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有一個公開的秘密:如果有海軍陸戰隊衛兵在美國總統辦公室所在的白宮西翼(the West Wing)外站崗,就代表總統在橢圓形辦公室。衛兵不在,就代表總統不在。

這陣子,跑白宮新聞的記者們都發現到,站崗的衛兵出現頻率變少了。這是怎麼回事?川普最近並沒外訪行程,甚至也沒怎麼外出,衛兵怎麼就不在了?

是這樣的,美國媒體近來也多所報導,川普最近常常是一整個上午都不在橢圓形辦公室,而且午後還遲到早退,有媒體猜測,他可能多數時間都在白宮起居處看電視。

究竟是什麼劇這麼吸引人呢?這劇,應該是新聞真人秀,而秀的男主角,就是川普本人。

《華盛頓郵報》這幾天最熱的一篇文章,講的就是川普最近很低調,而低調的原因,是因為他「壓力山大」,上任近兩年他遭受前所未見的調查,不只是通俄門調查,他的企業、他的基金會,甚至連他一年多前就職典禮的資金來源都被調查。

調查一樁一樁爆,可能是讓他花更多時間看電視的原因,然後心情不好,就少到辦公室了。

報導引用川普傳記作者的話說,儘管企業家出身的川普,經歷過各種法律訴訟和調查,什麼大風大浪沒看過,但現在,他從政治、事業、個人到私生活通通遭到調查,這對72歲的他來說,可是前所未見的。

身為一名白宮記者,最近幾個月我也發現,不只是白宮記者會,從過去每天舉辦,變成每週舉辦,現在,變成每個月有一回就不錯了,而且連川普面見記者的頻率也大幅減少,像是我去阿根廷採訪20國集團峰會時,川普原先要舉行的記者會都臨時取消了。

當時,媒體紛紛把矛頭指向他出發到阿根廷前,他個人的長期律師、曾說會為川普「擋子彈」的科亨(Michael Cohen),做出了不利於川普的認罪。

然後,上一週科亨被正式判刑3年,成了所有媒體報導的焦點,他被判罪的原因有幾個,與川普有關的有兩個。

第一,是科亨供認,他按川普的指示,給宣稱與川普有緋聞的兩名豔星封口費,目的在於「影響大選」,重點來了,美國競選資金法要求候選人申報影響選情的開支,但是,川普的競選團隊在當時並沒有申報。

第二,是川普說他在投入大選時,早就中斷了在莫斯科興建川普大廈的計劃,但科亨卻供認,他為了替川普隱瞞,此前向美國國會撒了謊。他說,實際上川普一直到贏得共和黨總統初選時,都還在和俄羅斯就興建大廈一事溝通。

據說,科亨在庭上是聲淚俱下,對於他之前的「主子」川普在推特上對他的認罪無法諒解,還批評科亨是軟弱的人,科亨對此表示川普說的是「對的」,他說自己的軟弱之處,就在於他對川普的「愚忠」,他說,就是因為他與川普的關係,導致他落得這般下場。

「給川普工作,是個人和精神上的監禁,諷刺的是,坐牢反而令人重返自由,」科亨在庭上說。

一向愛推特反擊或出面澄清的川普,當天卻反常地什麼都沒說,第二天上午也沒出現在辦公室,只是推特說,他沒指示過科亨違法。過幾天,他卻還是怒氣難消,在推特上痛批科亨是背信棄義的「鼠輩」。

科亨被判刑,還是首次出現與川普有直接關聯的判罪。實際上,川普上任以來,已經有5個曾經為他工作過的人遭受調查,或認罪,或被判罪,但,另外4個和他都沒直接關聯。

心腹認罪,其實,還只是川普的一樁麻煩事而已。

美國媒體統計,就目前人們所知的跟川普有關的調查就有17樁,聯邦政府層級有特別檢察官穆勒,各地還有像是紐約南區聯邦法院、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甚至連紐約市和紐約州都在調查他。調查範圍從通俄門、妨礙司法,到稅務問題、外國資金,還有他的基金會等等,順道一提,在不堪壓力下,川普基金會宣布解散。

而這17樁是已知與川普有關的調查,還有未知的調查存在著。

麻煩還在後頭,這可說是史無前例多的調查,還是在共和黨掌控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完全執政」的狀況下,預料民主黨明年重掌國會眾院後,還會啟動更多的調查。而且連美國老百姓對川普也開始出現懷疑,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最新聯合民調,認為川普在通俄門調查中沒說實話的受訪者,高達62%。

重點來了,他接下來兩年的任期有沒有可能被彈劾呢?「目前看來」不太可能。

一方面,國會共和黨人還是力挺他的,力挺的原因是,共和黨支持者對川普的滿意度還是在8成以上的高點,選民支持,再不滿的議員都不敢得罪選民,畢竟誰會和選票過不去?

那國會民主黨人呢?雖然他們將在明年1月重掌眾院,但就算他們發動總攻「彈劾」成功,但,彈劾「下台」卻還要參院3分之2的議員支持,這對在參院仍是少數黨的民主黨人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民主黨人實際上把更多焦點放在兩年後重新奪回白宮和參院上,這比較實際,而非現在自亂陣腳。

所以新年新希望,新的一年,川普的日子可能不好過,但不至於太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