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假期結束,日本的媒體最關心的話題是過去幾年春節在日本引發的爆買現象,是不是真的退燒?銀座高級百貨店松屋,在2015年爆買潮最熱烈的時候,一瓶300萬日圓的紅酒可以賣到缺貨,可是4年後的春節,同樣的百貨公司紅酒平均賣出單價落在5,000日圓到10,000日圓左右。

這幾年,春節訪日中國觀光客的關鍵字,從「爆買」轉成了「爆滑」以及「顏值」,這些變化都要從今年元月中國正式實施的「電商法」開始說起。

根據去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規定,不論是在微信這些社交平台上交易的店家或是代購業者,都被列為「電子商務經營者」,不但要實名辦理工商登記,還需要申請營業許可證並且依法納稅,如果沒有依電子商務法規定辦理,將會被裁罰高額的罰款。這也使得過去靠著人力搬運或是微信聊天,賺取兩地稅金以及價差的個體戶沒有生存空間。

根據日本調查公司的統計,經營往返中國以及日本之間的個人代購業者人數超過40萬人,有些人一個月可以賺到80萬日圓。最剛開始,他們是從中國以觀光的名義到日本掃貨帶回去,現在更多的是住在日本的中國人,憑藉著一支手機,就能夠做生意。這些代購會趁著春節返家前,到高級精品店,開微信視訊與中國買家對話,確定好貨品內容以及價格,買家透過微信支付從中國匯款到代購的帳號裡,等回到中國之後,再聯絡買家取貨。

但是從今年1月開始,這些代購買家忽然之間全不見了。以日本高島屋百貨的大阪店以及新宿店為例,過去春節辦理免稅的退稅金額年年增高,今年卻減少了3成左右。以賣中古愛馬仕包等高級奢侈品為主的中古商店ALLU新宿店,過去有8成的客戶都是來自中國的代購業者,今年1月開始,卻連一組中國客人都沒有出現。

「電商法」造成的影響還不止這些日本百貨店或是中古精品店,就連人氣最旺的藥妝店也是哀聲四起。大阪心斎橋的幾家連鎖藥妝店,現在不但四處都貼出中文的「促銷」、「免稅」海報,甚至還得要找人站在窗邊櫥窗大跳熱舞招攬客人才行。過去中國到日本爆買的熱門日用品,花王的紙尿褲還有小林製藥的退熱貼片,從今年春節的銷售資料上來看,這些曾經被中國客人追捧的「熱門商品」,現在也全都陷入銷售苦戰。

雖然爆買退燒,但是訪日的中國旅客人數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過去這群來日本只想掃貨買東西的觀光客,對於日本的風俗民情幾乎沒有興趣。不過今年卻發生了意外的改變,春節爆買轉成了「春節爆滑」。

今年苗場王子度假飯店的中國觀光客人數創下新高紀錄,這群中國客人幾乎都是30~40歲的年輕爸爸媽媽,趁著春節帶著還在唸小學的孩子到日本學滑雪。光是春節期間,苗場滑雪場每天至少要接待80組以上的中國客人,這裡的中文滑雪課程收費並不便宜,每個人上課2個小時的費用大約是24,000日圓,一家3~4個人在日本住一個星期,光是教練上課的費用,每個人就要花掉20萬日圓左右,這筆生意當然讓滑雪場的老闆們賺得眉開眼笑。

另外,隨著社群媒體興起,意外地讓一些不在旅遊書上的景點,開始被挖掘出來,而且是越冷門、越不容易去的地方,就會越多人想盡辦法要衝過去,他們在當地拍照打卡,上傳到微信朋友圈或是抖音。這些景點或是食物都有一個共同點,「顏值」必須要夠高,只有這樣才稱得上潮,從飆高的點讚次數,還能夠滿足小小的虛榮心。這也讓一些擁有高「顏值」,卻地點偏遠、交通不便的自然風景,今年突然成了春節的熱點。

四國今年就意外地擠進了許多中國觀光客,「因為看到米津玄師在NHK紅白演出時的德島大塚國際美術館以及高知市屋台村,覺得好美,就來了。」還在上海念大學的陳紅,邊說邊把影片上傳到抖音。高知市知名的老飯店「高砂旅館」今年的業績也比去年成長了5成,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過去旅客要不是來自台灣就是香港,今年多了不少來自中國的觀光客。

5年前日本大幅放寬中國觀光客訪日,先是衝進一批跑單幫的代購個體戶,他們不在乎日本的風光人情以及美食,只對如何買東西、賣東西充滿興趣,這也確實刺激了經濟成長。這2、3年來,爆買現象逐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懂得欣賞日本景色的中國觀光客。這一消一長之間,正在傳達一種訊息,讓觀光產業恢復到觀光產業該有的樣子,這或許對於日本的旅遊業來說是一件了不起的好事。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