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隨著黑色勤務服上路至今,弟兄褒貶不一,試行後決定部分喊卡。從108年元旦開始,由202指揮部負責的部分營區大門衛哨,將從黑色勤務服,改穿回甲種服,憲指部對於政策改變,強調這是針對「整體服制和傳統維繫」上的考量。

過去憲兵給人的印象除了筆挺的制服,還有一個高聳沉重的白色頭盔,這個畫面從2017年中開始出現轉變。該年5月,國防部運用記者會,對外介紹海軍陸戰隊新式「虎斑數位迷彩」,及憲兵新式「黑色勤務服」;同年6月,衛戍首都的憲兵202指揮部率先換發,1日零時,上下哨衛兵交接,黑色勤務服取代穿著多年的「馬來衫」、「甲種服」,包括總統府、總統官邸、國防部的憲兵單位,開始以一個嶄新的模樣出現在民眾面前。

當時在記者會中向外界說明憲兵新裝的憲兵副指揮官馮毅少將(時任參謀長)表示,為提升憲兵勤務穿著,對現行勤務服進行研改,著重在「外觀簡潔、穿著靈活、快速運動和舒適」等面向,滿足儀態端正並兼顧勤務需求,對於企圖危害我重要防護處所的不法人士產生嚇阻作用。

2018年4月,憲兵再度換裝,原先搭配黑色勤務服的「背心」悄悄消失,改為戰術背心取代,原先腰掛的手槍變成腿掛,身上開始多了「非致命性武器」的選擇,例如具有電擊功能的網槍、警棍、蒐證用的密錄器,現還增加胡椒噴霧,勤務裝備更趨完整。

2017年6月,憲兵202指揮官率先換發新式黑色勤務服,弟兄身上的背心,後來被戰術背心取代,已不復見。(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2017年6月,憲兵202指揮官率先換發新式黑色勤務服,弟兄身上的背心,後來被戰術背心取代,已不復見。(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戰術背心導入第一線部隊警衛人員日常,已是國軍難得的作法,但剛推出時,同樣有疑似憲兵的網友上網抱怨,認為戰術背心不防彈,「冬天就算了,夏天豈不熱死?」一席言論在網路上引起討論。事後則有來自總統府第一線的憲兵軍官跳出來回應,強調單位已做好防熱機制和措施,勤務中遇到的問題,也都持續改進,最重要的是「榮譽府前、勤務萬全」這8個字常駐心中,保家衛國不允許後退一步,「裝備雖然都有其重量,但都是安全的保障!」短短一段話同樣獲得不少人支持。

服裝怎麼穿也成新課題!國旗臂章被「縫死」的原因是...

換著新裝後,和國軍推行的「新式戰鬥個裝」一樣,對弟兄而言,這和過去是截然不同的穿著經驗,怎麼穿便成為需要重新學習的課題。由於黑色勤務服布章是以魔鬼氈黏貼,洗滌時可以卸除,設計上相對方便,但在2018年7月,卻也發生執勤官兵將國旗臂章黏反的情形,當事人和幹部事後都被懲處。

據悉,近期不僅布章位置跟換,還增加階級章、兵科章,甚至捨棄魔鬼氈改「縫死」。對於這項作法是否和國旗臂章倒掛事件有關,知情人員低調不證實,但避免拆裝過程出現「意外」,土法煉鋼確實可以避免同樣情況再次發生。

憲兵換穿黑色勤務服後,上面的布章原先都以魔鬼氈黏貼,不過今年7月曾發生一起國旗臂章黏反,導致出現倒掛的情況,據悉,現已將相關布章「縫死」,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憲兵換穿黑色勤務服後,上面的布章原先都以魔鬼氈黏貼,不過今年7月曾發生一起國旗臂章黏反,導致出現倒掛的情況,據悉,現已將相關布章「縫死」,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極端天氣怎麼辦?憲兵冷暖都有應對法!

憲兵以「忠貞」軍風著稱,憑藉精實戰技和團體榮譽服勤,和三軍部隊不同,憲兵以勤務為導向,內部流傳一句「上哨就是上戰場」,意義不言可喻。然而過去可以靠毅力支撐,在極端天氣頻仍的今天,促使憲兵官員思考,是否能夠讓弟兄在身體和勤務上都能兼顧。

據了解,由於總統府的正面向東,碰上艷陽高照的晴天,加上凱道柏油路折射,府前憲兵都會被刺眼陽光直接照射;傍晚總統府背面的西大門,同樣也有類似問題。所以近年總統府憲兵不僅可以戴墨鏡上哨,幹部也會定時派人送水到哨上,確保每個人如時喝水。另外,換穿黑色勤務服後,能夠折成短袖,這些都是對執勤人員的體諒和照顧。

夏天氣溫炎熱,現警衛憲兵能夠戴墨鏡執勤,甚至可以折短袖,這在過去穿甲種服站哨的時代,是不可能發生的舉措。(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夏天氣溫炎熱,現警衛憲兵能夠戴墨鏡執勤,甚至可以折短袖,這在過去穿甲種服站哨的時代,是不可能發生的舉措。(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夏天如此,冬天則是反向的極端。由於衛哨兵長時間久立空曠處,如未確實保暖,很容易凍僵,甚至感冒,進而影響整體兵力運用。因此,包括總統府、官邸的憲兵,遇到氣溫非常低的時候,便可以配戴手套、耳罩;下哨後還有熱飲、熱食,能夠隨時補充體力。

冬天氣溫冷冽,即使在台北市區內,長時間站立戶外空曠處,仍非常寒冷,所以單位除叮囑弟兄確實保暖,還準備手套、耳罩供人員使用。(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冬天氣溫冷冽,即使在台北市區內,長時間站立戶外空曠處,仍非常寒冷,所以單位除叮囑弟兄確實保暖,還準備手套、耳罩供人員使用。(風傳媒資料照,蘇仲泓攝)

總統府防禦縱深不足的老問題,常常被拿出來討論,近年先後發生府區外圍憲兵崗哨遭攻擊的情況,由於犯案的手法「孤狼」,除非有預警,否則很難掌握。長期能夠增設阻材區隔,但眼下強化人員裝備的選擇、格鬥術式的應用等「實際面」仍是必須,而這個實際面仰賴高度精神集中,一旦受氣溫高低影響,表面上造成個人反應力下降,實則對整體維安是漏洞的產生。所以避免出現高溫中暑或是無法禦寒,不僅維持人員身體狀況,對府區安全同樣也更有保障。

總統府周邊缺乏防禦綜深,警衛和來往行人之間幾乎沒有距離,甚至不時會有民眾繞行表達訴求,所以保持人員精神專注集中,對府區安全維護只有加分。(資料照,蘇仲泓攝)

憲兵強化反恐執行力 演訓驗收展現成果

除了勤務服裝調整,憲兵在今年7月對外展示擒拿格鬥術式和CQB限制空間作戰的能量。當時安排媒體前往位於大直的憲兵裝步營區採訪,但實際上3天後,憲兵指揮部便在南投竹山消防署訓練中心舉行「反恐制變實兵演練」,和媒體邀訪不同的是,該中心有較完整的訓練場域,甚至列車車廂等結構,許多攻堅動作都能更確實操作。

結束7月的演練,直到11月底,憲兵舉行「限制空間作戰競賽」,由所屬各憲兵營、憲兵隊組隊參賽,為期1周的競賽,最終由花蓮憲兵隊於決賽擊敗彰化憲兵隊,拿下冠軍,展現團體小組默契,也將訓練成果展現在競賽中。

憲兵除日常勤務外,為強化「反恐」、「城鎮戰」任務執行能力,現針對體能戰技、射擊、反制應變格鬥、限制空間戰鬥等課程進行施訓,且每個月驗收訓練成效。此外,據指出,由於現各縣市憲兵主力為各憲兵隊,憲兵隊平時有辦案需求,若官兵具備室內近戰能力,便能發揮警方「霹靂小組」的功能,成為壓制暴徒的最佳選擇。

近年來,恐攻成為世界各國亟欲防堵的攻擊型態,憲兵駐地以都會區為主,無論是重要處所的警衛,還是協力治安維護,在人力有限下,「特戰化」應是必然的趨勢。所以讓官兵成為熟稔各項戰技和武器裝備操作,憲兵的轉型,是國軍甚至是國安高層都必須面對、審慎思考的一個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