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內政部公布2018年全台新生兒數:18萬1601人,是近8年最低、或是戰後嬰兒潮以來第2低的紀錄,少子化越演越烈。一般把人口變化、新生兒多寡視為社會現象,但實際上人口數與經濟息息相關、互相牽扯影響,台灣新生兒數量持續低迷的長效影響其實都己出現。

新生兒從每年40萬掉到20萬,人口紅利消失

台灣在戰後嬰兒潮時期(1945-1965年),每年新生兒數量多在40萬以上,嬰兒潮的最後一年也有40.9萬新生兒;1967年後掉到40萬以下,不過1978年之後又回到40萬以上,1983年後再掉到40萬以下且不再回頭、快速下降,3年就跌破35萬,2001年再破30萬關卡,2008年破20萬關卡,此後10年新生兒數都在20萬上下浮沈。

新生兒人數其實與長期經濟表現有密切關係,這就是經濟學上所謂的「人口紅利」;如果新生兒數量多,勞動人口(一般定義指15歲到64歲人口)占總人口比例會持續上升;經濟成長率是與前一年相比,即使生產力未提升,只要勞動人口增加,還是會有更多產出,因此伴隨著會有經濟成長的效應。大部份國家在經濟發展過程,都曾享受人口紅利;學者研究就認為四小龍創造的經濟奇蹟中,人口紅利扮演重要角色,有3分之1的成長來自人口紅利。

新生兒數減少,代表的是20年後出來工作的人數變少,它對經濟的影響是長期且長效;台灣的新生兒數減少多年後,人口紅利正逐漸消失。2015年,台灣勞動人口達1711萬人的高峰後開始下降,照國發會的推估,2022年台灣人口開始衰退,2027年人口紅利消失。

少子化帶來教育、消費、經濟的全面影響

當然,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經濟也可能影響新生兒數量;1978年左右新生兒數重回40萬以上達5年,可能與經濟起飛期有關;經濟變差時新生兒數會減少,如金融海嘯之後的2010年,新生兒數降到16.6萬歷史低點。

這些現象,對經濟到底有什麼影響?只要回想一下幾十年前,台灣經濟起飛年代就好了,生得多人口增所以消費暢旺、房子一直蓋、學校一直增、各種需求持續上揚,因為整個社會與經濟都處於強勢擴張期,似乎大家都擁有無限機會,經濟成長率掉到6%就是表現很差,政府要道歉,現在經濟成長2趴多政府就可誇口自己好棒棒。

把這個幾十年前的景象,倒過來想,大概就差不多是少子化後台灣未來要面對的景況了。

人口減少房地產難有指望

人口停滯且幾年後就要衰退,代表的是消費人口變少,台灣民間消費再難現過去兩位數成長榮景,能維持現在2-4%成長就算不錯;低迷3年的房地產,業者時常吹噓說馬上要復甦再現榮景,但從人口結構看,不必太相信。

現在房市以自住為主,撇開換屋族不談,首購者的年齡以30-40歲為主,現在這個年齡層的新生兒數大概在每年35-40萬左右,但未來很快就要降到20萬左右,等於說長期趨勢是首購族人數一直減少,除非投機炒房再起,否則房地產要再現榮景很難。

而除了嬰幼兒用品、婦產科等早就受影響的產業外,另一個已受衝擊但最慘烈期尚未到的是:教育產業。中小學是早就受影響,大部份都以減班、每班人數變少因應,如果新生兒數可穩定在20萬上下,未必要再作縮減。但高教則是才迎來新的衝擊,現在進入大學、研究所的學生出生時,每年新生兒數猶有30萬上下,但很快就掉到20萬左右,這代表未來台灣高教要再少掉3分之1的學生。

高教衝擊才開始,私校與冷門科系將減少3成

現在後段班私校已有不少招生不到5成,甚至國立頂大缺乏就業市場需求的研究所,招生掛零者比比皆是,幾年內社會應該就可看到更多私校退場、更多科系裁撤。台灣有數萬名流浪博士、流浪教師,一直期待能進入學校執教,從趨勢來看,台灣高教處於持續縮減中,要找教職只會越來越難,效法「雞排博士」早早轉業方是正道。

少子化、人口紅利消失的另一個面相是:悲慘的扶養比,簡單講就是社會老化,仍在工作、有生產力的人越來越少,這些工作者要扶養的退休老人與孩子越來越多。

去年台灣的總扶養比是37.9%(白話文講就是接近3個工作人口,去扶養一個老人小孩),民國165年時,扶養比接近100%左右─即差不多一個工作人口就要養一個老人小孩,夠辛苦也夠慘吧?屆時台灣65歲老人占4成,是一個超超超高齡社會,到時整個社會與經濟是什麼景況,或許可先參考現在老人占比近3成的日本吧:日本泡沫經濟後的「失落20年」,有人就直言以「經濟老人病」名之,台灣經濟已隱然有「初老」現象。

台灣的少子化與人口快速老化問題,歷屆政府都提出各種獎勵生育政策、馬政府甚至稱此為「國安問題」,但從數字來看,效果全無,少子化依然如故。台灣如果既不能打破少子化困境、讓國人願意多生,又不願放寬移民,未來就註定要接受經濟低成長到停滯的結果,大家也只能各自作好在超超超高齡社會生存的打算與準備了。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呂宇真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