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商周集團尾牙,上台接受十年資深員工表揚,突然想起最近大家流行對照十年前與後,我也來說說不如煙的這些年吧。

上個月,從抽屜整理出一捲十年前訪問嚴凱泰先生的錄音卡帶,女兒問我,這是什麼東西,我解釋了半天,她仍一臉疑惑,因為對出生在智慧手機世代,不是叫Siri講個笑話來聽就是命令天貓精靈播放抖音紅歌的小五屁孩來說,很難明白,為什麼錄一個人講話,需要這樣的一塊塑膠片?

從walkman到iphone X ,互聯網這十年,很可能人類史上最速的巨變。有幸躬逢這其中五光十色七葷八素的新聞場景,酸甜苦辣有之,卻也如海明威所言,是一場流動的盛宴,且讓我與諸君慢慢聊。

談談我們記者這一行的特產--獨家新聞。

十多年前我在報館工作,當年,一定得揹上幾條驚世獨家新聞,才能成為這個行當富傳奇性的王牌大記者。那個年代,記者發的獨家上報紙頭版頭、三版頭,隔天不但在報館走路有風,漏了同業對手新聞,更是搖擺到不行,要說光宗耀祖也不為過,電視廣播跟進報導,更彷彿這一整天全世界都繞著我轉。

跑到獨家這樣的自我良好感覺,看在現在的年輕記者眼中,應該覺得匪夷所思莫名其妙。如今,網紅和部落客設定了每個同溫層的頭條議題,報紙頭版頭對大學生來說,是可知可不知的邊緣性議題。而打上大大「獨家」的新聞,就像都標示著「強力鹼性」的各品牌電池一樣,效力其實和普通電池都差不多。一言敝之,獨家新聞已死。

2015年6月,我在《商周》獨家報導了麥當勞台灣分公司將結束業務,經營權賣給本土營運商的新聞,這確實是服務業的大獨家,不要說隔天各報頭版跟進,連亞洲華爾街日報也轉載。採寫這條獨家新聞幕後,也是個精彩刺激的過程,由於週刊報導力求證據完備,不但要得到官方回應,更要側訪行業內外相關人等,且雜誌製作流程長講團隊作戰,即便最先掌握獨家消息,也很容易在出刊前走漏風聲,而被報紙或網路媒體攔截,都是新聞採訪查證之外,讓人無眠到天明的更多擔心。

想談的並非當年勇,特別感受深刻的是,由於網路電視等電子媒體快速傳播,獨家往往秒成各媒體通稿。以麥當勞這條大獨家為例,該期紙本《商周》通路零售銷量僅微幅上揚,雜誌並沒有因大獨家而大賣。換句話說,媒體靠獨家新聞變現的時代,早已落幕。

但若你問我,既然獨家新聞已死,還會追逐獨家新聞嗎?我想,不管是人或狗,習性總是難改,嗅到獨家新聞,還是很容易讓我們這一輩記者的腎上腺素飆升。

#往事並不如煙

本文作者為《商業周刊》副總主筆,商周學院「大店長講堂」主持人。集結平面採訪經驗,深入鑽研服務業經營方略,亦為《大店長開講1、2》共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