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在工作中尋找自由

我是劉揚銘,一個以文字維生的自由工作者,過不打卡的生活已經滿7年。

從工作統計檔案中,這些年來我每年大約有140天用在賺錢工作,另外80天用來寫不知道會不會有收入的創作,此外大約保留25天閱讀與整理工作,當做自我投資,最後就剩下大約120天的休假時間。如果以每個月工作20天來計算,我一年大約工作7個月,只要賺到足夠生活的錢就不再接案,把剩下的時間花在自己想寫但不見得有收入的創作、自我投資精進專業能力,還有陪伴家人和旅遊。

以上數字是平均值,每年或多或少略有不同,有些年工作日會多一點,多賺一點生活費;有些年比較懶,想選擇賺少一點,多花一點時間創作或休閒。當然創作的日子也並不輕鬆,和工作日一樣需要自我管理維持紀律,不是一年工作7個月、剩下都是放假那麼簡單。有時為了趕截稿期限,非得一邊接案一邊創作;有時候可能連續幾個月不接案,留下一段比較長的空白時間完成創作,之後再努力賺錢維持生活。畢竟自由工作者沒有固定上下班時間,如果沒有一套管理時間的方式,很難維持生存。

勞動部統計,2017年台灣勞工全年工時平均2,035個小時,世界排名第3。以每天工作8小時計算,台灣人一年差不多要工作250天、有115天的假日。算起來,我的假日並沒有明顯多,你甚至可以說我只是用一般人55%的時間賺錢,45%都在做不賺錢的白工,看起來沒有比較聰明。不過把時間掌握在自己手裡,能自由選擇工作或是不工作的生活,非常爽快喔。

比起以前當上班族把加班當常態的工時,我現在每天實際工作大約4到5小時,待在工作場所的時間可能高於這個數字,但我們都別騙自己啦,一天有認真做事4小時已經夠厲害了,每天完成一件事就可以獎勵自己了。話雖如此,文章寫得開心時我可能也會想一鼓作氣、寫到半夜也要完成;但寫不順利的時候,也可以隨時提早下班休息,工時自己決定,看到好天氣可以立刻放假,沒有老闆和同事的壓力,這是自由工作者的好處,當然,因此也更需要自我管理的紀律。開頭的工作統計,就是我從這樣的日子裡學來的。

用最少工時,換取最多自由時間

一年工作7個月就夠生活?千萬別以為我賺很多。開始自由工作以來,我的年收大約在33至45萬之間,論總收入完全是魯蛇程度,不過換算收入的效率還能接受,畢竟一年只工作7個月嘛。如果想多賺一點,多接一些案子是有可能,但因為生活所需很簡單,錢夠生活就好,我決定把時間拿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比賺錢有快感。

我不買車不買房,所以沒有任何負債與貸款,從大學時代到現在超過20年,騎同一台機車,每年最大的非日常支出是買書和旅行。錢花得不多,但生活品質還不錯,一年一次出國沒什麼問題,泡咖啡店或看電影也很自由,算是一種「健康而有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吧。而這7年自由工作也讓我累積了一些存款,雖然不是很多,但我規畫人生每工作7年就要休息一年,2019正是計畫中的退休與進修年,得更努力減少接案才行。

從數字應該推算得出來,我沒有小孩,也沒有計畫生小孩,從前上班的大老闆戲稱我是「無責任男子」,因為我已婚,但不養老婆、不養孩子、不養父母(這是我選擇付出的交換代價)。

爸媽有自己的退休計畫,不需要我當經濟來源,除了基本的母親節、父親節、過年紅包之外,我能給雙親的就是多一點相聚時間而已。老婆經濟獨立,完全不靠我賺錢,甚至還讓我住在她家不用付房租;只是為了有獨立寫作的空間,這些年陸續在台北租工作室,或租用共同工作空間,甚至有一年選擇流浪在各家文青咖啡店,每個月為了空間付出的金額,差不多與房租相當(如果還想再省錢,不租工作室就好了)。身為文字工,我做過的工作項目有:寫書、編書、製作刊物、在雜誌或網路媒體規畫專題、寫採訪報導、寫專欄、在內容訂閱平台開專案等等;因為寫專欄和出書的關係,也衍生出演講的邀約,有時候在企業或公部門的內部訓練,也有對外公開的講座或學校邀約。這些演講機會通常是創作、出書被看見而產生的,讓我知道接案賺錢之外,維持創作也很重要。

自由工作有很多型態,攝影師、美術設計、寫程式、網路行銷、美妝造型、翻譯、健身教練都有自由工作者的身影,許多人還能身兼多職(例如設計加文案,翻譯又寫稿,美術和程式都自己來),我只有文字方面的專長,並不算非常厲害。在我認識的自由工作者之中,我很可能是收入最低的,這樣的人還要出書談自由工作,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但我的策略是,用最少的工時、最低的收入,換取自由自在的時間,畢竟需要賺的錢愈少,可以自己決定怎麼用的時間就愈多。我想試著把那些做起來很快樂的創作,也慢慢變成可以產生收入的工作,如果真的做到,工作也就一點一滴變得快樂,變得自由了。最終目標是人生除了放假,其他時間全部拿來創作,創造出我自己的工作。

賺到「最低生活成本」就停止接案,開始創作

自由工作的朋友中,有人非常厲害,憑己身之力收入就能超越上班的薪水,自由工作創造高收入是可能的,頓時讓上班失去吸引力。挑戰高收入也許是自由工作更好的目標,但我無法實現,箇中原因做不到或不想做都有一點。

剛開始自由工作時,也曾立下提升收入的目標。過去當上班族,總覺得自己為公司帶來的成果和薪水漲幅不成比例,有被虧待的感覺,現在自己當自己的老闆,不該再虧待才對。但赤裸裸地把個人能力放在市場上待價而沽,走出公司的保護傘,才知道單憑個人能達到的事其實相當有限,公司組織的確可以集合眾人的力量完成更偉大的成果。

無論大組織、小個體,都在產業結構裡相互運作,員工薪資受大結構影響,自由工作者也不例外。說穿了,在廣義的內容產業裡,文字十分邊緣,薪資或工作行情大致不會相差太多,當然,非常有才華、能跳脫結構的人還是存在,只是不會是我而已。

自由工作創造高收入不是不可能,在我的經驗裡,如果把「總收入÷總工時=賺錢的效率」來計算,自由工作的效率是高過上班的,只用上班一半的工時,就能賺到過去2/3的收入(可能要歸功於記帳和記錄工作的成果)。如果拿出上班族的加班拚勁,賺到超過以前的薪水可能沒問題吧,但這是否有意義呢?

自由工作過了2年,證明自己能生存之後,開始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如果想增加收入、贏得更高職位和調配資源的權力,那還不如回去上班,既然還是想自由工作,好像應該挑戰上班做不到的事情吧?於是給了自己第一個取捨原則:賺到「最低生活成本」之後就停止工作,不以提高收入為優先考量,而是盡可能增加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

這樣的取捨原則還必須解決2個問題,第一,有了時間之後要拿來幹嘛?第二,最低生活成本能低到什麼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