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跟當年西進時集體移動不同,這次大廠布局全球,後面的供應鏈小廠,卻不一定想動。意即,當年的聚落效益將難以發生,這都會連帶影響台灣ODM大廠的競爭力。

打群架的聚落威力,一直是中國能成為台商最大代工基地的關鍵。當年西進中國,單在昆山,就有四千家台商群聚,透過車程最多不超過三小時的距離,大家才能快速交換訊息與進出貨,降低成本。

一位零組件廠總經理透露,最近有一家ODM廠開始一一詢問供應鏈,跟著他們去設廠的意願,卻只有兩家點頭同意。

「我覺得,過去幾年大家在中國過得比較安逸,即使這幾年薪水漲這麼高,也沒幾家跑出去。」「像我們做零組件的,新設一個廠需要很大的設備和人力,重點是,投資這麼大,卻是為了一個不成長的產業,利潤又微薄,我們才不去。」

供應鏈多數僅願意就現有工廠,配合下游客戶擴大生產基地,在資源有限下,就算要移動,也只能在這麼多ODM客戶如此分散的製造基地裡,選邊站。

「要他們同時去這麼多地方設廠,他們當然有顧慮。要說服他們,我們選的點必須是值得他們投的,」緯創高階主管說。「最後要競爭的是,到哪裡設廠才是最長久的。」

還想博一次的企業,這次要想的不僅是哪裡有政策紅利與補助,這麼簡單。能走「長久」的布局,正在考驗著大家的精算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