議徵稅,最終在法案通過不到一個月後,就被市議會廢除了。然而,這一事件也留給各方負面的印象。

「第二總部」最初被定調為和西雅圖總部「完全平等」的分部,但亞馬遜在甄選過程中卻仍遭輿論討伐。亞馬遜開先例宣佈在全美尋找第二總部落腳地,消息一出,就收到來自美國和加拿大共238個城市的報名表。2018年1月,20名「選手」進入決賽。

這個徵選過程非常秘密,他們向亞馬遜提供了包括交通基礎設施、機場如何銜接市區、當地大學授予多少技術學位到雜貨價格等大量數據,亞馬遜還要求「參賽者」簽署保密協議 。

當亞馬遜在2018年11月宣布紐約和位於北維吉尼亞州、華盛頓郊區的水晶城雀屏中選,原本應該是「一城獨拿」的局面,瞬間被分拆給被認為是勝算最大的2個選手,批評者不禁怒吼,這場比賽根本就是個幌子。

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房地產與金融學教授蘇珊沃特(Susan Wachter)表示,亞馬遜和決賽入圍者的談判直到最後一刻都還保密到家,即使是一個公司通常在規劃新開發項目時就會試著納入的社區團體和其他利害關係人,也沒獲得例外。「你不能說我要和州長和市長談判,然後兩手一攤說『就這樣』。這會是一個教訓,也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看到這種全國性的比賽。」

地方政府與大企業掛鉤、提供優惠方案,進而遭強烈抵制,亞馬遜也變成了這樣的典型代表。

「他們揭露了減稅工業重鎮的陰暗面,」勒羅伊說。 「我們從來沒有接到過這麼多人的電話,包括國會議員打來說我們怎麼能阻止這個投資案?」

即使那些贊成亞馬遜進駐紐約的人,也承認該公司的戰略已經不夠看。「他們翻轉了典型的經濟發展方式,」在紐約很有影響力的企業高層聯盟Partnership for New York City,其總裁兼執行長凱西威爾德(Kathy Wylde)說。 「幸運的贏家並不是獲得補貼的公司,而是獲得總部的地方...這無疑證明了亞馬遜的傲慢。」

沒有改變亞馬遜的是,它需要在西雅圖以外擴展其公司業務。 當初會催生第二總部計畫,便是來自它意識到自己達到西雅圖的極限,並且面臨越來越多抵制其增長和主導地位帶來的連鎖效應。亞馬遜表示已經決定在長島市和維吉尼亞州的阿靈頓之間分拆第二總部,因為沒有一個城市有足夠的技術工人能完全滿足其需求。

如今,亞馬遜仍計劃繼續執行其另一半的「第二總部」,並在維吉尼亞州的各大校園至少僱用2萬5千名員工,並在田納西州納什維爾(Nashville)建立一個5千人的工廠。

本來要在長島新增的2萬5千個工作崗位,將分散到全國各地的分部和技術中心,如波士頓、丹佛、舊金山灣區,甚至紐約等城市。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都市政策項目研究員約瑟夫·帕里拉(Joseph Parilla)說:「對他們來說好消息是,在12或10個城市間分配2萬5千個工作,總比在同一個地方招募這些人來得容易。重點是,能在多大程度上是因為自身需求才發展出分部?」

在不與員工談更豐厚利潤的協商下,默默地新增僱員的擴張方式,最終可能看似更像谷歌或臉書等科技公司在紐約這種地方拓展業務的套路。

圖斯克表示,如果亞馬遜真的要從可能增加數百或數千個工作崗位的城市尋求減稅,那麼它勢必得表現出比紐約這次更好的政治敏銳度。「你如果不想一次又一次地輸掉,那你需要做好決定,真正需要的會是什麼稅賦優惠?應該不是執行長的直升機停機坪吧?」他說。「紐約的這個問題,將為美國各地的每個積極份子帶來政治動力。」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