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就是成為「最好版本的自己」

「你常常做一些讓自己討厭的事,只是為了買一些自己根本也不需要的東西!」你曾經有這樣的感覺嗎?

周明來到幸福工作室,手上戴著Patek Philippe的K金腕錶,臉上戴著黑色粗框帶金邊的眼鏡,身上的手工西裝看來體面帥氣,但在大白天看來卻有些於沉重。

我請他先坐下來緩口氣,也讓他鬆開一下領帶,然後慢慢開始進入他的內心世界。

「這是一個看外表的階級社會,我的年薪分紅今年有七位數,但我每天上班,清晨即起,開著車在大都市的車陣中穿梭,每天有開不完的會,中午簡單搶時間吃飯,晚上經常與國外客戶應酬,假日也有接不完的電話,每個月的薪水付房貸,車貸,獎金帶全家出國,供孩子念私校,出國留學,幾年下來,真的感覺好累。」周明語重心長地說。

「你保持這樣的忙碌有一段時間了,為甚麼最近覺得特別困擾呢?」我問周明。

「我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我必須持續工作的狀態下,也就是說,一旦我失去工作,失去現在的薪資待遇,我就再也無法維持現有的生活水平。」周明告訴我。

「我才快接近退休,貸款還沒有清完,可是,我的身體卻已經開始出現問題,長期在外面吃飯,我驗出脂肪肝,痛風,還有痔瘡,前陣子工作忙,加上應酬多,身上還出現大片的疹子,全身癢得不得了,吃了藥才壓了下來,醫生說我免疫力出現問題,要我不要太疲累,要多運動放鬆。」周明激動地說著。

「想想,我的同學才因為心肌梗塞而離世,我也開始會擔心自己的身體提早罷工,可是我的工作時間那麼長,處在高壓也是常態。」周明擔心地說。

「所以,雖然你現在的薪資待遇處於高峰,但你卻非常擔心你的未來!」我問周明。

「這是當然的,這幾年,為了收入上揚,我不斷給自己增加工作量,但全家的開銷只有多,沒有少,平時到大賣場買日用品,經常幾千幾千的付出,一個假日下來,外食幾餐就是美金大約300到400美金,還沒加上住民宿的費用,如果每年帶全家出國度假,那樣的花費更是驚人,而每年過年與三節包的紅包,這些數字只有持平或是越來越多,很難往下調降。」周明說。

「做到我這個位子,有時為了打通關係到酒店應酬,每次簽單也是6到700美金,酒錢還要另算,公司未必單單都能報帳,有時還得喝到酩酊大醉,年輕的時候覺得好玩,但現在我已經過了那年紀,我反而擔心没有了工作,無法繼續承擔房子的貸款和孩子的教育費用,如果不能負擔,我做為人家丈夫,人家的是父親,不就失去了我的尊嚴。」周明語帶哽咽地說著。

「所以,你最擔心的,是未來的那一筆開支呢?」我看著周明問。

「應該是將來我和太太可能的醫療費用跟養老金吧!」

「那你有沒有想過,開始改變一下現在的生活,試試簡單生活呢?」我告訴周明。

「你是說節衣縮食嗎?」周明帶點輕蔑的神情問。

「有那麼簡單嗎?」我笑著看周明說。

很多人以為,「簡單生活」就是要拋開一切享樂,開始平淡無奇的無聊生活,人生已經是要苦中作樂了,就連那麼一點滿足自我的開心都要拔除,甚麼都不能做,這樣,生活哪能開心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