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大學時期,某一堂不分系的選修課上,老師給了一個分組報告,要同學們找到一家品牌企業,並試著結合管理理論作個案報告,期中要階段性的報告一次,並由老師給出評語及建議後,期末再報告一次。

記得當時有一位同學,展現出無與倫比的積極度,他自己跑到圖書館找了不少的資料,還一本一本搬回來,讓同學們可以立刻投入報告的討論。

選定題目後,很快的分配了任務,大家回去著手蒐集及整理資料,為了能夠把報告作的更好,他還邀約組員一起到該題目的公司參訪,帶回了不少的文宣資料。

當下我及部份的同學,其實隱隱約約覺得,只是一份報告,似乎不必這麼麻煩,應該是有更聰明的方法能夠完成報告。但這位同學如此的積極投入,似乎也不太好潑冷水,於是能配合就盡量配合…..

然而或許是資料太多,拼湊感太強又不聚焦,期中報告的整體表現並不理想,老師給予的評價並不太高,但要Pass應該還不成問題。

然而對於這位全心投入的同學而言,這是一個難以接受的結果,於是他毅然的主張:「這家公司不太適合,我們換題目!」

是的,為了能讓報告拿到高分,他堅持應該砍掉重練,也願意一肩扛起最麻煩的蒐集及整理資料部份。

對於其他的同學而言,他們認為其實根本沒有必要搞成這樣,對這位同學的堅持及勤奮,實在是感到頭痛又頭大,但不知如何開口阻止,還是勉為其難的又配合了一次…..

結果到了期末報告時,這位勤奮的同學一樣又弄了滿山滿谷的資料,PPT整整做了上百頁,問題是,一樣沒有重點,也沒有提出老師想要的部份,老師最終給出的評語及評分,比起期中更差….

「忙」就容易「盲」

忍心荷責嗎?這位同學比任何其他組員都努力,問題是,這樣的作事方式,不但最終成果不彰,其他組員還為了呼應他的勤奮,被迫浪費了大量的精神及時間,他的「忙」在他人眼中看起來其實更像是「盲」。
我那時認為這位同學真是奇葩,有趣的是,出了社會進入職場後,才發現,這樣的人,可能還真不少。

他們經常花了大量的時間,努力的讓自己很忙,明明只要三兩句就可以說完的事情,他們非要召集同仁一起開會討論。

有時候明明一通電話就能交代清楚的事情,他們非要跟你約時間見面,找一家咖啡廳好好的深談,其實深談的內容,就是一通電話的事情。

明明只是A到B就能解決的問題,他們非要先繞到C與D後,再以沒效率的方式繞回B。

無論大大小小的事情,這種人總是很習慣的營造出自己很忙的氛圍,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大忙人的形象,還一定要拉身邊所有的人一起陪葬。然而事實上,這種人的這些行為,根本就只是在浪費他人生命,而且真正能完成的正事真的不多。

與其當個庸庸碌碌的忙人,不如當個事半功倍的閒人

二次大戰時德國陸軍元帥曼斯坦,曾經以愚蠢與聰明,勤勞與懶惰為界,將組織中的人員分成了4種類型。

而曼斯坦認為,聰明又懶惰的人,最適合當主帥,因為他們懂得用最有效率的方法來領導管理,而聰明又勤勞的人,則是最佳的副手及執行人。

那麼哪種類型的人最麻煩?有趣的是,最該警戒的,並不是愚蠢又懶惰的人,因為他們根本不會對組織產生什麼太大影響。最讓人害怕的,反而是愚蠢又勤勞的人,因為他們總是製出一堆無用的工作,還一定要拉大家一起陪葬,耗損掉整個組織的精力及效率。

梭羅(Henry Thoreau)曾說:「光忙是不夠的,螞蟻也很忙。我們必須自問,我們在忙什麼?」忙什麼,比起忙不忙重要多了,別忙錯了方向,與其當個庸庸碌碌的「忙人」,不如當個事半功倍的「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