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被反對就想讓屬下死vs.劉備為救人反讓死傷慘重…三國故事告訴你,跟著這種老闆才能活下去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商場上的攻城略地,一如戰場攻佔殺伐,除了主帥的鬥智鬥力,最重要的就是底下人才的多寡。然而,老闆的領導風格,卻會影響人才的聚集,因為什麼樣的老闆,就會聚集什麼樣的人才,所以身為人才的你,固然要釐清選擇什麼樣的「明主」;老闆本身,也要清楚自己該樹立什麼樣的領導風格,以吸引何種人才。

我們都知道,三國時代的曹操重權謀,他曾邀劉備煮酒論英雄,說:「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據說劉備一聽這話嚇得驚惶失措,趁著打雷躲在桌子底下示弱。

當時已經名重一時的曹操,為何會對名不見經傳的劉備有如此高的評價呢?那是因為曹操有識人之能,早已看出劉備的領導風格與自己截然不同,劉備能做到曹操自己做不到的,而且偏偏又能形成威脅。什麼是曹操做不到而又倍感威脅的呢?就是劉備「重仁德」的領導風格。

事實上,權謀與仁德,確實也成為當時人才投靠時的2大選擇,然而,在商 場如戰場的局勢之中,2種風格到底哪種比較佔優勢?

謀型領導人,人才易聚但難以忠誠

許多人都以為權謀者就是重心機,其實並不然。在歷史上,所謂的「權謀」,是隨時因應變局來通權達變、施展謀略,這樣的老闆看起來沒有節操、沒有原則,做事方式也時時在變。

其實,這類老闆有個萬變不離其宗的中心思想,那就是「利」,利之所趨,無所不用其極,因此這類老闆通常能想出別人想不到的奇招,搶人家搶不到的地盤,先一步攻城掠地,立穩根基,是適者能生存的最佳代表。

三國時代的曹操便是如此,年少的他不為世人所知,是他強逼許劭品評,才得到「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的評價,自此逐漸為世人所知。

董卓之亂後,他散盡家財回到家鄉招募鄉勇,兗州士族鼎力相助,開始有本錢與天下英豪爭雄,此時的他看出,人微言輕的自己要坐大勢力,最快的方法就是做出成績,所以官渡之戰前他採取的是「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方式,招攬願意效忠漢室的人才,可是打贏官渡戰後,隨即改為「挾天子以令諸侯」,以此優勢吸收更多具有野心的人才。

他還用了一個別人不敢用的絕招,就是「求賢令」:只要是人才,有治國用兵之術,就算是不仁不孝,也將會重用。這樣的唯才是舉,不僅使各方人才蜂擁而至,也大大增加人才的多元性,更多不同人才的運用與組合,也是曹操迅速壯大的原因。

事實上,截至曹操過世為止,曹魏陣營的人才,在群雄中始終首屈一指。然而,權謀也是一種雙面刃,吸收到的人才通常也多投機之徒,這類的下屬忠誠度相對較低,使權謀老闆不得不相應產生猜疑猜疑的結果不是老闆殺雞儆猴,就是下屬離心離德,寒心走人。

曹操一路走來,打敗不少人,許多人才如張遼、徐晃、張郃、王脩、華歆、王朗等大將名士,都是從打敗的對手那邊取得,不少都還賦予重任,稱得是上「用人不疑」。

然而,這些人各具機心,當曹操不夠善待或不小心誤觸他們地雷時,難免有人背叛,像是曹操殺了邊讓等名士,讓心腹陳宮極度不滿,拉著張邈、呂布及整個兗州反抗曹操,逼得曹操不得不殺了陳宮。

另外,同為漢臣的荀彧,也因為反對曹操進魏公,被曹操送一個空飯盒,示意他該死,荀彧因此自盡身亡(一說抑鬱而終)。

因為廣開人才之門,手下的忠誠度不足,才使曹操不得不揹著猜忌的罵名以自保。曹操真的善猜疑嗎?我想如果曹操可以選擇,一定寧願自己留下「仁厚」的美名,因此,領導風格重權謀,固然能先一步立穩根基,但隨之而來的副作用,也是重權謀領導者不得不面對的重要課題。

德型領導人,誠信服人但易錯失先機

我們知道,老闆帶人要帶心,而帶心最好的方式,是以誠信服人,因為對下屬推心置腹,下屬才有歸屬感,從而願意殫精竭慮,不留餘地。

仁德的領導風格並非不懂權謀,而是在權衡利害時會以情義優先,雖然不免感情用事,但卻能讓下屬真正傾心;也因為不以成敗為判斷標準,所以能吸引真正忠誠的人才,而且可長可久。

這種領導人帶領的團隊雖在初期未必有多大成效,卻能產生群聚效應,讓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當這樣的團隊經過不斷磨合,就能形成牢不可破的班底,以小博大,而且後勢看漲。

三國時代的劉備便具備這樣的領導風格,《三國志》作者陳壽評價說:「先主之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之風,機權幹略則不及魏武。」

由此可知,劉備知人待士的仁厚,確實為他招攬到不會見風轉舵的堅實班底;劉備的謀略並非真的不如曹操,只是他以「帶心」為最高行動準則,多少會影響權衡利害的實質戰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