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滿地垃圾。

進入2019年的第2天,我來到美國著名地標華盛頓紀念碑做報導,隔了一個公園的不遠處就是白宮。我站在這美國國家的門面前,聞著難聞的氣味,看著兩堆及胸的垃圾山,寒風一吹,垃圾隨著滿地落葉,漫天飛舞。

這不是特例,整個華盛頓、乃至於全美國,只要是國家公園管理的地點,幾乎無一幸免成了垃圾場。

「我讓政府關門我驕傲」川普進入競選連任模式,白宮記者分析:美國將介入更多外國事務
美國聯邦政府關門導致華盛頓紀念碑旁的垃圾桶滿溢,不遠處的白色建築就是白宮。 (攝影者.張經義)

為什麼如此?因為進入2019年,美國聯邦政府持續關門,大量包括負責清潔的聯邦政府僱員被迫不領薪休假。

從美國政府關門談起,我想再談談2019年會如何。

說到我第一次報導美國聯邦政府關門,那是2013年,當時歐巴馬為了健保和國會共和黨人僵持,於是,政府預算沒過,然後,聯邦政府沒錢運作,上百萬聯邦政府僱員,要嘛被迫家裡蹲,領不到薪水,要嘛就像是從事國防、國安工作的人不能休假,只好不領錢上班,等政府開門後再補錢,不少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

你說就十天半個月領不到薪水,沒那麼嚴重吧,但對一些薪水不上不下的公務員來說,是很嚴重。美國儲蓄率極低,根據美聯儲2018年的數據,40%的美國人存不到400美元,對,大約1萬2千多台幣都不到,不要說繳不出房租,萬一出個什麼事,那真就完了。

言歸正傳,當時美國聯邦政府關門了16天,大家都很緊張,因為當時可是17年來美國政府第一次停擺。

但,在川普執政後,兩黨僵持局面增加,對於政府關門,大家多少都有心理準備,光2018年一年,美國聯邦政府就停擺了3次,但最後的一次,也就是最近的一次,卻還是出乎意料。

這次關門的原因就出在川普著名的競選口號:要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築牆。

本來他說要讓墨西哥人付錢,那對方當然不付,於是他改成要美國人付錢,要美國人付錢的話必須要國會批准,川普於是要求國會必須要批准56億美元,不批准就讓政府關門。他當時找了國會領袖到橢圓形辦公室,丟了句:「為了邊境安全,我讓政府關門我驕傲(I am proud to shut down the government)。」

想當然,國會民主黨人不幹了,說好的墨西哥人付錢呢?而不少國會共和黨人其實內心也不支持,於是川普盤算著沒戲找台階下,本來是透過白宮發言人說,算了,他們會想其他辦法找錢。

因為聖誕與新年假期臨近,川普在國會的同黨同志倒是鬆了一口氣,當時,國會參院一口同聲通過了不包括這築牆費用的短期預算案,要讓政府持續運作,然後他們就準備放大假去了,對,當時「所有的」參院共和黨人沒人跳出來說他們支持川普築牆。

結果,川普最愛的保守派媒體,不開心了。有福克斯電視台主持人痛批:「(川普)你告訴我們你不怕政府關門,這就是我們愛你的原因,現在什麼狀況?你投降啦?」

當時我和多數人一樣,本來也認為川普不至於因為保守派媒體罵他就把政府關了,讓近百萬公務員過不了好年。

於是我提前安排到加州,做東方衛視一年一度的《重返》專題,採訪加州史上最致命的山火、奪走超過80條人命的坎普山火。就在我3天開1200公里的途中,在一條燒得焦黑、沿路廢墟的崎嶇山路裡,在廣播中聽到川普真因為保守派媒體批評他而態度大轉彎,再次強硬要求50多億美元的築牆費後,我心裡一沉:糟,美國政府這下要關門了。

更奇幻的是,就在我在美國的另一頭邊開車邊聽廣播時,幾小時後又爆出一個大新聞說: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因為川普突然宣布撤軍敘利亞,憤而辭職。不開玩笑,馬蒂斯可是號稱川普身邊少有的「成年人」,加上另一位「成年人」,也是將軍出身的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日前也宣布要走,我心裡又一沉:這下好,連大人都不在家了。

在採訪結束返回華盛頓途中,一個美國機場裡的政府僱員知道我是記者後,還跟我抱怨說:「你看你看,政府都關門了,我們聖誕節加班卻領不到薪水,真的是...」

總之,面對川普的「變心」,本來都安排好放假的國會議員,要嘛不打算讓步,要嘛覺得沒戲,就都按計劃回家去了。

而川普本來也是安排好去氣候風景都宜人的佛羅里達海湖莊園放16天年假的,結果,話都出去了,放大假實在不合適,只好留在又濕又冷的華盛頓,待不住,還因此安排了上台後第一次海外勞軍行程,閃電訪問伊拉克美軍基地,再回到又濕又冷的華盛頓。

哪也去不了就算了,還沒人可以談判,川普只好在白宮拚命推特,老先生先是在聖誕夜推:「我孤單一人在白宮(我好慘),等著民主黨人回來和我談。」然後,在跨年那天川普還發了更孤單的視頻,說:「你們在外面徹夜開趴,我在白宮獨自加班。但我不怪你們,祝你們玩得開心。」

沒多久,川普的老婆梅拉尼婭推了張自拍,顯示她在跨年夜心情很好的在海湖莊園開派對。

在寫這篇文章的當下,美國聯邦政府停擺進入第13天,不管事情怎麼收尾,從這些事件,對於2019年會如何,我們能看出一些端倪。

首先,從川普不顧反對聲浪,要求築牆費用,並且撤軍敘利亞,都能看出,他已經進入競選連任的戰鬥模式。要知道,築牆和遠離敘利亞都是他的競選承諾,能不能成是一回事,但,一定要向選民表忠誠。

這兩年,無論川普爆出什麼爭議,共和黨人對他的滿意度始終高達8成,因為,在支持者眼裡,他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總統,從退群國際協定到跟各國發起貿易爭端都是。接下來兩年,他會更強硬,顯示他是說到做到,如果做不到,那就是民主黨搞的鬼,所以共和黨人更要支持他,更要投他一票。

第二,今年民主黨重新掌控眾院,我們能預期川普會遭遇到來自民主黨更強力的反撲。但是,回到第一點所說的,他只要更強硬,反而能借力使力,讓支持者更同情他、更支持他,所以在國會僵持下,我們也能預期,美國的社會將繼續的分裂下去。

第三,隨著他身旁還有能力能看著他的兩位將軍,馬蒂斯將軍和凱利將軍在2018年12月31日同時掛冠求去,新的一年,川普身邊只剩下聽他話的人,所以他將會更加走自己的路。

另外,從歷史來看,美國總統一旦受到國會阻撓,無法在國內施展抱負時,他就會轉移焦點,在外交上大展拳腳,讓美國介入更多外國的事務。所以這一年,我們也能預期,會看到帶著更濃厚川普色彩的內政外交。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