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IT企業需要哪些人才?

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從日本IT企業哪些問題要被解決著手。

1.相對封閉的資訊

如同上一段所說,日本因為依賴翻譯技術文件加上英語能力的隔閡,導致沒有辦法快速地吸收第一手資訊,而同時身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各大國家也都對日本市場虎視眈眈、想跟日本人做生意,原本礙於文化、語言隔閡在前一個10年各種關節不好打通。

現在由於日本勞動力不足、政府吸引外國人才的因應措施,讓那些想「go global」的日本公司開始大舉招募外國人,而此舉也讓原本封閉的資訊有逐漸跟世界接軌,我相信到2020東京奧運會達到高峰,所以從這點推論,日本 IT 企業需要:會多國語言(Bi-lingual不稀奇, Tri-lingual才是基本)、並善於溝通的人才。

2.產品迭代速度緩慢

我認為日本軟體產品的迭代速度緩慢有以下幾個原因:

銷售額導向

就我的觀察,日本的IT企業並不是軟體先行的,IT系統最一開始的產生也是圍繞著在前一個10年非常成功的製造業,也因為這樣,軟體工程師在日本社會也並不是一個地位很高的職業;如果從這樣的角度去想軟體系統,相信有使用過這邊網路服務的人都有發現這邊很多看起來像是5年前、甚至10年前的網站(舉例來說:樂天旅遊的網站)。

除此之外,日本也比較多從實體做到虛實整合的服務,以日本這麼大的經濟市場來說,相對是少很多軟體出發的公司(或是說軟體新創公司)。

文件文化

如同前面所述,文件在日本傳統軟體公司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以前端工程舉例,日本傳統軟體公司會要求Software Engineer把畫面的每個UI components都列出來,甚至每個component要傳什麼properties也要詳列,寫完之後再經過一層一層的approve後才能開始開發,這對於工程師來說,是很無聊的一件事。

在台灣的時候通常都會先討論、設計出個大方向後,就會開始做,然後再慢慢優化,而在日本傳統軟體公司的mindset,比較相信只要把文件寫到完美,就沒有什麼難的事情了,但因為軟體開發沒有辦法事先就確定每個小細節,文件導向的結果就是 :

花了大把時間規劃後→get approval→發現不可行需要大更動→再改文件→再get approval…由此拖慢了迭代速度。

開會文化

開會也是日本傳統軟體公司很重要的一環,因為那是很好刷存在感的場合,你開越多的會、給人感覺就是做越多的事情。開會大部分是用來討論需求及上述技術文件,而這些會常常遇到2個問題,一個是開會的人數很多、卻只有兩三個人在講話,另一個是日本人似乎不擅長在開會場合做決定,很少會聽到有人說:「好,那我們xxx就決定這樣做了」,比較常聽到的是「xxx這樣似乎比較好」「好,不然我們大家回去想一下,三天後我們再來開一次會」,我覺得這跟文化有很大的關係,也可以從日文這個語言窺知一二。

所以就「產品迭代速度緩慢」來說,我覺得日本IT公司需要:願意take ownership做決定、改變現狀的人才

流程教科書化

另外我觀察到的問題是,不管是軟體開發、或是軟體專案管理,日本公司都做得跟教科書很像,以軟體開發舉例,寫軟體測試是確保軟體品質的一個方法,我待的兩家公司的確也都有寫軟體測試(對了,我在台灣待的兩間公司都沒有寫軟體測試,但一樣,樣本不夠多不能以偏概全),但我覺得這邊寫測試比較是一種形式,追求的是測試覆蓋率的數字,而沒有釐清測試的本質-保護你的程式碼,所以往往只想把數字衝高,卻沒有保護到程式碼。

再以軟體專案管理舉例,Agile Development、Scrum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這是比較新的軟體專案開發方法,把整個開發時程切成1~2週為單位,規劃需求、軟體開發、測試同時並進,專案成員每天快速分享工作進度,並在每個時間單位的第一天討論接下來1~2週要做什麼、最後一天驗收產品現在的進度並檢討改進…等,相較於傳統的Waterfall方法,會先花長時間規劃需求、再開發、再測試、再驗收。

然而我原本待的日本軟體公司會把流程形式上盡量符合,但因為上述的文件文化、開會文化,導致失去的原本Agile的本質快速開發出軟體,最後參與的開發從開始規劃到上線花了3年。所以我覺得以這點來說,我覺得日本IT公司需要:能融會貫通方法論、並靈活運用的人才

最後結論,那為什麼要來日本工作呢?

1.一定是個比較國際化的舞台

在東京這樣一個國際化、世界能見度高的城市,我能體驗到的是一個非常global的工作環境,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的同事。我來東京才兩年,已經跟超過10個不同國家的人一起共事過,在其中你能發現不同背景的人,思考事情的角度不同,做事方法也不太一樣。

比台灣還操、技術比較落後?赴日2年的台灣工程師分享:該去日本工作的3個理由

舉一些實際例子來說,印度人能快速找到答案把事情做完、俄羅斯人蠻在意細節的、歐洲人普遍喜歡討論問題,討論到大家拍手叫好、台灣人相對穩紮穩打,但蠻有彈性的…等,這些我認為是在台灣比較難遇到的工作環境,在台灣可能就是寫email的時候是用英文,以我的自身經驗這就是結局了。

2.提升個人軟實力非常好的機會

我認為台灣人因為教育環境,舉凡理性討論議題、政治能力、向上管理、與人社交能力…等都沒有像技術能力來的突出,而離開土生土長的環境,用自己的第二語言、甚至是第三語言來工作與生活,跟不同國家的人文化交流、衝擊,都讓我在這兩年的軟實力提升非常多,隨著職涯的前進,這些軟實力越顯重要,而這也是我覺得有機會要去海外一試的原因。

3.更好的求職市場

最近從這篇文章「努力固然重要,但選擇更重要」,看到很多跟我想法雷同的概念,節錄裡面一句話:「台北」就是一個相對「台南」好的求職市場,好的定義是「光譜更細」。

什麼是更好的求職市場?什麼是光譜更細?以我的主觀經驗來描述的話,我一畢業在一家Startup工作,一年後覺得學習曲線開始不陡峭了,於是換到一家外商大公司,那時候覺得,嗯,薪水還不錯,新的工作也蠻有挑戰性的,然後再過了一年,又開始覺得無趣、想做更好的玩的事,這時候就開始面臨以下三種狀況:

1.比我現在能力更有挑戰性的工作→薪水比我現在少
2.薪水比我現在多的公司→軟體不是本業、工作內容無聊
3.薪水比我現在多、也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能力卻還沒有到這個level

所以如果我繼續留在這個就業市場,我可能就只能先花個3年level up,然後才能在就業市場再次找到符合我要求的工作;而所謂的光譜更細、更好的求職市場,就是在每一個時間點,你都更有機會找到符合你能力、薪資期待的工作。

我覺得東京就是一個比台北更好的求職市場。

作者:Paipo

※本文獲《WORKLIFE IN JAPAN》授權轉載,原文:以工程師的角度分析日本IT產業趨勢及工作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