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2019年,很多美國人因為美國聯邦政府關門,而密切關注川普是否能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蓋長城」時,可能都沒注意到中國發生的一件大事——嫦娥4號在月球的背面軟著陸,這可是人類史上創舉。

還是有美國百姓看到了消息,在感到震驚之餘,有美國網友推特說,這下好了,美國和中國互換位置了:中國正努力登月,而美國則想方設法蓋長城。

寫這一期《白宮義見》當下,夯實的長城看來是蓋不成了,因為費用太高,川普已經改口說要豎立能看穿對面的鋼鐵柵欄,但,美國國會民主黨人還是不批准興建柵欄所需的57億美元。因為雙方僵持不下,美國聯邦政府停擺眼看超過了18天,成為了美國史上第二長的政府關門。

如果停擺持續到週六,將成為美國史上最長關門,這也算創舉。(編按:美國政府關門仍未結束進入第4週,已寫下歷史上最長的紀錄)

關門的影響已經越來越明顯了,對我們跑華盛頓新聞的記者來說,世界大事是持續發生,但許多駐華盛頓的外國記者紛紛抱怨,過去總會在第一時間表明美國立場的白宮或美國國務院,現在都「沒立場了」,因為大量的新聞官被迫無薪休假,所以記者無論寫信、敲門、打電話,都沒人理。

這回政府關門對美國的國際形象和宣傳,是有負面影響的。

其實,對這些被迫休無薪假或上班,但領不到錢的80萬美國聯邦政府僱員來說,他們也很無奈,像《華盛頓郵報》就報導,有個美國國務院官員被迫上班分析國際大勢卻領不到錢,因為沒辦法付賬單,只好兼差寫睫毛膏的使用測評,說睫毛膏不結塊、不斷裂、超好用之類的,然後領點稿費過活,但顯然還是不夠,她還得兼差遛狗,因為可以純拿現金。

堂堂一介美國官員上班做白工還得要寫測評、遛狗算幸運的,至少之後美國政府開門了,還會補錢給她,但,數以萬計、依賴美國政府維生的契約工,像是最底層的清潔工、司機之類的,就永遠別想補回這段「失業」期間的損失,據估算,這些契約工每一天的損失加總超過2億美元,也就是他們假如被迫休假1個月,那損失,夠川普築牆了(準確地說是立柵欄)。

其實,根據標準普爾(S&P)在2017年估算,美國政府關門1周,美國蒙受的經濟損失就高達65億美元,這也夠川普築牆了,更何況美國政府關門已經2周有餘了。

因此眼看事態嚴重,川普決定「出絕招」,迫使民主黨人就範。一方面,他尋求籌碼,他說不排除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這樣極具爭議卻能繞過國會的做法;一方面,他訴諸民意,決定在任內第一次於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進行全國電視講話。

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全國電視講話是相當正式的,從當年布希宣佈出兵阿富汗,到柯林頓宣布轟炸南斯拉夫,全都是在他們的橢圓形辦公室的辦公桌前宣布的。川普要藉此表明,他是玩真的,說不定還會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

所以白宮記者們在當天是全面備戰,我也是一早就到白宮了。這裡,有些幕後觀察。

中午一到,美國各大電視台主播,突然集體現身白宮,包括一些川普所認定的「假新聞」主播。這其實是一個白宮與主播間心照不宣的傳統,就是總統要發表重要講話前,會徵詢媒體意見,以加強說服力。

同一時間,白宮官員偶爾也會在記者等待期間進行問答,強化總統的論點,但,也會出現緊張畫面,像是早前被白宮取消記者證而引發軒然大波的CNN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就冷不防來了一個問題,問得總統顧問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滿臉不悅。

阿科斯塔當時問:「凱莉安你能保證總統今晚說的都是事實嗎?他會說實話嗎?」康威反唇相譏:「那你能保證你說的都是實話嗎?」阿科斯塔說:「我會的!」然後順便酸了一句:「我不像你有『另類事實』的問題。」康威怒嗆:「你去當你的網紅去吧!」

補充說明下,康威在過去曾經為川普辯護而被認定扯謊時,硬拗說她只是提供了「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這硬拗的話一夜之間在美國爆紅,甚至維基百科都收錄了。

到了美東時間晚上9點,川普正式發表講話時,極少數的攝影被允許去到橢圓形辦公室外,透過窗戶拍攝窗內的景象,其他的記者則嚴陣以待。白宮裡,連線的燈光照得燈火通明;白宮外,示威者呼聲震天。

而川普這9分半鐘的講話,確實吸引了眾多關注,吸引了高達8分之1的美國總人口同時觀看。

不過,川普並未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只是重申他的論點,也就是:美國的邊境遭遇了人道主義與安全危機,他並且一股腦把關門的問題全歸罪到民主黨人身上:「美國聯邦政府持續關門只有一個原因,就一個原因,那就是民主黨人不為邊境安全撥款。」

然後,川普表明,就只有2個選擇,沒有第3個。他說:「捍衛我們的邊境,這是一個對與錯的選擇。」

不過,川普顯然沒說服民主黨人,第二天,他召見國會民主黨領袖再度協商時,態度更加強硬,民主黨人不從,談沒30分鐘,他直接憤而離席,留下一堆傻眼的與會者,隨後還立即推文痛批這協商「完全浪費時間」。

民主黨領袖也怒氣沖沖地開了記者會還原真相。國會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說:「川普總統問佩洛西議長說:『你同不同意我的牆?』她說不。然後他起身說:『那我們無話可說了!』接著他就這樣離場了,我們再一次看到脾氣暴躁的總統。」

到這裡,一如我在上期《白宮義見》所說的,新的一年,川普的態度將更加強硬,並且會更加把問題歸咎在民主黨身上,目的就是爭取草根選民的支持,競選連任。而他採取的策略就是二分法:我們是對的,他們是錯的,沒有第3個選擇。

這非黑即白的策略,事實證明對川普的鐵粉是相當有效的:川普怎麼都是對的,民主黨怎麼都是錯的。

就在川普發表講話前,路透社的聯合民調指出,有35%的受訪者認為國會應該撥款築牆,25%支持川普讓政府持續關門直到築牆,這些,都是川普的死忠支持者,無論為此美國需要付出多少經濟損失、傷害多少國際形象。

而這群人雖然沒有過半數,但以2016年大選為例,全美2億選民,川普拿到6千萬票,也就是還不到3分之1的普選票,當選了總統。也就是說,只要在2020年,川普只要確保持續得到3分之1左右選民的支持,就有機會連任,而「目前」看來,是有機會的。因此,對川普來說,維持僵局與分歧,反而比協商和妥協,好處更多。

不過,這也令人唏噓,作為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國家,美國卻失去了全民總統。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