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台商的三重挑戰到位!郭董的麻煩,已經成為台商的共同挑戰,而且比我們想的更快發生。

高度倚賴中國與蘋果的台灣,風險大幅升高,現在得放眼全球,重新布局三個台商的新處境。除了讓我們看到分散產地、客戶布局的迫切性,還提醒我們:這次,大家得學做精算風險的牛仔,只有勇敢,還不夠!

動態一》
客戶有人要去巴西,有人要去印尼
零組件廠不想跟:怕政治反轉、利潤太薄

鴻海的全球布局在各國雖有挑戰,然而,鴻海資源相對龐大,台灣的下游零組件廠商,就難以採取到處布局的邏輯,挑戰更為艱鉅。

最近,筆電、網通產品電池模組廠加百裕董事長黃世明,每天密集會見客戶、勘廠的行程中,有三分之一是為了中美貿易戰的事。

今年六、七月開始,美國第一波對中國加徵關稅清單裡的網通業客戶就找上門,要他們提供中國製造以外的規畫,包括可行性及報價,只要求速度夠快,明年第二季前要能量產、出貨。往前推算,就是今年年底廠房、設備都要設好,才來得及做驗證。

加百裕是中美貿易戰受影響較低的廠,因為他們三年前就已經在台灣擴廠,同時也已在印尼租廠生產。然而現在要在哪加碼,還是讓黃世明頭痛。

六月開始,短短不到半年,加百裕已為了三個客戶,在台灣新增六條產線。至於印尼,他還在猶豫。「我不想貿然投入太多錢,目前有一個客戶要我們移到印尼,我還沒答應,如果現在只為了一個客戶做規畫,(規模)太大,政治風險一反轉,可能養五年、十年都餵不飽怎麼辦?弄太小,如果需求很多,兩年就滿了,還要再找個新廠,很麻煩。」

「但現在麻煩的是,每個客戶說要分散風險的地方五花八門,一個要巴西、一個要印度、要東歐,還有馬來西亞或越南的,」黃世明說。

加百裕面對的是五花八門的選擇,不確定資源如何擺置才最好。但另一家零組件廠,則更擔心,一步錯、步步錯,至今不敢輕易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