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做出領養決定之後,我開始投石問路,四處打聽。

我的一位老友是家中獨子,夫妻結婚多年,膝下無子,趕在年近半百之前,特別到南部一家收出養機構,抱回一個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嬰。

為何他刻意選擇南部?原因在於當時《兒少法》尚未上路,在民國101年之前,只要雙方合意,就可以直接進入法律程序,一經法院判決,收養關係即可確立。因此,南部那家私人機構,就成為他的首選。

根據朋友形容,那家收出養機構大多收留棄嬰。站在他們自私的立場,當然希望能夠事先看一看孩子。兩夫妻因此付出幾十萬元代價,得以站在窗邊,挑選自己中意的孩子。 我聽他這麼說,也想到南部試試。

等我按圖索驥,找上門時,對方在電話中支支吾吾,像是有難言之隱。經過溝通才知道,礙於法令限制,以前可以做的、現在不行!

《兒少法》規定,非血緣及親戚以外的收養,必須透過領有執照的專業團體進行媒合,全台只有9家機構、13張證照。至於誰有資格成為父母?哪個家庭適合收養?必須由社會局及合格機構進行評估。之前,我朋友接觸的那家機構,顯然在適法性上有疑義。

因此,我乾脆打電話到當地社會局詢問。當對方知道是我,態度顯得熱絡,一心想促成;甚至當我提到未來得到南部上課,無法兼顧通告,對方也表示有變通之道。

可是,她也懷疑我為何要選擇南部?等到我一五一十稟報,對方一聽,大為詫異。交代我千萬不得與那家收出養機構再行接觸,必須透過社會局。若對方私下販嬰,或對我們獅子大張口,我得立即通報。

既然這條管道已被封死,我索性認份,與戶籍所在地社會局聯繫。對方推薦我們找勵馨基金會,機構大,品質有保障。

我老公滿懷希望,打電話過去,對方卻直接將我們拒之門外。原來,勵馨基金會以出養0到2歲幼兒為主,已人滿為患,一大堆人在排隊,他們怕耽誤我們時間,建議我們另請高明。多年後,我訪問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私下問起這件事,她笑了笑、點了點頭說:「那倒是!」

根據統計,2016年,全台收出養的兒少個案,總計有293人,一半以上,年齡在3歲以下;3到6歲,占了4成;換句話說,年紀越小的孩子,行情越高,即所謂「黃金出養年齡」。

我和另一半,不想刻意隱瞞孩子身世,所以沒有非得領養3歲以下孩子的顧慮;相反地,我們反倒願意給大一點的孩子機會,5到13歲都可以。即使條件放寬,我們卻依然處處碰壁。

台灣有太多不負責任的父母,只顧生、卻不願意養。同樣是2016年,衛福部社家署接獲的出養諮詢,就高達2834筆;其中3成、大約953個家庭,提出出養申請。也就是說,平均每天有將近3個小孩,被原生家庭遺棄。

我曾經聽社工講過,有一位同居人在盛怒之下,將尚在襁褓之中的嬰兒拋入中壢的大排水溝,小孩的性命雖然保住了,但其中一隻耳朵卻聽不見,實在遺憾。我要是早知道,乾脆抱回家,至少可以改變他的命運,不讓憾事發生。

社工還說,全台棄嬰以中壢最多。其中一處收養機構空間狹小,滿屋子擠滿了沒人要的小孩,看了著實令人傷感。

既然有那麼多小孩正在等待有心人,為何在收養時效上卻緩不濟急?根據統計,每個孩子必須等上223天(約7.4個月),才能等到一個家庭。至於那些有特殊需求的孩子,等待期則更長,大約要298天(近10個月)。這些數字,與實際狀況又有落差。

以我們夫妻為例,若不計中間一次媒合失敗,也乾脆把前期所耗費的時間扣掉,則我們從進入收養程序,到最終把小孩接回家試住,就將近耗掉2年的時間。那段時間,我們每天都在等。漫漫長路,走得辛酸!

我老公曾利用主持機會,私下向立委反映。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陳宜民表示,他與王育敏委員正試圖修法,革除其中弊病。

在進行收養程序時,我們受到不一而足的挑戰。

首先,令我們感到幸運的是,過程中,我們遇到生命中的貴人—一位秉性純良的女性社工,陪我們攜手走過漫漫長路;問題是,當我們通過健康和人格的考驗之後,收出養機構所設置的「審查委員會」,卻對於我們的財力和婚姻狀況,提出嚴格檢視。

最令我們感到詫異的是,以我們兩夫妻的經濟實力,照理說,應該不成問題才對?但在審核的過程中,卻依然遭受質疑;至於我的婚姻紀錄被端上檯面討論,則令我備感羞辱。

在進入領養階段的同時,我們剛好在換屋。賣掉之前投資的2幢公寓,買了現在這幢5層樓的透天厝,打算長住。新房總價2050萬元,為免負擔沉重,我們貸款一半,1千萬元,至於多餘的7百多萬元,則投在裝潢和購置新的家具上頭。的確,等我們入住之後,戶頭裡已沒有多餘的存款;加上我們的公司沒有接到大案,也沒有多餘的盈餘。可是,我和老公工作正常,月入超過15萬元,以這樣的經濟實力卻仍遭到質疑,不免令人感到費解。

我於是問:「如果月入15萬元都備受檢視了,那月入5萬元的普通上班族,或經濟水平在此之下的夫妻,難道就沒資格領養嗎?況且,表面功夫不難做,只要先請家人匯個幾十萬、幾百萬元到戶頭裡,不就可以輕騎過關嗎?問題是這樣做有意義嗎?到底要多少錢,才符合標準呢?」

相較之下,我過往的婚姻狀況被用放大鏡檢視,要比上述被人秤斤論兩,還要令人難堪。我曾經試圖反擊,卻如以卵擊石。

首先,婚姻的成敗有各自的帳本,外人要如何公斷?再說,事隔多年,舊事重提如同在傷口上灑鹽,何其殘忍?重要的是,我最後遇到對的人,塵埃落定,無風無雨,領養小孩與過去何干?台灣社會充滿偏見,難道曾經失婚的婦女就不是好媽媽?難道就因為我要領養小孩,必須全身被扒光,像蛙人一樣,鮮血淋漓地爬出天堂路?

不過最終我還是投降了,捫心自問,給出一個最貼近真實的答案,之後靜靜聆聽判決。最終,審查委員們並未將我槍斃,而放了我們一條生路。

事實證明,我或許不是個好妻子,但絕對是個好媽媽。此後,我的內心必須更加強大,因為,我並不僅是別人的太太,更是孩子的母親,為母則強,才是硬道理!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黃楸晴

書籍簡介

貝比來了:生命的價值與出身無關,只須努力地活出自我

作者:黃光芹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12/18

作者簡介

黃光芹

著名媒體人,1965年生,外省第二代,現為廣播節目主持人、政治評論員,並持續創作中。1988年進入新聞界,依序任職於:台灣新生報、自由時報、新新聞周刊、TVBS電視台、衛視中文台、三立電視台、時報周刊。依序擔任過:記者、資深記者、總策畫、節目組長、撰述委員、採訪組副主任、政治組召集人、副總主筆。曾為「中晚人物版」、「時報副刊」、「時報周刊」、「工商時報」、「民眾日報」專欄作家。曾主持:東森電視台「芋仔番薯碰」、「華視新聞廣場」、ETFM廣播電台「東森麻辣午餐」等節目。製作包含:「選舉萬歲」、「麻辣新聞網」、「晚安,總統」、「Taiwan Tonight」、「名人三溫暖」。出版著作包括:「與總統夫人喝下午茶」、「官夫人俱樂部」、「隨緣—陳履安家族的恩怨情仇」、「蔣家的女人們」、「年少輕狂—鄭志龍傳」、「百顯歸來—彭百顯前傳」合著有:「成長戰爭」、「留聲—黃信介傳」、「我的爸爸是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