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日本的勞動制度改革雷厲風行,日本企業漸漸的不太會明目張膽的要求員工加班,但是走在東京上班族大叔密度最高的新橋車站,每天一入夜,車站附近的大小餐廳、居酒屋,依舊擠滿了上班族大叔。

這些大叔們寧可選擇多喝兩杯也不願意早點回家,過去有人以為這是因為大叔們在意鄰居們的眼光,太早回家怕鄰居誤會被革職還是被貶成窗邊族。可是,最近這些不回家的大叔們,似乎另有苦衷。

這一群下班之後不想回家在街頭遊蕩的上班族大叔們,日本人稱為「フラリーマン( FURARI-MAN )」。這是把日文的「遊蕩(ふらふら)」+「上班族(サラリーマン)」結合一起的新名詞。這些不回家的上班族大叔們大都已經40〜50歲,學校畢業之後,跟大家一樣進入職場、結婚、生子、買房,每天早上9點之前到公司,可能要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回家。

對他們來說,家裡的事情跟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不管是打掃、洗衣或是陪孩子做功課,這些都應該是待在家裡的妻子的事情。他們有著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在公司努力的賺錢養活這個家啊!」「在公司裡不加班會被人家說閒話。」

這樣的「理由」卻因為安倍政府實行的「勞動制度改革」,遭遇到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在安倍政府的「勞動改革制度」中,企業不能藉由任何理由要求員工做出「無償服務加班」,該下班的時候一定要讓員工們可以準時下班,還要有固定休假的時間。

沒想到原本立意良善的制度,卻成了上班族大叔們的夢魘。準時下班回家卻發現回到家跟妻子在一起的時間變長了,反而覺得全身不自在。以前可以有藉口不幫忙做家事、照顧小孩,現在只會被妻子碎碎叨叨的唸著「早下班回家也不幫忙把屋子打掃一下,至少也幫小孩看一下功課,不要只會躺在沙發上動也不動。」

受不了老婆的碎念,關上電視走進書房,想找以前收藏的公仔或是鐵路模型搬出來打發時間,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年輕時候的收藏,早就被老婆丟到不知道哪裡的回收場。只好默默的打開電腦,找一下YouTube ,重新溫習以前常看的科學小飛俠、無敵鐵金剛動畫卡通,才看沒幾分鐘,廚房的老婆又喊了:「老公,記得去把浴室清掃一下,掃完之後就可以把熱水放進去囉。」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闔上電腦,走出書房洗浴室去。

結果這些上班族大叔們,開始懷念年輕時一個人的生活,想要玩鐵道模型,把鐵軌鋪滿整個客廳也不會有人說話,想看動漫卡通,打開電視當一整晚的馬鈴薯,耳朵清淨也不會有人碎念。大叔們這才發現,他們的人生早就被職場綁得緊緊的,下班回家不過是有個可以固定盥洗睡覺的地方而已。

他們對於家庭是陌生的,所以選擇了下班不要急著回家。手頭充裕一點的,會在公司附近租一間小套房當成工作室,房間裡擺滿年輕時的嗜好:漫畫、公仔、書本或是紅酒、音樂、DVD;手頭緊的大叔們,只好流連在新橋車站附近的居酒屋或是小酒吧,找些同病相憐的夥伴發發牢騷。

情況更糟的大叔們,可能就去便利商店買一罐啤酒、一包下酒菜,坐在公園的板凳打發時間,等到就寢時間到了才回家。這樣的社會現象,或許也是當時推動「勞動制度改革」的官員們沒有設想到的情境,起初設計的用意是希望藉由上班族準時下班,能夠增進家庭的和諧,顯然現在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似乎變得更糟。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黃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