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方公布去年(2018年)全年經濟成長率6.6%,是近28年新低點,外媒形容中國經濟已「進入凜冬」。中國經濟放緩外界早有心理準備,說「已進入凜冬」亦可。但真正值得關切的問題在:這次的冬天有多長?

進入不再高成長的新常態,中國經濟持續走低

中國國家統計局21日公布最新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數據,去年中國GDP總值90兆309億元人民幣,首次突破90兆元。換算成美元計價與2017年相比,經濟成長率為6.6%,較2017年的6.8%又下滑。官方對今年的經濟成長率目標值訂為6.5%,外界並不看好,民間預估數字大致在6.0%左右,低的預估值根本就跌破6%。

中國經濟原本就不可能再維持過往的高成長,從2010年創造10.6%的成長率之後,中國再也未出現兩位數高成長率,反而是每年成長率逐年往下走,北京官方稱之為「新常態」。因為以中國GDP量體已達近13兆美元(全球第2大經濟體)、平均國民所得也到近1萬美元的中等所得水準,要再維持兩位數成長原本就是夢想。

但這次最值得注意的是,倒不是6趴多的成長率算高算低的問題,而是去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的數字是呈逐季下滑:從首季的6.8%、6.7%、6.5%、最後一季跌到6.4%,顯然中國經濟走在下行階段。而且從近日華為董事長任正非要員工準備過數年苦日子,阿里巴巴、京東方等停止召人,富士康甚至裁員5萬人等消息來看,中國內部經濟吃緊程度相當嚴重。

貿易戰衝擊 今年發酵是影響寒冬長短的關鍵

去年中國經濟的關鍵詞,當然就是「中美貿易戰」,貿易戰從年初打到年尾,上半年屬於叫囂威脅階段,加徵關稅生效是年中之後。在這段時間,從數據上看中國出口美國的金額,並未受到明顯影響,這其實是業者因應關稅提高、讓需求提早發生;此外,在中國的許多供應鏈廠商都受到影響,有意遷移以分散風險,但實務上到其它國家新設廠、尋找替代供應鏈等,都非一夕可完成之事。

也因此,外界原本就評估貿易戰對中國的負面效應,會在2019年發酵產生更大的衝擊。外媒所謂的「進入凜冬」,放在今年看更為貼切。

不過,一般人最關心的其實還是:冬日多長?這牽涉到多個變數,目前尚難斷定。第一個當然是進行中的中美貿易談判,如果2月底順利達成協議結束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可望降低;如果談判破裂,美國不僅把已加徵10%關稅的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進一步提高到25%,同時再加碼,把另外2000億美元商品列入加徵關稅清單。這個結果可能讓這波經濟下行趨勢的谷底更深、脫困時間更長,堪稱「長夜漫漫」。

另一個影響因素是官方支撐經濟的財政與貨幣政策,力度有多大、效果何時顯現的問題。

貨幣寬鬆、增加財政支出、減稅等多管齊下

雖然北京決議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但在去年7月還是宣布一系列刺激經濟措施,並宣告「積極財政政策要更積極」,確定要投入更多資金擴大基礎建設。而鑑於貿易戰導致民間企業經營困難,去年9月北京也通過減稅1.3兆元人民幣方案,且為增加居民收入和刺激消費,個人所得稅專項減免計劃也在研究中。至於人民銀行(央行)去年就「定向降準」(降低存款準備率)4次,今年初又降準1個百分點、釋出1.5兆人民幣資金。這些財政、貨幣、減稅等政策,都有助提升經濟。

綜合而言,最佳處境下(貿易戰3月結束、政策效果顯現),今年下半年就可望逐漸脫離「冬日」;較壞的情況下(貿易戰未能在3月結束、政策效果慢顯現),今年可能「全年是冬天」。

中國經濟如「大寒」,台灣難逃「小寒」之苦

最壞的情況是貿易戰持續打下去,中國經濟的調整需要更長時間,不過,以中國這種大型經濟體而言,不必太擔心所謂的「崩潰」,其具有自我調適治癒能力。

以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面對全球的制裁導致中國經濟走緩的經驗看,1989年經濟成長率掉到4.2%、1990年3.9%,但1991年就回到9.3%,之後連續4年兩位數成長。再以俄羅斯受歐美制裁導致經濟衰退後,約3年左右恢復正常等經驗看,如果沒有其它「黑天鵝」出現,最壞情況是2-3年脫離寒冬。

至於台灣,不必幸災樂禍,兩岸經濟太密切了,中國經濟差台灣必然受影響;去年11月出口已經反轉為衰退,才公布的12月外銷訂單一口氣衰退10.5%,政府期待台商回台投資的效益,雖然目前探詢者不少,但最後多少能落實仍難確定。如果中國經濟真進入「大寒」,台灣大概難逃「小寒」之苦,所以還是期望3月初貿易戰可以落幕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