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需要的時候放手

我認為自己戒酒的時機恰到好處,當時適逢一月,我立刻在部落格上宣示我的新年新目標是戒酒。一月有許多新年聚會,還有朋友的婚宴,正是最難戒酒的時期。此外,搬到鄉下住對戒酒也很有幫助,有一段時間我都靠走路和騎腳踏車移動,家附近沒有自動販賣機,也沒有便利超商,樸實的環境幫了我一個大忙。

刻意在最需要的時候選擇放棄.是最有效的方法,從某個時期開始,我不想在頭上抹髮蠟,後來我決定在約會的那一天戒掉髮臘。在最需要的時候放手,從此就可以不需要它了。酒也是同樣的道理。到了某個年齡,我與女性的認識和約會都是從喝酒開始,只要改變這樣的習慣,平常的生活中就算出現些微的慾望,我也能視而不見。

戒酒的第4個月,剛好那時我在紐約的餐廳吃飯,那是我戒酒過程中最精彩的時刻。我的前作《我決定簡單的生活》推出英文版,為了紀念書籍出版,我還到紐約演講,我和當地出版社編輯、居中翻譯的編輯夫人和出版經紀人,一起在餐廳聚餐開會。我在紐約這個美麗的城市,與特別的人士一起慶祝此生難得的大好機會,連這麼重要的場合都能滴酒不沾,證實我真正達成戒酒的目標了。

完全戒掉,才最簡單

18世紀英國文學家塞繆爾‧詹森(Samuel Johnson)的朋友曾經邀他「喝一點」紅酒,他回答:「我沒辦法只喝一點,所以我絕對不碰酒。對我來說,不喝很簡單,但喝少一點很困難。」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

與其完全不喝酒,每週喝1到2次酒,既可享受喝酒的樂趣,也能維持喝酒的興趣。但我的答案跟塞繆爾‧詹森一樣,完全禁酒才最簡單。過去的我一直覺得完全不喝酒太寂寞,因此想出許多可以破例喝酒的條件。例如,和女友在一起可以喝酒、旅行時可以喝酒、參加朋友的婚宴可以喝酒、我只喝有機酒廠釀造的酒與自己喜歡的啤酒等等。

誰知道例外條件愈來愈多,最後就會變成只要和○○○在一起就可以喝酒、今天就是個特別的日子,喝了吧。條件變得愈來愈複雜,我不禁開始思考這樣真的好嗎?或許忍著不喝酒更好。簡單來說,我喚醒了意識,透過意識思考戒酒這件事,變得很難維持戒酒習慣。

啟蒙時代著名的德意志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允許自己一天抽一根菸斗,可是隨著時間過去,菸斗變得愈來愈大。從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發現,太多的例外反而很難維持好習慣。

無須禁慾,也無須忍耐

我之所以想出許多例外條件,是因為在我心中認為喝酒是一件快樂的事,只要我抱持這樣的想法,就不可能真正戒酒。當你認為做某件事很快樂,遇到不做那件事的日子就必須「忍耐」,無法獲得獎勵的忍耐,是無法持續下去的。

當我們想戒掉某項行為,千萬不要使用禁止的方式。例如,不要說「絕對不喝酒」,而是轉念「我不喝酒也過得很好」,不要想著我沒得到的好處,而是正視自己感受到的痛苦。

每次我跟朋友說我在戒酒,他們總是說我無欲則剛,其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斷然拒絕酒精誘惑的狀態下,才能稱為禁慾,對於那些意志力堅定的人,其實從一開始就沒受到誘惑。即使去居酒屋,他們也不會三心兩意,他們並非在猶豫要不要喝酒,而是從一開始就決定不喝酒。

當我們不斷重複相同行為,大腦突觸上的連接點「樹突棘」就會愈來愈粗大,這就是戒酒成功的人,只要喝一杯酒就會打回原形的原因。相反的,若不重複相同行為,「樹突棘」就會接近休眠狀態。

現在我已經想不起來喝啤酒時的爽快感,所以我完全不會產生想喝酒的念頭,就像小學生不明白為什麼大人喜歡喝啤酒的狀態。以前我可以直接灌威士忌,根本不用兌水稀釋,但現在只要聞到酒精濃度較高的酒,就會感到噁心、全身發麻。

我的狀態看在嗜酒如命的人眼中,一定會感到不可思議。就像喜歡慢跑的人在大太陽底下跑步覺得開心,旁人卻完全無法理解一樣。我以前也認為如果不喝酒,人生的樂趣就會少七成,但看看那些不喝酒的小學生每天開心過日子的模樣,就知道我的想法大錯特錯。豆苗採收後還會再長出來,同樣的道理,戒掉某項壞習慣才能培養其他樂趣。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呂宇真

書籍簡介

我決定簡單的生活2:50個不勉強就做得到的習慣

作者:佐佐木典士

譯者:游韻馨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9/01/04

作者簡介

佐佐木典士

全球NO.1 極簡主義者

1979 年生,香川縣人,早稻田大學教育學部畢業。曾在3間出版社工作過,現在是自由工作者。2014年與創意總編‧ 沼畑直樹開設了「Minimalism」。在網路雜誌《WANI BOOKOUT》專欄「死前我要做我想做的事!」和月刊雜誌《MUSUBI》專欄「半徑5m 的環境學」都有連載。

譯者簡介

游韻馨

在豆府小樓與六隻汪星人一起過著鄉下生活的全職譯者。譯作包括《陪伴失智媽媽55 則照護筆記》、《翻轉蛋糕》、《我決定簡單的生活》等多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