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車之鑑就是,幾年前筆電被品牌廠要求從上海、蘇州,移動到重慶。」(編按:因筆電出貨量下降,以機殼為例,產能填不滿,甚至有兩家西進的筆電機殼廠幾乎都收了)一家筆電關鍵零組件廠董事長說。

這家營收一百五十億元以上的公司,除了中國,沒有第二個生產基地,而且和鴻海一樣,蘋果還是第一大客戶。這位董事長憤怒回憶:「他們(ODM廠)希望是希望,但往重慶移動時,我們就沒有去了啊!」他當年堅持不肯西進,寧可一直付運費,應付來自客戶的壓力。

「我覺得產業景氣還沒完全到底,明後年會更慘。像筆電出貨量從兩億台變成一億六千萬台,並不是像HP當年要大家西進時說的會倍數成長,智慧型手機也飽和了,還會每年一直有這麼大的量嗎?而且成長的都是大陸品牌、是東南亞市場,也不用管中美貿易戰。」「反正我們量就是做少一點,要有心理準備,downsizing(瘦身)是會發生的。」他很悲觀。

台灣科技供應鏈,有人積極布局全球,有人卻消極面對。

積極者如大廠緯創與廣達。

ODM廠移出中國 新基地分散,供應鏈難跟隨

緯創因為印度擬限制iPhone產品進口,為了這些高階手機業務,已在印度班加羅爾興建第二座工廠。「印度第一個廠都滿了,除了當地市場的開展,或中美貿易戰的外溢效果也好,在印度的開拓是必要的。」緯創高階主管強調,「以前,印度是可有可無,我們一直小量的做;現在是勢在必行,不只是為了蘋果,對依賴大陸太多的公司,都該有這樣的考慮和動作。」

廣達,則買下位在桃園的華亞園區廠房,今年七月已經在附近既有廠房買進設備開始生產高階伺服器,「從過去生態來說,如果你跟品牌說要移到越南,對方會問你,那你(報價)要降多少給我。但回台灣生產,則是可以跟客人漲價的,品牌客戶會看國家地區,給不同價格,」一位筆電供應商總經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