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今天公佈了2018財年第四季度財報。數據顯示,本季度Netflix新增訂閱用戶數為880萬人,這使得目前Netflix的全球訂閱用戶數增至1.39億人,但41.9億美元的營收稍遜於市場預期。

Netflix對於市場競爭的看法。該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Reed Hastings表示,Netflix並沒有把亞馬遜,Hulu,迪士尼或是其他大公司的流媒體影片服務作為核心競爭者,更​​重要的是如何改進自己的會員服務。

「Netflix和《要塞英雄》之間的競爭,遠比和HBO要多得多。Reed Hastings補充道,在他看來,Netflix如今身處的是一個高度碎片化的市場,雖然一些內容提供商做的並不是串流媒體影片,但大家想要達成的目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我們最終都希望能取悅消費者,然後佔據用戶更多的時間。

我們此前曾分析過《要塞英雄》這類現象級遊戲,已經具備了影響行業走向的體量。根據TechCrunch之前透露的數據,這款來自Epic的多人競技遊戲《要塞英雄》在2018年共獲得超過30億美元的盈利,總用戶數也突破了2億大關。

龐大的用戶量支撐下,也讓《要塞英雄》成為了遊戲社會化的一個縮影。它能將玩家連接到一起,也等同於是為他們創建了理想化的虛擬社交空間,無形之中也佔據了用戶大量的時間。

除了《要塞英雄》外,YouTube也是Netflix眼中的一大競爭者。根據Sandfl的統計數據看,目前Netflix占到了全球網絡下行流量的15%,而YouTube則為11.4%,兩者均為目前最主要的在線視頻觀看形式。

有趣的是,根據Netflix的透露,他們的用戶註冊量和觀看次數曾在2018年10月的某一天眾出現了飆升,而這個節點正好也是去年YouTube全球大規模故障的時間,也算是相愛相殺了。

這還讓我聯想起Pornhub和蘋果秋季發布會之間的關聯。據統計,在去年長達2小時的主題演講中,Pornhub網站的iOS設備訪問量曾一度下降了近12%,等發布會結束後用戶又會陸續回到網站上。

這證明,蘋果新iPhone發布對果粉們的吸引力,要遠大於在線觀看動作小電影,也可以視為是一種對時間和注意力的搶奪。

追根究底,一個人每天可支配的時間就這麼多,問題就在於用戶會將自己的時間分配給哪些服務。從這點出發,不管是電影,遊戲,還是圖書乃至是資訊閱讀軟件,但凡是用於娛樂和消遣的載體,其實都是各自的潛在競爭者。

在這期間,如果一項娛樂形式面臨消亡,與其說是被同行打壓,倒不如說被更能抓住用戶注意力的新媒介所替代。

而越來越看重時間成本的用戶們,也會主動尋找更容易引發愉悅感,並能直接刺激感官的娛樂方式,比如來一局《絕地求生》和《傳說對決》,又比如看一篇不花腦力的爽文。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Netflix會嘗試製作《黑鏡:潘達斯奈基》這樣的互動電影。按照搶奪注意力的設計思路來看,這類需要用戶主動思考,並產生交互行為的媒介形式,顯然比那些只是用來「看」的電影更抓眼球,你投入其中的時間也會變相增多。

在2017年的一次財報會議上,Reed Hastings甚至還把「用戶的睡眠時間」當作Netflix的競爭者之一,他當時給出的解釋是這樣的:

如果你真的沉迷某一部劇,你會選擇熬夜的。

這番言論之後也引起了美國醫學會的譴責,大概是覺得Netflix只是想著賺錢,卻完全無視了用戶身心健康。

Netflix並不是市場上唯一一家抱有跨界競爭思維的大公司,你在Uber上也能看到類似的表態。在2017年,這家公司曾將自動駕駛視為自己的一大威脅,雖然這一變革很大程度要等市場出現真正可靠的自動駕駛汽車。

同樣的,Facebook也認為自己的最大競爭對手並不是那些做社交的同行,而是電子遊戲和視頻,研究其原因,和Netflix現在說的也差不多。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Netflix說,它的競爭對手並不是那些流媒體同行,而是《要塞英雄》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