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生涯,採訪過許多不同行業的老闆,因曾主跑房地產與服務業,認識很多建商和麵包師傅,雖屬兩截然不同行業,但一位知名麵包店師傅和某位大型建商董事長,卻都曾不約而同跟我說過一樣的話。他們說,孩子小的時候去參加學校家長會,常會刻意隱瞞自己的職業身分。

十年前也許是這樣,不過,自從2008年吳寶春師傅遠征法國巴黎,成為台灣第一人把世界盃麵包大賽的獎盃捧回來之後,十年後今天,不管你吃過或沒吃過吳寶春麵包,都不會否認,麵包師傅的地位確已大幅提升,許多人更以唸完MBA轉戰藍帶廚藝學院學甜點烘焙,展現其追求人生意義的不凡高度。比起麵包師傅,建商老闆的這個頭銜卻依舊不甚光采,特別每逢選舉,總成為標榜清廉進步候選人完美的選票提款機。

麵包師傅故事留待下回分曉,這篇想談的是一位高雄建商,他叫邵永添。十年前,他差點滅頂於金融海嘯,如今,他是這波韓流襲捲打狗城,高雄不再站尾包衰的大贏家,不但開出一開始連品牌授權方晶華集團董事長潘思亮都搖頭不看好,每晚定價近萬元的高雄晶英國際行館;也是今年初,進駐微風南山46樓,一晚每人要價好幾千又一千的米其林星級餐廳老闆。

有本事登上財經雜誌的企業家各有豐功偉業,不需多提;在地產圈,論推案規模排名,亦輪不到他,但之所以對這位建商印象特別深刻,來自我這十年觀察,發現說起大話來比韓國瑜更韓國瑜的他,在我面前扯的大夢,後來都屢屢成為真實。我沒見過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有人形容此神人具備一種「現實扭曲力場(Reality Distortion Field)」的魅力,總能通過精神力量號召,實現眾人皆曰不可能之事,而這位卲老闆給我的,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以當年在沒人看好的高雄市場,找來日本銀座超高檔鐵板燒餐廳,開出他口中比五星級還厲害的「滿天星」酒店,一級主管則執意需由高雄在地子弟擔綱,這樣極盡任性之能事的投資案為例,在他多年前剛買到地跟我提起如此宏大藍圖時,我還暗自OS眼前這位旅館業門外漢,吹牛也該有個限度,不出幾年,這些支票竟一一兌現。

你或許和以前的我一樣,都認為建商有的是金山銀山,當然有任性本錢。但我後來逐漸明白,這些人之所以比誰都敢夢,恰恰是因為一無所有。

邵董說,他退伍時身上僅有五百元,是他創業本金,若哪天兩腿一伸,手尾錢超過這個數目,他的人生就賺到了。他的活法是,多活一天就是多賺一天,為讓自己每天都當最後一天活,縱使身家數十個億,這位富豪卻從來不做任何健康檢查。

在我採訪過的許多建商老闆身上,都存在這樣的「現實扭曲力場」,邵董只是其中一例,其實,絕大多數的創業者也是如此。更精確說,會成為財經雜誌報導的所謂成功人士,十之八九都屬這種「怪咖」,他們絕對精算,卻也極度不切實際。

在當記者之前,我曾短暫擔任精神科臨床心理師,很多朋友常問我,這兩種工作角色是不是很不一樣?我的回答是,依我之見,記者和心理師是一種角色,因為訪談的對象,從行為科學角度,都是落在常態分配光譜極端的超級怪咖,只是一個在這端,因為和大家不一樣,被貼上精神科患者的標籤;另一個在彼端,被掛上成功者桂冠的人物,亦不是如我這樣凡夫俗子之輩學得來的。

一如,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所說,「唯偏執狂得以倖存!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往事並不如煙

本文作者為《商業周刊》副總主筆,商周學院「大店長講堂」主持人。集結平面採訪經驗,深入鑽研服務業經營方略,亦為《大店長開講1、2》共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