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自強是前進路上的馬達

曾國藩認為:「凡辦大事,半由人力,半由天事。吾輩當盡人力之所能為,而天事則聽之彼蒼。」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對於「謀事在人」,他認為,真正的聖人君子的行為準則,在於忠誠,並且以忠誠去影響天下人。也就是不置身事外,不做旁觀者,積極入世,盡自己的力量來做事情。為此,他主張「法桃李之不言」,「虛心實做」,宣導躬行。

當然,躬身做事就必然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和阻力,沒有堅毅剛強的性格是堅持不下來的。曾國藩的幕僚薛福成在總結曾國藩的成功之道時認為,曾國藩之所以能有所建樹,是因為曾國藩是個「宏毅」的人。宏毅,其實就是自強的另一種解讀。

龍夢蓀在為《曾文正公學案》所寫的序言中也說:「曾國藩之所以取得這麼巨大的成就,全都是從他品性的強毅、謙謹而來。正因為他有堅強的毅力,所以才能不斷地勉勵自己去追趕前人的腳步;才會獨來獨往,自成一套,以免庸俗。

即使碰到人世間比較艱苦的境地,也絲毫不動搖自己的信念;即使遇到千難百折,也不改變自己的志向。正是因為他謙虛謹慎,總認為事情沒有止境,因此不敢恃才自傲。

在待人接物上,他總是小心翼翼,絕不敢有所怠慢;在處理公務時,他也盡職盡責,唯恐有所疏忽。因為事情變化莫測,唯恐推斷有可能會出現失誤,所以他經常思考並且廣泛地徵求他人的意見;又因為國家公務千頭萬緒,擔心自己的才能和力量難以勝任,所以他會舉薦賢能共同圖議;他的學問之所以突飛猛進,道德情操之所以高尚,功績文章之所以光耀寰宇,確實是因為日就月將,有本有源的結果。」

從薛福成和龍夢蓀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出,曾國藩堅毅剛強的稟性特點,是其能夠在困境中「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根本。

曾國藩小時候並沒有表現出很高的天賦。有一天他在家讀書,對一篇文章不知重複朗讀了多少遍,卻還是沒能背下來。這時候,他家裡來了一個賊,潛伏在他家的屋簷下,希望等他睡著之後撈點好處。可是等啊等,就是不見他睡覺,只見他還是翻來覆去地讀那篇文章。賊人大怒,跳出來說:「這種水準讀什麼書?」然後將那文章背誦一遍,揚長而去。

賊人聽著曾國藩朗誦,便能將文章背誦下來,可見他的天賦不差,但遺憾的是,他的天賦沒有用對路,所以只能做偷雞摸狗的事。而曾國藩堅信一分辛苦一分收穫,最終成為了「近代最有大本大源的人」。

成功者不會奢望天上掉餡餅,因為他們知道只有積極地行動起來,為實現自己的目標努力付出,才有可能得到回報。他們相信天道酬勤,只有努力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成功女神的青睞。而庸人則整天想著投機取巧、只說不做,他們這種「因」,能得到的也就只有失敗的「果」。

愛迪生說:「天才,是1%的靈感加99%的汗水。」天才其實就是勤奮。人的天賦就像火花,它可以熄滅,也可以燃燒起來,而使它燃燒成熊熊大火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付出。比起平庸的窮人,聰明的富人往往更願意付出,而不是一味地索取。

天下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

《中庸》裡說:「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僥倖。」君子既不抱怨說上天不給自己機會,也不抱怨這個世界沒有人瞭解自己,他們只會「反求諸己」,更加修養自己的德行。曾國藩在這方面為我們做出了表率。

曾國藩出生於清代晚期,那時的清王朝已經走向末路,在帝國主義的侵略下,忍受著欺凌。在這樣一個亂世裡,想要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只能走科舉考試的老路,這也是那個年代讀書人實現人生飛躍的唯一途徑——學而優則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