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就職演說時,拋出要開放中資來高雄買房刺激經濟的構想,甚至還說中央不同意的話,就是行政院愚蠢。

其實台灣在加入WTO後,就沒有禁止陸資來台買房,中國地產大亨馮侖甚至早於2011年在淡水小坪頂推出「萬通2011」高樓建案,所以韓市長可能要搞清楚,中央政府早就沒有禁止陸資來台購屋及蓋屋,但為何陸資不去高雄購屋及蓋屋,這可是跟開不開放陸資買房,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命題。

另外,選舉期間,韓市長非常在乎高雄目前「又老又窮」的現況,希望北漂在其他城市討生活的年輕人,有機會能回到高雄就業,但如果韓市長端出的是類似這種「希望陸資買房」的政策,恐怕這些年輕人的回高雄之路,將會更為險阻。

儘管講到台灣產業,幾乎都會聯想到台積電等電子業,以及靠該產業出口衝高經濟成長數據,但如果換由「創造就業」的角度切入,台灣的內需服務業早就成為人民就業機會的最大來源。

從企業的規模來看,台灣將近8成的工作機會,是由中小企業所創造,所以如果希望吸引北漂工作的年輕人回鄉,高雄市政府需要的產業政策,是如何降低中小企業,以及服務業的營運成本,繼而以成本優勢,吸引企業主在高雄創業,或者將企業遷往高雄。

先假設高雄有條件吸引陸資來購買房地產,以過去陸資在海外「投資」的經驗,往往會有炒高當地房價,然後多數房產空置(因為陸資是來投資,不是來住)等問題,然後被資金墊高的房價,以及店面的租金,就會造成真正想要住在高雄的人,以及想在高雄從事服務業的企業主,必須付出更高的居住或租賃成本。

過去高雄房地產價格相對北部低廉的優勢,很可能就在這樣的政策中一去不復返,試問韓市長,引進陸資買房的政策,是否跟降低中小企業及服務業成本,以及在高雄創造更多工作機會的理念背道而馳?

最後,還要思考一個問題,過去政府並沒有禁止陸資來台投資房地產,但為何真正來台的陸資案例屈指可數?請別忘記,陸資又不是只有台灣可以去,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會不會更符合他們具有海外投資能力者的生活需求?

說到底,如果台灣房地產在商業上具吸引力,就算政府真的對陸資來台投資設限,其他國家的資金也會想來台灣置產。與其盼望政府放寬陸資來台管制,不如先思考,如果台北房價比加州獨棟純住宅區還高,這樣的性價比,有能力吸引外國資金來投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