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自己無法成功的問題,歸咎到他人身上,甚至怪罪自己的失敗都是被另一人所害,充其量不過是活在他人世界陰影之中,浪費得來不易的機會罷了。」

26歲那一年,經歷約莫兩個月的失業期,當時狀態相當不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始終走不出離開工作的憂鬱。我將自己所有惡劣、糟透的情緒,全部怪罪在之前的同事、主管,還有老闆身上。我怪罪他們讓我吃鱉、吃土、吃屎,我在工作中盡力求表現,耗費許多時間與心力,不外乎為了要公司好,結果他們卻認為我獨斷獨行、自以為是、態度不佳,造成團隊內部的不協調,影響整體公司氛圍。

我好恨、好恨、好恨他們。因為聰明如我、專業如我、機伶如我,怎可能會被團隊排擠甚至淘汰,自己死愛命子又顧尊嚴,主動提出去職打算。我認為造成如此不堪的結果,全是他們太蠢太愚昧,無法理解像我這般優秀的人,才會損失一位重要的戰力。

離職之後的日子,並沒有因遠離他們變得比較好過,反倒是持續將這股怨氣發洩到旁人身上,一有機會能夠數落個幾句,我一定不會放過,憑藉打壓他人所獲得的認同,為我築出一座高聳堡壘,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將他們塑造成十惡不赦的大罪人,成為當時我人生的重心。身旁朋友第一次聽可能還覺得很八卦、很有趣,可是同樣一件事情說幾次之後,我發現有些朋友漸漸不再理會我,他們沒有那麼專注在聽,更甚者,有朋友直接說:「如果你是想講之前公司的事情,我可真的沒興趣。」朋友的反應如此,又令我更怨恨之前的人。

眼見朋友不大理會我所想講的事情,我將這股怨氣從公司轉移到他們身上,開始抱怨起他們,埋怨他們不懂得理解我、怪罪他們好自私、嫌棄他們不夠朋友只顧自己。就這樣,從前公司的人,一路得罪到身邊的朋友,再來是忍受不了的家人,看我意氣闌珊的模樣,關心之下唸個幾句,反倒被我的壞脾氣給嚇跑,反覆幾次之後,我的世界之中,全是那些令我過得不順、過得痛苦的人的面孔,會落得這番田地,全都是他們加害於我。

因恨透了這些人的現實、冷淡、莫名萌生一種想要與人同歸於盡的念頭,並且不想找工作,只想著如何報復他們,甚至毀掉他們。我變本加厲,開始將自己的行為正義化、合理化,並且刻意杜撰改變事實,妖魔化、邪惡化這群跟我有過往來的人們,將自己塑造成受害者的樣子,試圖想要重新獲取另一批人的關心。

或許是惡意的念頭越來越強,一位相處很久的朋友發現,他聽過幾次我的抱怨之後,有一天突然約我到他公司去聊聊。起先,我還以為是他有工作機會要介紹給我,結果卻沒有想到他打完招呼之後,一開口就說:「你這樣成天到處亂放話、亂講話,然後亂罵人,你覺得會有人想找你來工作嗎?或者是有人敢跟你一起工作嗎?你有沒有想過誰找你誰倒楣呢?或許你能逞一時口舌之快,但是所有你講出去的話,做出來的表現,全是在怪罪別人,好像自己完全都沒有問題,那如果我是老闆要請你來工作,你覺得我不會擔心日後一有摩擦時,會不會被你也到處亂講話,甚至被你攻擊謾罵?」

朋友一講完,我瞪大眼睛啞口無言,完全沒有預料到他會這麼說。接著,他又跟我說:「你到底還想要活在別人的陰影中多久?別人是有給你錢或是送你什麼東西,讓你一直糾纏著他嗎?還是他是你殺父殺母仇人?讓你的人生之中,只能糾結在他身上?你在自怨自艾抱怨對方的時候,你覺得他們會有感覺?你的前老闆會感到難過?你的前主管會得病?你的前同事會受傷?他們到底會怎麼樣?」我激動的情緒一下子浮現,頓時哭著搖了搖頭,示意不會。朋友再說:「這不就是了嗎?他們什麼都不會被影響,但是你卻被影響了不是嗎?」

「為何你要因為別人的行為舉止而來懲罰自己,還有那些真正給你關心的人?」

聽他說著,我越是激動。朋友還是很憤怒說著:「對啦,你可以活得很自我,不用去理會別人,自顧自的去講,甚至要抹黑、抹糞在別人身上,可是別忘記,你說了什麼,在別人心中就是什麼樣子。你如果是一個逢人就抱怨的人,在別人心中你就是個只會抱怨的人。這種人沒有價值、沒有產值,只有被拿來當八卦、當笑話的樣子,你以為自己把對方講得多爛、多邪惡就會獲得多少同情嗎?我告訴你這完全錯誤!因為你講越多,人們只會覺得你越無能、越沒用,竟然被這種事情糾結著走不開,甚至生活只剩下這些鳥事、蠢事,也代表你就那麼蠢!」

朋友給了我當頭棒喝,狠狠地臭罵我一頓,我在他們公司的會議室裡,突然忍不住淚水一直流下。他說的話沒有一句我能否認,對於他所講的,我隱隱約約似乎都知道,可是卻沒有辦法回嘴,根本無法否定掉他所說的。

朋友看我沒有回話,他説:「你之前公司好不好,那裡面的人到底是爛或優秀,與他們合作的公司,自然會從他們的行為、作為看到,不需要你來替他們說故事,更不用你來傳八卦。你要的是一個重新再來的機會,不需要靠著貶低別人來凸顯自己。你架高出來的屏障,只是把你牢牢關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別人不會懂,說明白點他們也不需要懂。在那世界之中,最終受害的人只有你一個,要是沒能理解這份現實,在這裡面一直打轉,消耗虛度光陰的就你一人,等到有一天覺醒、醒悟時,如果發現身旁一個能支持你的人都沒有,那就叫做自食其果!」我哭著,一直哭著,朋友沒有安慰著我,只是要我整理好情緒,最後他說:

「你不是為別人而活,要為自己活請擺脫掉因他人而加諸在身上的禁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