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兒子、三創園區BOT案負責人郭守正,打了一通電話給市長辦公室主任蔡壁如,「我跟他說,如果你需要見市長,可以直接找我安排,我們不需要中間人,」蔡壁如說。

她,說話直率,是政治幕僚口中的「女版柯文哲」;執行力強,是柯文哲口中的「血滴子」。她是最了解柯式管理的人。

進行「病毒式擴散」
把柯式管理精神、文化傳開

蔡壁如護專畢業後就到台大醫院當護士,與柯文哲共事20年,柯引以為傲的台大醫院葉克膜小組,就是由他倆建立,讓她獲得「葉克膜之母」的綽號。

當柯文哲選後來電,要她兩天後去辦公室參加幕僚會議,她只問了時間和地址,就二話不說踏入陌生的政治體系。

「他找我,我沒有猶豫,因為我已經習慣那麼強的老闆了,」雖然因為職級限制,她借調市府後變得錢少、事多、離家遠,但仍對新工作充滿熱情。加上小孩都已上大學,也讓她無後顧之憂。

她到市府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出原本獨立隔間的主任辦公室,與其他秘書、幕僚群的座位同在一區,讓別人隨時看到她,她也看得到每一個人。

因前任市長郝龍斌的市長室人員多半從外界約聘,全都跟著郝離開,秘書室空無一人,蔡壁如須重新建立團隊。現在,市長秘書室已坐滿,除蔡壁如外的9人,平均年齡約30幾歲。

當時曾發生一個插曲,原本安排的一位秘書為了準備個人考試,擔心跟新市長工作會太忙,在就職當天便提出想換部門,剛好被經過的柯文哲聽到,回了一句「妳為自己準備考試,那不是應該離職嗎?」小秘書當場嚇得眼眶漲紅,後來調走、換人,也就是柯文哲誇張說成「第一天就有人哭哭啼啼走了」的故事由來。

選舉時柯文哲遭對手攻擊台大醫院「MG 149」帳戶,就是靠著蔡壁如保留17年來明細清楚的收支資料,在記者會上大公開而化解危機。現在,她在市府傳授的第一課,就是柯式表單。她把電腦資料整理技巧,透過追蹤事項表等柯式表單建立,慢慢傳授給市長室的年輕秘書。

她的第二課,是鼓勵部屬不要事事請示。她要下屬自己判斷、不要怕事;秘書來報告,她會先問「如果是你,會怎麼做」,她也訓練行程秘書,根據柯文哲交代的篩選原則先過濾各種活動邀約,真沒把握才請示。

第三課,是公開透明。過去的政商文化,經常有掮客在企業老闆和政府高官之間搭橋,牟取好處,郭台銘登報嗆北市府後,也有許多人穿針引線,想要安排柯、郭會面,蔡壁如都婉拒。「越公開,就越沒有疑惑,」她說,「這個市府是『楚門的世界』,沒有秘密。」

第四課,是維護公務員尊嚴。她要負責處理民眾來電、來信的秘書處人員,接到刁難電話時轉給她,有次她親自示範,跟無理取鬧的民眾說,「政府付我薪水不是來聽你濫罵,你這樣是占用其他市民時間,我們就說到這裡為止,」然後把電話掛掉。

她交代,凡是謾罵、沒有建設性的來電,就列為不處理項目,更不許部屬對無理市民說「謝謝」。她認為不必追求市民百分百滿意度,只要6成就好。

採訪過程,蔡壁如接起一通電話,有人通報某民眾揚言要殺死柯文哲,她卻只說聲「喔」,就掛上聽筒,面不改色。

柯式管理能不能在市府落地生根?蔡壁如坦言,「進入台北市政府這家『大公司』,不知道……」她猶豫了一下,又說起柯式語言,「我想還是會成功,因為我們不必討好所有的人。」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20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