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最新的彭博富豪指數排行榜顯示,英國家電品牌戴森(Dyson)創辦人正式成為英國首富,身價高達138億美元。於此同時戴森宣布將公司總部從英國遷至新加坡,在現處脫歐關鍵時刻的英國社會投下震撼彈,引起國內挺脫歐與反脫歐兩派激烈論戰。

「詹姆士戴森(James Dyson)是眾所周知的脫歐派,他現在宣布將總部從英國遷至新加坡;保守黨議員「硬脫歐戰將」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選擇在都柏林開公司;有『家政女神』封號的英國名廚奈潔拉勞森(N Lawson)申請了法國居留權;脫歐5大金主之一、保險機構Eldon Insurance Services創辦人班克斯(Arron Banks),則把一半時間花在他的南非鑽石礦業上。我們現在的時代是被富豪民粹主義份子(pluto-populist)推動的,而不是民粹主義。」這不是我說的,而是《金融時報》美國版編輯對戴森總部遷往星國一事的反應。他認為,這位向來高調鼓吹脫歐,並加入其他「愛國人士」行列的真空吸塵器發明家,並不真的那麼「愛國」。

「有錢的脫歐支持者,似乎不願意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話。」在《金融時報》網站上發表評論的764位讀者中,不少人也同意這個觀點。看起來,對於一些「小英國人」(Little Englander,為英格蘭至上主義者)來說,世界還是相當大的。

對許多評論家而言,戴森不只在政治上顯得虛偽,在財務上也不誠實。有些人指出,他在脫歐公投前兩週曾解釋:「我們會透過在歐盟以外的地區,創造更多收入和就業機會。」因此,將總部遷往新加坡這件事看在另一位議員眼裡,就是為了「區區的商業利益而背叛大眾」。一位評論家在推特上寫道:「事實證明,戴森不僅是『真空』(bagless),更沒有骨氣。」另一個回應說:「你想表達的關鍵字應該是免稅。」

事實上,很少人相信戴森執行長說這件事對集團稅務的影響「微不足道」,並非為此而搬遷總部。一位《金融時報》讀者則回應:「戴森公司可以省下最終不會留在英國的企業稅,對於一個大力支持英國脫歐的人來說這很可恥。」

但是激憤的指控當中有哪些是真的呢?

首先,戴森看起來不太可能通過搬遷總部節省太多企業稅(如果有的話)。戴森去年利潤首度突破10億英鎊大關,其控股公司Weybourne提交的帳目顯示,2017年全球業務總計繳了1.85億英鎊的稅,這代表其實際繳納的稅金比率與英國企業稅19%相差不遠。而新加坡的企業稅為17%,針對進駐該國和智慧財產權豐富的公司,稅率甚至更低,為5至10%。但戴森並未將擁有其智慧財產權的部門及其利潤移出英國,因此隨著英國的企業稅將在2020年降至18%,這幾乎沒有差別。

所以推特上批評戴森的網友們質疑,那為什麼不留在英國就好呢?之所以遷到新加坡有3個不同的原因:戴森所有的電器生產鏈,及其新的電動汽車供應鏈都在亞洲;其最大的電動車市場將是中國;它的新加坡總部還將使其能夠利用與歐盟簽訂的一項新的自由貿易協定,而這就是英國那些挺脫歐的人所追求的。

未來電動汽車的智慧財產權可能會保留在新加坡,並享有較低的稅率。但英國對此正在進行相關的納稅規範逐漸增加,之後也會有一定程度的發展。畢竟,戴森習慣在提前規劃時尋求最優惠的稅率。從他的個人稅務安排就能看出他對英國和國際政權的理解十分全面:他坐擁大片英國土地能對遺產稅產生保護作用;而離岸中心開放後提供了潛在的節稅機會;電影融資計劃也因稅收優惠而受到他的青睞。

對全球業務進行稅務優化只是很務實的選擇,在英國和歐盟的企業中不乏能看到同樣的例子。正如《金融時報》網站上少數人提到:「這是一個精明的商業決策。當葛蘭素史克(GSK)2017年10月在新加坡開設亞太總部的時候,我就不記得有這樣的報導篇幅。」(編按:GSK為知名的英國上市製藥集團,規模名列全球前三)

戴森不是錯在做出這樣的決定,而是從不諱言對英國脫歐的支持。畢竟英國脫歐必須在合理程度上得到企業領導人的支持,有他們願意留下並繼續努力,否則就如同一位讀者所說:「反正我們還有最有價值的Wetherspoons嘛。」(編按:英國的上市連鎖餐飲Wetherspoons創辦人兼董事長公開挺脫歐,稱無協議推歐才最符合英國利益。)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