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客戶這一年來一直不斷地言語霸凌我,已經到了對人不對事的狀態,不管我如何跟公司反應客戶的惡行惡狀,主管們總是説我太敏感⋯」我以前的組員小安不斷跟我哭訴工作的困境。

「我做的任何事,客戶都找得到理由嫌惡,今天還跟我說:『你的腦有在作用嗎?我拜託你!腦袋清醒點、進入狀況點好嗎?』客戶居然說他拜託我了耶!我都不知道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他需要這樣貶抑我。」小安沮喪至極。

小安跟我一起工作的時間長達3年,是個認真負責且有思想的好孩子。正常情況下,應該不會被評價到如此低劣才對。

2個月後,小安的主管終於把服務這個客戶窗口了其他人,果然一切有了新氣象。這幾天早上新窗口寄出DMS(每日新聞監看)之後,總是得到客戶大力的讚賞:「分析得很到位。」「真的感受到團隊的用心。」「觀察入微,很不錯喔。」

這一切看在小安眼裡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原來,公司考量全面更換新團隊的風險與成本,所以並沒有讓小安出服務小組,而是讓她當幕後藏鏡人,所有新聞分析、活動企劃、文件產出,都還是出於小安手筆,只不過換個人寄出Email而已,客戶的態度立刻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你評評理,這不是證明了先前的批評,都是很情緒化的、針對我個人的成見。」小安心裡有説不出的委屈:「瘋子客戶這樣糟蹋我,公司居然還要我隱身幕後繼續為這客戶賣命,不管我怎麼抗議,就是不讓我全面退出服務團隊,簡直是助紂為虐,一點都不挺我。跟公司反應我完全不想做這客戶,還被教訓了一頓,碰了一鼻子灰,讓我工作起來越來越沒有成就感。」

雖然我很同情小安的遭遇,但如果我是她現在的主管,也有可能會做出同樣的決定。不得不點醒他一下。

「我知道你很委屈,但不管是站在第一線當服務客戶的窗囗,還是藏身幕後做文件的產出,都是你領薪水要付出的代價。公司付薪水請你,不是為了挺你,也不是為了要讓你有成就感,是為了營運獲利。」

「可是我們的前公司就很在意員工的成就感,超挺你的啊!!當時,只要有客戶太欺負人,你一不爽,你不做什麼客戶公司都説可以,不是嗎?」

聽到這,我不禁莞爾失笑:「拜託!傻孩子,我可是前公司的業績王,公司挺的不是我,挺的是我背後所帶來的業績。如果我業績不好,公司盯我業績都來不及,哪裡還會理我要求。」

要在職場不被欺凌,自己要建構不被欺凌的條件,而不是奢望外圍的環境來保護你。因為,遇到衝突時,每一個人先挺的一定是自己,要主管、老闆、公司挺你,你要先證明自己的價值,同時這價值也要挺到你主管們,如此遇到事情時,局勢才會站在你這邊。

一、隨時惦惦自己的斤兩,不時增加自己的重量

如果小安的描述沒有偏頗,這個客戶的確是到了人身攻擊的地步,公司卻一昩地邀求小安退讓,很明顯地,公司認為客戶的貢獻遠比小安的產值來得高!兩造之間有所衝突,兩相其害選其輕,明眼人一算就知道怎麼做。小安的主管也只是做了份內該做的事。

在小安跟公司談判前,應該先惦惦自己的斤兩,也秤秤客戶的銀兩,如果差距懸殊,就不能怨公司不挺你了。

要別人挺,自己得先有值得別人挺的重量。公司當然會挺員工,也在意員工成就感,不過那是針對貢獻度高以及具有潛力的員工。不斷精進自身、提升能量與重要性,才是公司挺不挺的關鍵,畢竟職場是講績效的,不是用來交朋友的。

二、永遠都有Plan B,不管在職場與人生上

小安當初如果不只是告訴主管她不想做這客戶,而是一起帶著更好的解決方案去溝通,包括:

自己不再服務這個客戶對公司的益處是什麼?
誰是全面接手這個客戶的最佳人選?
萬一丟了這個客戶,業績的缺口又應該如何回覆?
如果主管的擔憂都有備案可以解決,就不會覺得小安製造了燙手山芋,自然也不會讓小安碰得一鼻子灰,也許情況就會大不相同。
不只工作方案要有備案,職涯規劃也要有Plan B。雖然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難保哪天不會碰上不可理喻或是不對盤的人,硬是要踩著你。如果沒有Plan B,為了五斗米折腰,就只能默默忍耐、默默被欺凌。

職場上,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有敦厚的、有友善的,有虛偽的、有奸詐的,有不近情理,也有喪盡天良的,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個會碰到誰!

要安身立命不被欺凌,自己要建構不被欺凌的條件,而不是奢望公司、主管、同事來相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