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價格便宜又美味,雞肉成為全世界許多國家最受歡迎的肉品。英國《經濟學人》雜誌19日指出,1990年以來「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豬肉和牛肉消費量保持不變,雞肉消費量卻增長了70%。由於雞農的選擇性繁殖和使用抗生素,使得雞隻體型愈來愈大也愈來愈好養。養殖成本降低使雞肉價格下跌,加上鼓吹低飽和脂肪和膽固醇的飲食習慣,雞肉成為已開發國家肉品市場的霸主。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全球300億隻陸地農場動物中,雞隻就佔了230億隻。且根據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教授班奈特(Carys Bennett)的研究,養殖雞的總質量已經超過地球所有鳥類。無論是節日桌上的主菜、深夜速食店的宵夜,由於雞肉便宜又美味,成為日常生活中無所不在的肉品。

選擇性繁殖加上抗生素 雞隻變得肉多又好養

美國每磅家禽的價格為1.92美元(約新台幣60元),扣除通貨膨脹率後與1960年的家禽價格相比,下降約1.71美元(約新台幣53元)。與此同時,牛肉價格每磅下跌1.17美元(約新台幣36元)來到5.8美元(約新台幣180元)。

便宜的雞肉要歸功於養殖業的選擇性繁殖,在1940年代,在美國出現一系列「明日之雞」(Chicken of Tomorrow)比賽,比賽的目的是製造出「一隻就夠一家人飽餐的雞,雞胸肉厚實到可以雕刻出一個牛排,腿肉骨頭小又多汁。」這種「明日之雞」成為了現代肉雞的樣貌。

從1940年代開始,養殖雞隻的體型持續增大。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的一項研究,透過比較1957年、1978年和2005年的養殖雞體重和體型發現,養殖56天的雞在這三個年份的平均體重分別為0.9公斤、1.8公斤和4.2公斤。1986年雞農需要2.5公斤飼料才能生產1公斤雞肉,現在只需要1.3公斤的飼料。

大量使用抗生素,讓雞農可以在極度狹小又骯髒的環境裡,高密度的飼養肉雞。在這種高密度養殖環境下,雞隻幾乎沒有移動空間,也不能移動,需要的食物量更少。此外,雞肉的「健康形象」也帶動需求。1980年代起,醫生們擔心攝取過多牛肉和豬肉會導致吃入過多飽和脂肪,增加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因而鼓吹白肉優於紅肉的觀念。

美國賣「原雞」、中國做加工… 雞肉的跨國生產鏈

不僅西方國家民眾對雞肉的喜好增加,亞洲和非洲的需求也增加。雞肉與汽車的全球供應鏈正好是兩個相反例子:組裝完成的汽車才有價值,但雞肉的價值卻要在「分裝」後才會最大化。

例如西方人喜愛瘦肉如雞胸,亞洲和非洲人卻偏好腿肉,不同地區的偏好也反映在當地價格上:美國雞胸肉的價格比雞腿貴了88%;在印尼雞胸肉比雞腿便宜12%。雞爪價格的差距更大,西方人不愛吃雞爪,但中國卻每年進口30萬噸俗稱「鳳爪」的雞爪。

由於飼料種植成本低,因此美國和巴西兩大農業強國也是全球兩大雞肉出口國,加工肉類則需要低廉、熟練的勞動力,因此由泰國和中國主導加工肉類市場。曾是雞肉淨進口國的俄羅斯和烏克蘭,也隨著糧食產業的發展成為淨出口國。

雞肉也一直是各國貿易談判的熱點,2010年中國宣布對美國肉雞產品徵收最多105.4%的反傾銷稅和30.3%的反補貼稅,2015年禽流感爆發後,中國甚至禁止所有美國肉雞產品進口。同樣情況也發生在歐盟,1997年歐盟以美國使用含氯清潔劑清洗雞肉,可能會影響消費者的健康為由禁止進口美國雞肉。這項爭議也成為美國與歐盟間「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談判的一大障礙。

雞肉市場大開 動保人士要求「人道飼養」

雞隻的生活環境並沒有因為雞肉的需求大增而改善,相反地,養殖雞的環境是出了名的糟糕。雞隻被養在一格格的鐵籠中,連移動空間都沒有,為避免雞隻互啄受傷,會將雞隻剪嘴剪爪。肉雞過於肥胖導致骨骼無法支撐身體而跛足,養在雞籠裡雞如同殭屍般對外界毫無反應。

因此動保人士與動物福利團體也開始鼓吹「人道飼養」,加上雞肉價格便宜也讓消費者願意付錢買在良好飼養環境下的肉雞,因此放養雞的銷售量也上升。

在荷蘭,由於速成雞(荷蘭文為plofkip,意為爆炸雞)受到民眾強烈反彈,過去7年有超過30%的養殖場不再飼養速成雞,速成雞佔市場比例也從2015年的60%暴跌至2017年的5%。在英國放養雞生產的雞蛋,銷售量也超過的傳統雞籠飼養雞蛋。歐盟也於2012年全面廢止傳統的格子籠飼養蛋雞。2018年11月,美國加州也通過公投第12號提案,規定所有在加州銷售的肉和蛋,動物來源皆需以放牧飼養。

動保團體也透過公布惡劣的養雞環境促使業者選擇人道飼養的肉雞與雞蛋。美國麥當勞、漢堡王等200多家公司都已禁止購買傳統格子籠飼養蛋雞所產的蛋,也有愈來愈多雞農願意主動改善飼養環境。但大多消費者還是寧願選擇便宜的雞肉和雞蛋,惡劣的飼養環境仍然持續存在。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