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經濟時代,產業的演進速度已經超越想像。去年底比特幣市值達一千九百億美元,超過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和股神巴菲特的身價總和。兩人累計超過三十年的財富,加起來還不夠買下只出現十年的比特幣。

風口也不斷改變。現在人人都談直播、區塊鏈、AI,七、八年前曾經瘋過的團購、共享經濟,幾乎沒有人再提起。

世界變了,市場上玩家的樣貌也在改寫。

三十年前的台灣製造業,創業家多是靠著低成本或新技術起家,藉由開工廠、設產線建立進入障礙,拿到品牌大廠訂單就能默默賺錢。

新經濟時代的創業家,搶風口勝過搶訂單,什麼產品紅就抄什麼,公司暴紅就要趕快拚上市。對他們來說,市場變動太快、競爭太激烈,要是還像過去一樣靠一招打天下,三天就會被掃進垃圾堆。

政大商學院副院長邱奕嘉分析,新經濟時代創業看重題材及本夢比,而一個夢要讓所有人埋單,首先就是要在某個特定市場上有獨占或壟斷地位,其次才是手中是否握有特殊用戶群或技術。然而,由於這些新經濟的未來性無法在財報中呈現,因此「新創用舊經濟的指標來看,都不會太漂亮!」

有人批評這些新經濟創業家短視、炒作、沒節操,但都只是因為看不懂他們的生存法則。

模仿沒出息?臉書也非原創,重點是改得快又好

新經濟時代,資訊流通快速,模仿已經太容易,想出一個完全沒人做過的模式,已經沒有太大意義。找到風口後要如何迅速落地,才是創業家的決勝關鍵。

就連臉書,也是如此。臉書不是全球第一個社群網站,甚至一度考慮賣給當時的龍頭MySpace。但隨後當MySpace碰上變現危機,臉書趁著對手只想賺錢的時候專注擴大市場,透過和Google合作、匯入外部郵件等方式讓用戶能在臉書上找到更多好友;同時以群眾外包翻譯的方式在兩週內推出西語及德語版本,迅速拓展美國以外的市場。二○○八年臉書的全球用戶數超車對手,而一度是全球最大流量網站的MySpace,現在連前五十名都擠不進去。

台大創創中心執行長曾正忠指出,比起當第一名要承擔開發新市場的風險,聰明的新創可以挖掘更多還沒有解決的消費者痛點,再趕快提出有創意的解法,「fast follower(快速跟隨者)才是對的策略。」

曾正忠說,美國許多獨角獸新創,挖掘客戶痛點、解決痛點速度都非常快,當別人跟進,他們馬上能看到下一個痛點、再推出改版,「別人才動十次、它已經動了一百次,而且每一次都有原因。」

向西方取經然後在地化,更是數位經濟裡常見的創業模式。台灣網站FlyingV二○一二年循美國Kickstarter群眾募資模式成立,在台灣不設選題限制,更勇於結合時事話題,從幫已故導演齊柏林集資拍紀錄片《看見台灣》,到「滅頂」行動後協助小農牛奶品牌鮮乳坊募資,都成功引起社會注意,最後也都成功募得超出原本預期的金額。

在地、分眾化服務,讓FlyingV成為台灣最大群眾募資平台,在台知名度更勝始祖Kickstarter。

虧錢就別做?先燒錢壟斷人流,時間到就會賺翻

這年頭到處都有免費好康可撿:打開手機,App免費下載;上網買東西,運費、手續費業者出;出門叫計程車,車錢直播平台幫你付。

「你使用、我付錢」的行銷手段,幾乎已經是現在做生意的「必備款」。

業者大方撒錢,不是因為賺得多,而是因為在網路世界裡,平台業者只有壟斷「人流」、成為網路使用者的通道,變現機率才會越大。

巴菲特有一套知名的投資準則「經濟護城河」,指的是當一家企業擁有明顯優於競爭對手的成本、經濟規模、資金、品牌、專利等優勢時,就像是城堡有護城河保護,而這道護城河最好越廣闊越好。

現代企業的護城河,都叫作規模。而數位新經濟的核心競爭優勢集中在「網路效應」、「平台生態」等概念上,也就是當你吸引夠多使用者加入,人越多,大家越愛來,變現的機會就越大,對手也更難跨入市場。此外,能蒐集越多使用者的行為,對改善產品體驗就越有幫助。

德豐管理顧問合夥人、Line台灣區前總經理陶韻智說明,製造業把產品組裝後賺生產和售價的價差,做生意是線性思維;但網路的商業模式是指數型,一個平台業者是靠買方跟賣方交換價值或勞務、自己再抽成,交易的人越多,「過一個點會多到爆、賺到翻。」

這也代表,一個追求網路效應的平台若無法達到關鍵規模(critical mass),就什麼都沒有。為了求快速成長,新世代創業家砸錢自然不敢手軟。

兩年來打得轟轟烈烈的電商之戰就是明顯例子。蝦皮二○一五年起靠著砸錢補貼運費及手續費搶進台灣市場,在原本已被認為飽和的C2C市場殺出血路,兩年內換來超過千萬名用戶,在台號稱已是最大行動拍賣平台。外界分析,隨蝦皮逐漸在東南亞擴張,若在六億人口的市場中稱霸,流量變現時成果必然相當可觀。

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指出,評估現代新創事業發展好壞,不該只看花了多少錢,而是要看花錢後客戶黏性、買賣家數量有沒有增加,或是計算單位用戶的終身價值有沒有超過取得成本。

「新世代創業家和老一輩投資者一樣有投資報酬率觀念,」林之晨指出,「只是太多人把投資和燒錢混為一談!」

開公司要想遠?心態要像養豬,百分百貼近市場才能活

過去製造業建廠成本高,為避免錯誤投資,建立冗長的產品開發流程,每一步都要詳細評估,沒有一百分把握不會出手。

但現在如果開公司還像養小孩,每天瞻前顧後,沒辦法跟隨市場變化調整公司方向,最後不是被對手超車,就是被大公司併吞,或者消失在世界上。

因此新世代創業家除了要讓公司跟上風口,還要有把公司當豬養的心理預期。

所謂「當豬養」,意味著決策時不會感情用事,能更客觀分析局勢。

不到十年前,團購在世界各地蔚為風潮,團購龍頭網站Groupon還曾被評為互聯網時代發展最快的公司,如今風口轉向區塊鏈、AI,Groupon沒有跟著轉型,股價剩不到五美元。

上櫃電商創業家兄弟,早年成立地圖日記,結合地圖與部落格功能,在臉書還未盛行的年代滿足台灣用戶社交需求。後來網站轉進團購市場,郭家兄弟評估團購需要資金才能做大,毅然決然把一手創辦的網站賣給Groupon。

鍾情創業的郭家兄弟選擇離開Groupon、成立創業家兄弟。為了快速了解市場喜好,兩人在公司成立之初,於半年內推出超過十個網站,緊接著又迅速收掉七、八個,只留下五個網站。董事長郭書齊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表示,只要市場反應不如預期、經營模式不適合團隊,就會立刻尋求退場機制。

另外,像時間軸創辦人葉建漢,公司以設計企業App起家,當需要資金擴張規模時,同樣乾脆接受遠傳入主,並轉型經營電商,首創電商科學變價機制及直播導購等,兩年內就衝出四億業績。

公司當豬養,也能讓經營者決策更大膽,就算沒有一百分把握,也敢出手。

反映在公司管理上,則是更勇於面對市場考驗。相較一般公司會在年初訂好全年行銷預算,並按季執行,創業家兄弟至今每天的廣告預算都是與市場連動,沒有預算,廣告金額更不設上限,因為只有在正確的時間拉高廣告費用,才能為網站帶進更多訂單;反之當廣告轉換率低,投再多廣告也只是浪費。

創業家兄弟內部也組成十人小組,每天動態計算每筆網路廣告費用與訂單轉換效果,只要轉換率夠高,廣告投放費用就會不斷加碼,而且金額無上限;若轉換率不佳,就會立刻降低廣告投放金額。

郭家齊說,目前創業家兄弟即使帳面上廣告預算較其他電商平台來得高,但因為投放轉換效率穩定,公司在開張三年後就轉虧為盈,至今每季也仍維持獲利表現。

葉建漢創立時間軸,被遠傳購併後推出策展型電商FriDay,2年衝出4億業績。

「網路服務是一個需要百分之百跟著市場需求走的行業,要是沒有,就會完蛋。」商研院商業科技應用所副所長戴凡真直言,數位經濟產業是消費者中心導向,這代表創業家不能再像製造業一樣排定固定生產期程和預算,而是要不斷根據市場反饋修正服務內容。

當修正成為常態,唯有能保持彈性、接受改變,才能在數位經濟時代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