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遠傳旗下電商公司時間軸(friDay)、與遠東新世紀子公司亞東電子商務(GoHappy)合併,於8月1日正式生效,合併後,以時間軸為存續公司、並更名為「遠時數位科技」公司。

葉建漢現為亞太品牌商務加速器(簡稱 TeSA)董事長。

如果你3分之1以上的中階主管,一夕間被競爭對手集體挖角,與此同時,你的老闆閃辭,所有人都猜著你何時將走人,面對這個逆境,你如何再起?

2016年12月14日,我們走進遠傳子公司時間軸總經理葉建漢位於內湖的辦公室。打開門,觀景窗外的河濱公園美景一覽無遺,我們稱讚風景,他卻說:「每天看到這片風景就覺得心情很好,不然,不知道怎麼撐下去。」

他說的「撐下去」,正是他創業生涯19年來,面臨的一場大危機。

時間軸,是遠傳於2013年以1億元購併的網路新創公司,創辦人就是葉建漢。被併入遠傳後,隔年推出friDay購物B2C電商平台,2015年就衝出4億業績,2016年翻為8億,是國內竄升最快的電商網站。「電信三雄裡面(電商),friDay算是做得比較好的。」資策會產業情報所資深產業分析師兼組長王義智說。

嫁進遠傳,卻被當笑話

我來之後,天天被放黑函

但,葉建漢剛進入遠傳時,「所有人都在等著看你的笑話,」葉建漢回想。

當時,時間軸團隊的平均年齡不超過30歲,而遠傳是一家營收千億以上的大公司,母公司是做紡織和水泥出身的遠東集團,時間軸只能算得上孫公司,「我來之前都沒有被放過黑函,來之後,天天被放黑函。」葉建漢說。

淘寶網台灣前總經理,同時也是後來被東森收購的網勁科技創辦人游士逸說,傳統集團中,新舊資源常有摩擦,「新創事業肯定都很燒錢,在賺錢的事業眼中看來,他們會覺得新創到底行不行?什麼時候有賺錢的一天?」

可怕的考驗卻緊接在後。

「在職場(生涯)中,我找不到比2015年更困難(的挑戰)了,我找不到。」

連3個月,主管集體被挖

連人資都在問,我會不會走

2015年7月,葉建漢的直屬長官洪小玲,宣布轉戰鉅亨網擔任執行長,間接帶走了葉建漢手下10名大將,接著連續3個月,時間軸共有19名中階主管,相當於3分之1的主管,從財務長、研發、設計、行銷統統也被另一個競爭對手集體挖角。

「我的設計主管都被挖走,4個,我把他們叫到房間來,請問一下你們為什麼要走?他們說,『John(葉建漢)你對我們很好,可是我們有安排,』我說你有安排、你有安排、你也有安排,你們同時間都有安排,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

員工集體跳槽,讓他大受打擊,「那種感覺就是你被摒除在外,你把大家當一家人,那大家是不是把你當一家人?」葉建漢不斷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管理能力出了問題,為什麼員工這麼輕易就被挖角?他私下跟幾名核心創業夥伴聊起此事,會忍不住就掉下眼淚。

時間軸技術總監李佳憲回想,「那時候公司很震盪……氣氛就是一種信心不足的感覺。」

團隊分崩離析已經是災難,高達40%的離職率,更是平時的8倍。每個數字,都在指控葉建漢的領導管理能力出了問題。

市場上風聲四起,「淘寶網台灣的總經理(游士逸)都跑來跟我講:「你下個月就會走。」「連我的公關、人資都在問我這件事啊,什麼時候變成我是他們最大的焦慮來源,我沒辦法接受這件事啊!」

找救火隊,宣示不棄船

房都押過,現在有比較難嗎

當時,確實也有其他機會找上他,但這等於是放任這群留下來的團隊自生自滅,「我決定要帶他們走完全程。」葉建漢說。

再戰下去,難道不怕遭遇更難堪的失敗?我們問。

「我連公園都睡過,怕什麼?」2008年,他創辦時間軸,2010年因公司現金週轉不靈,還曾抵押房子,甚至睡過公園。41歲的他,已經有過3次創業經驗。

為了穩住軍心,葉建漢找來核心團隊成員,宣示絕不棄船逃走。

「我跟他們講說,我知道你們一定很焦慮,我希望你們先確認一件事,首先你們平常跟我的談吐,你們覺得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第二,我過去帶我的夥伴,從艱困到我必須要押我的房子跟銀行借款,把這間公司撐過來,你覺得現在有比較難嗎?」

然後,葉建漢把當初一起走過創業期的80幾名核心夥伴,部署到原本300多人的部隊裡,讓整個團隊可以正常運作下去。

這是門困難的功課。

對叛將心腹,解除心防

你要的是舞台,我會保護你

當時,現有各部隊的中階主管,多已被挖角到敵營。部隊裡未走的副將,有些還是那些叛將的心腹,「大家一定會懷疑說這個人是間諜,我不會動他,我會找他聊,我會跟他說:『你很aggressive(有企圖心),你要的就是一個舞台,我告訴你我會保護你』,我不會防他,我說一切全部從頭開始,只要你願意,就從頭開始。」

解除了一邊心防,指派任務時,葉建漢還要囑咐這80幾名救火隊不可喧賓奪主,只能輔助,以免產生內鬥。

每個人搭配哪個部門,葉建漢不斷反覆推敲,他熟記80多個,每名屬下的特質,做出最好的搭配。

在那段時間內,葉建漢的體重暴增9公斤,經常失眠。但一早起來,卻必須冷靜走入公司,關照細節。

如,為營造正向氣氛,他不在辦公室批評離開的人,甚至,「大概有8成(離開)的人,我會願意讓他們回來,用歸零的心態面對他們,」葉建漢說。

比如,每當業績達標,他就請全體員工喝飲料,每杯飲料上都貼上鼓勵人心的小紙條,他還養成幫每個主管找一個優點的習慣,「我走在路上會跟他們說超棒的……這樣員工就會爽一整天。」

比如,為了讓遠傳直屬長官繼續支持,葉建漢只碰策略面,其他財務和人資皆透明,「這件事情讓我度過很多難關,我說,老闆你沒發現我全部都透明嗎?如果我需要搞一些小動作,我需要這麼透明嗎?」他甚至主動引介其他電商人才,幫老闆物色自己的接班人,顯示出他積極解決問題的決心。

又比如,人力不足,調度資源會變得頻繁。當大家抱怨時,他不斷洗腦,讓大家以大局為重:「我跟他們說,我跟你們一樣是自掃門前雪的人,可是我的門在(集團)大樓門口,你們的門在房間門口,他們就馬上懂了。」

「他一直在coaching(督導)身邊的人,如果他那時候不穩,我們的信心一定會動搖。」李佳憲說。

1年過後,前員工回流

我很久沒像剛創業這麼堅強

1年過後,葉建漢走出了逆境,離職率降到了5%,被挖角的人開始回流。甚至,2016年營收預估將成長1倍達到8億。2016動腦行銷傳播傑出貢獻獎,葉建漢個人獲頒3項「傑出經營者獎」。

走過這一遭,葉建漢坦言,他對人的信任是被瓦解又重建。他曾經被背叛,「我那個時候,灰心到我不太想要跟他們(員工)相處。」

但在最艱難的時候,這群人陪他走過低潮。他指著2016年10月生日時,員工送他的拼字畫,上面寫滿他曾經對員工說的上百句名言:「只有超過這世界期待,你才能要求這世界不公平的對待你」「我突然覺得我好愛他們,」他笑著說。

這段歷練,也再度琢磨了他。「我很久沒有這麼堅強了,只有剛創業的時候那麼堅強。」

採訪過程,我們側面採訪了他昔日的長官:洪小玲。洪小玲說,葉建漢是會積極解決問題的人。挖角是職場常態,「我們都是人,怎麼可能不受影響?可是你一定要不停的回來,不停的往前。」

唯有願意往前直視,去戰到最後一分鐘,解了問題。人,才可能真正走出低谷。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