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說,人無信不立,無非是以此警惕自己,要守信用才能得到尊重與信任,為自己的承諾建立份量,這樣的信念對領導者來說尤為重要。「言行一致」,不僅是領導者御下用以立威的基礎,更是建立下屬信賴的方法。

自古帝王都清楚信守諾言的重要性,在司馬光的《資治通鑑》中,就記載了這麼一個守信的故事。戰國時代有個君王叫魏文侯,他和掌管山澤的官吏約好隔天下午去打獵,哪知道時間一到,老天爺卻下起滂沱大雨,剛結束宴會的魏文侯一看怔住了,這雨勢該怎麼出門呢?

一旁隨侍的大臣滿心以為魏文侯會終止行程,哪知道魏文侯卻叫手底下的人備馬,大臣問:「大王您喝酒喝得正開心,老天既然下起大雨,就是要大王喝酒暢歡,現在大王又要去哪裡呢?」

魏文侯對大臣說:「我和管理山澤的人約好下午去打獵,如今雖然酒喝得正樂,雨勢也下得正大,但我難道就可以因為這2個理由而不前往嗎?」於是他還是冒著大雨親自到官吏那裡取消了打獵活動。這樣的以身作則得到了臣民愛戴,也使四方豪傑更樂於為魏文侯所用,於是魏國變得越來越強大。

然而,領導者應該「言行一致」的信條,卻被一個女人打破了,這個女人不是個普通的人物,是史上第一個垂簾聽政的太后,那就是秦宣太后羋月,那我們要問:羋月是做了什麼樣出爾反爾的事情呢?

原來,當羋月的兒子嬴稷繼位為秦昭襄王時,年紀尚輕,當時的戎狄義渠王看了,覺得歸附的秦王既是如此年幼,不如由自己取而代之,因此神色之中露出反叛之意。當時秦宣太后一看,自己兒子才剛即位,就要面對這種風雨飄搖的局勢,該怎麼辦才好呢?

於是她左思右想,想到一個方法,就是以一國太后的身份向義渠王示好,而義渠王一看美艷的秦宣太后願意「以身相許」,也樂得臣服於她的石榴裙之下,不再反叛,期間兩人感情融洽,生有二子,而秦國也因此無後顧之憂,達30年之久,而後全力東進,國勢大強。

然而,就在秦國壯大之後,秦宣太后卻開始密謀除掉義渠王,她選了個黃道吉日,邀請義渠王到甘泉宮赴宴,義渠王不疑有他,欣然赴約,哪知道秦宣太后早已設好埋伏,等義渠王一到,就將他抓起來伏誅。

令人不解的是,秦宣太后與義渠王私通長達30年,建立深厚的感情,就算不看兩國多年交誼,也該看在兩個孩子的爸份上,網開一面才是,怎麼會在此時出爾反爾,將義渠王「誘殺之」呢?

時機1:見微知著,覺察檯面下的動作

大凡一個優秀的領導者,必有獨到的眼光,能察覺某些細微的徵兆,羋月恰是其中的佼佼者。當初秦武王猝死,未能及時立下繼承人,身居後宮第五等的羋八子,何以能搶在前後兩任太后所推的嬴壯之前,先將自己兒子送上王位?

就是因為羋月察覺兩任太后有異於平常的動作,她進一步分析局勢,認為王位繼承戰雖有風險,卻也是個機會,只要做好裡應外合的動作,就能搶先一步拔得頭籌。

誘殺義渠王的行為也是,史料完全沒有提到羋月殺義渠王的原因,但這個事關重大的動作,豈會是臨時起意之作?義渠王必然有些檯面下的動作為羋月所察覺,也許是暗中枕戈待旦,想要一舉消滅大秦;也許是其他國家私下與義渠王聯繫,想要共同進攻大秦。

這讓羋月驚覺,無論自己怎麼放軟身段,義渠都仍會是威脅,既是如此,釜底抽薪的辦法就是除之而後快,所以羋月甘受出爾反爾之譏,連跟義渠王當面對質也沒有,就直接誅殺他,因為她早已將利害關係分析清楚,多餘的質問,只有讓事情更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