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多職的醫師,我為什麼不會覺得累?

我是個上班族,大多數醫師也是。在大醫院任職期間,我總是看到病房裡永遠塞滿久病不癒的患者,急診室的地板上躺著一望無際的「醫療難民」,其中許多都是上班族。

即使病況有起色,醫院還有個超強的「旋轉門」,從醫院正門走出去,從急診室側門再躺回來,似乎在說著:「我等著你回來!」看到這些離不開醫院的病患,我不禁回想起,在醫學院的課堂上,白髮皚皚的年輕教授說:「你們以後當醫生,壽命會比一般人少10歲;當外科醫生,壽命少20歲。」

醫師的一天,是救人還是先自救?

從實習醫師、住院醫師、主治醫師,一路升到主任的10幾年間,日復一日,我每天在100分貝的鬧鐘聲中起床,顧不得睡眠不足。早餐塞了個菠蘿麵包到嘴裡,再灌進加了糖球的大杯冰拿鐵,接著,騎機車飛奔到醫院,匆匆忙忙地鑽進診間。

患者一位接一位,將自家好幾「袋」(或是好幾「代」?)的心情垃圾往我身上倒,一開始 我還能面帶微笑,應接自如。接下來,數十位患者蜂擁而至,就像同時駛進數十輛垃圾車,我這座「焚化爐」漸漸感到難以招架,產生「不完全燃燒」─頭昏眼花。

「放飯了!」診間助理妹妹終於開口。

一看手錶,已經午後3點。我衝回辦公室,開始扒飯,便當已經涼了。吃了2口,科祕書便呈上一疊卷宗報告:「主任,這10份公文請趕快過目蓋章。因為祕書室舉辦各科部『提升醫院行政效能:批公文速度競賽』,前3名院長頒發感謝狀,倒數3名的部主任將列院務會議檢討,並提出改善專案報告......。」

我早已被檢討多次,實在不想再「唾面自乾」了,只得放下到口的米飯,一口氣批完。想到印 章好像蓋反了......唉呀,不管了!第3口飯總得吃的。

這時,研究助理呈上另一疊卷宗報告:「主任,倫理委員會指出您研究案需要修正的地方,共 有10大項、20小項。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下午5點前就要回覆給倫委會喔!」於是,吃第3口飯已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

下午4點半,終於吃完午餐(還是算晚餐呢?),頭腦有些昏沉,左手抓起一杯700cc的冰珍珠奶茶,插進粗吸管,猛吸一大口,當下心花怒放。

這時,研究助理補充說明:「今天是病房蔡護理師22歲『大壽』,請所有同仁喝飲料。」在我統治的疆域裡,每天都有人生日,而且都會請喝飲料,真是有情有義的戰友們!

喝完飲料精神大振,趁風起時,揚帆出航,還有5個病房的患者等著我去查看。手上那一疊會診單,病房會議、科部會議、醫院評鑑準備會議等,也都要我主持......。

當北斗七星爬到天頂,晚風吹拂,帶來一絲涼意、一聲蛙鳴與一縷花香時,我終於能「帶月荷 鋤歸」。摸黑回到辦公室,一坐下來,便打了一個大呵欠。看看辦公桌的右手邊,是疊至半天高的健保局抽審病歷;左手邊則是一小疊慘遭健保局核刪的病歷,這些都是需要進行申覆的卷宗。別小看薄薄幾張紙,罰款金額可是半天高!卷宗夾著一張紅紙,上面寫著:「懇請『今日內』回覆!」

說時遲,那時快,手機鈴聲大響,另一頭急切地報告:「張主任您好,急診有一位55歲中年女性,她出現000,又合併△△△,剛剛快要╳╳╳了,現在還在△ △ △。請您速至急診室!」

一般人下班的時間,正是醫生值班的開始。而這就是身為醫師典型的一日生活!

高工時的你我,如何活著離開職場……

由醫生來分享「如何活著離開公司」的主題,真是再適合不過了,因為醫生的工時實在很長。 根據2018年《勞動基準法》規定,上班族每日工時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超過40小時,每月延長工時不得超過46小時。

那麼台灣醫師的工作時數呢?

現實是─工時無上限。直到2017年,衛生福利部才劃時代地公告:「住院醫師每週工時不得超過......」你猜幾小時?

答案是,80小時!因為醫師時常夜間值班,工作時數變成一般上班族的2倍。

在實習醫師、住院醫師的階段,早上7點,我就已經到醫院開晨會,晚上7點還沒下班很正常。一個星期值3班,值班日從白天就開始上班,傍晚同事下班了,我還得繼續留下來照顧病房所

有病人,甚至包括急診、會診。我曾有一段時間,值班時間必須照顧一千床病人外加急診......。半夜運氣好,就打個盹;運氣不好,就「公主徹夜未眠」吧!連續工作36小時以上,每週工時超過100小時實屬平常。

請問,如果這是機師的生活,你敢搭他開的飛機嗎?同樣的道理,醫師手上操控多少人的生 死,卻過著神智不清的生活。根據國外研究,值班醫師連續24小時不睡覺,相當於血液酒精濃度0.1%,看病比酒駕(0.03%)還危險,這卻是幫你看病的醫生常態。

最終,我決定離職。同事好心勸我,「我知道你很累,但公務人員畢竟有國家保障。你看顏醫 師,明年就可以退休了,多棒!」

我告訴她:「不是我不喜歡做到退休、領退休金,是我怕活不到那時候啊!」

已屆退休的顏醫師正用手帕摀住咳嗽不止的嘴巴,抱怨昨天忘了安眠藥放哪裡,整晚都沒睡。

護理師把他的手臂銬在血壓計上,量完血壓,邊把3顆降血壓藥放進他口中,邊說著:「乖,醫生說要按時吃藥喔!」

無獨有偶,差不多時間,一位醫師同事兼鄰居的學妹因為乳癌過世了。還不時聽聞,某神經科醫生值班時腦中風、某心臟病醫生看診看到一半心肌梗塞、某腸胃科醫師得到大腸癌......!

在職場中,連醫生都自身難保,更何況一般上班族呢?

幸福職場、工作減壓只能靠公司?

在1111人力銀行「上班族工作幸福感調查」中,有一家小公司意外地擠進幸福企業第10名,原因是:老闆不僅主動縮減工時,還大方提供「專屬午休臥鋪」,讓員工躺下來睡午覺一小時。它是台中的山野電機。

20年前,陳水景董事長發現員工吃完中餐,便在搶紙板,只為了鋪在地板上方便睡覺休息。

他一向把員工當家人看,除了於心不忍外,也想到若員工能睡飽覺,工作也會更有精神,何樂而不為?因此他設立員工午休床,從一開始的18張,到現在是150張。

同時開設了員工餐廳,聘請35年經驗、具證照的廚師與助手,採買安全食材,為員工製作健康料理,不受食安風暴影響。用餐環境非常乾淨,員工吃完不用洗碗,全交給自動洗碗機並高溫殺菌。

每天早上,總有員工「滑壘成功」─8點準時打卡,但這是「危險卡」,可能會有員工因趕時間而發生交通意外。他除了加以勸導,並在公司對面設立600坪停車場,讓員工不用為了停車傷腦筋。

公司副總經理洪玉水,是曾獲師鐸獎的校長,退休後受陳董事長延攬,借重其長年輔導學生的 專長,關心員工在工作及生活上的細節。陳董事長說:「只要投入設備能減輕員工負擔的事情,我都願意去做。」

難怪,員工平均年齡30幾歲,工作活力十足,業績蒸蒸日上,又能成家立業,感恩公司照顧 而忠誠度高,讓山野電機成為幸福又具競爭力的企業典範。

然而,有多少人能在這種幸福企業工作呢?

絕大多數人仍身處「不辭做到死,不死做到辭」的職場環境,老闆並無陳董事長的理念;或者 老闆其實過得比員工還慘,如泥菩薩過江,自己的身心健康都出問題了,怎麼還能想到照顧員工!

靠不了公司的我們該怎麼辦?

現實是─只有你,能夠當自己最好的老闆,照顧好上班的自己。學習山野電機,你可以開始 這樣過一天:

● 早點起床,吃完早餐再輕鬆出門。
● 為了做到上述這一點,你應該─晚上早點睡。
● 不打「危險卡」,讓自己優雅從容地走進、走出公司。
● 午餐絕不亂吃,豐盛而健康的飲食才能讓你下午精神滿滿。
● 允許自己午休片刻,或放下手機,閉目養神。
● 在自己能掌控的範圍內(例如,工作繁重或上司「無理取鬧」時,給自己5分鐘,暫時離 開座位、走出戶外、深呼吸),讓工作內容更正向、更舒適。

想要創造自己「幸福的大腦工作環境」,除了以上簡易建議外,接下來書中的內容,將有助你具備正念力、好眠力、好食力,「高效三力自癒法」給自己百倍效果的職場減壓、飲食健康照護。

在血汗職場中,工作技能固然重要,但減壓技能同樣重要。工作壓力愈大的地方,減壓技能 也需要愈強。職場減壓,絕不是靠政府、靠健保、靠老闆,你只有一個選擇:靠自己。「自己的健康,自己救!」

責任編輯:歐陽蓉
核稿編輯:黃雅苓

書籍簡介

終結腦疲勞!台大醫師的高效三力自癒法
作者: 張立人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9/01/30
語言:繁體中文

☛台大醫師親身實證 僅找回身心健康,還瘦了15公斤!購書連結

張立人 醫師

身兼多職的「醫師上班族」,從身為上班族的「切身之痛」出發,致力推動預防醫學革命。曾接受美國功能醫學研究院(The Institute for Functional Medicine,IFM)整合醫學訓練、牛津正念中心種子教師訓練,擅長結合功能醫學檢測、營養醫學策略與深度心理諮詢,改善大腦、皮膚與過敏症狀,積極協助職場工作者重獲身心整體健康。

他累積多年成功治療經驗,體悟在職場中不僅要能與壓力共舞,維持健康,更要積極改善體質弱點,及早開啟抗老化的生活型態,被譽為不只會「看病」、更會「看人」的仁醫。經常受邀至企業機關、各級學校演講,廣受好評。

台灣大學醫學系暨中國文學系輔系畢業,現為台大醫學院兼任講師暨主治醫師。暢銷作品包括:《大腦營養學全書》、《在工作中自我療癒》、《生活,依然美好》、《上網不上癮》等,榮獲國民健康署及文化部推薦讀物肯定。

相關資訊:請上「張立人的秘密書齋」部落格:blog.sina.com.tw/kasp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