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華是一名主管,聰明能幹,每一年都會向老闆爭取加薪,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屬下。即使碰得一鼻子灰,還是鍥而不捨,總有幾次會談成,因此屬下都熱情擁戴她。可是她自己,已經5年沒調薪,可想而知心中的失落,難免會跟我抱怨幾句。

我問:「為什麼不去跟老闆開門見山說了?」

明華搖搖頭說:「也許老闆真的以為我沒那麼好…去提了,被打槍,反而彼此都下不了台。」

姊妹一個樣

屬下值得加薪,她卻不值得,是什麼鬼邏輯?這讓我注意到,明華有一個和她能力不相稱的自我價值。一個人自我價值是高是低,純屬主觀,跟實際上優秀與否不相關。一個能力強、表現優的人,在評價自己時,有可能給的分數極低。相反的,一個能力普通、表現平凡的人,自我感覺卻可能出乎意外的好,自我評價極高。

明華的姊姊也是,像是一種傳染病,兩人相繼得到。姊姊國立大學人資所畢業,外文優異,在人資界具備15年資歷,到大企業人資部門任職主管綽綽有餘,可是近8年一直在外商做派遣人員,沒去找正職。

「我們不約而同,都從事比自己能力低的工作、領著不合理的薪水。」

明華當然不快樂,每每看著去吵著要糖吃的同事,能力比她低、表現比她差,卻是職位升得比她快、薪水加得比她多,不得不自問:「為什麼不是我坐高位、領高薪?」原本她都歸因是同事懂得逢迎拍馬、公司缺乏制度。後來發現問題根本出在自己,因為—

「我拒絕成功。」

明華能力強,只要她出手,沒有事情不是比別人做得好,對此她非常有自信,所以她不害怕失敗,但是她害怕成功。當機會來臨時,她會推掉;當要為自己爭取加薪時,她會閃避…其實是她自己躲開俗世價值裡的功成名就。

不是傳染病,而是遺傳病

怎麼會如此矛盾與衝突?明華始終想不通。直到父親退休以後,朝夕相處,才在父親身上,找到病灶。她體認到,代與代之間會世襲的不只是貧窮,還有自我價值低。拒絕成功,也不是傳染病,她說:

「這是一種遺傳病。」

她和姊姊,是父親的複製品。明華的父親是一名公務員,工作能力強,1個人頂3個人。遇到突發事情,其他同事頂不下來,主管會指派父親處理。而他父親總能夠不負所託,如期完成,搞定燙手山芋。照理說,父親應該飛黃騰達,結果並沒有!直到退休,都是一名普通公務員。

父親和明華不同,從不抱怨,還甘之如飴。在他的人生信念裡,最重要的不是功成名就,而是安全過一生,所以從不強出頭,低調到近似隱形人,刻意做到不給人威脅,是大家眼裡的好好先生。在教導子女時,也是灌輸相同的人生態度,使得2個女兒過得相當壓抑,貶低自我價值、迎合別人的意志。

問題是,明華的個性像母親,從小極有主見,對於人生懷抱諸多夢想,不想蒼白地活著,可是異常困難,腦子裡充滿父親加諸給她的各種觀念,根深柢固,牢不可拔。加上雙親離異,父兼母職,獨力撫養她們長大,她更難以背叛父親,於是明華被嚴重撕裂,花了30多年都在抵抗父親的理想人生。

情形有多嚴重?

明華為此得了憂鬱症,服藥多年。

影響到人際關係

明華的父親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個卑躬屈膝的人?這又要往上追溯一代。阿公早逝,阿嬤為了養活6個子女,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卑微地活下來,使得父親在小小年紀,便學會收起自我,在察言觀色中生存。長大當了公務員,他一心一意求的是明哲保身、全身而退。

於是,壓抑自我、拒絕成功,一代傳一代。

可是,阿嬤和父親那一代,人人自我渺小,幾乎都很壓抑,不覺得這是問題;到了明華和姊姊這一代,人人自我膨脹,與別人相較,問題就來了。壓抑自我的人,對於自我膨脹的人,會油然產生一種「相對剝奪感」,因為好處都被對方拿走。尤其對方不如自己優秀時,更會人比人氣死人。

這麼一來,壓抑自我的人自然會出現2種情緒,第一種是自憐,越來越退縮,縮進殼裡,再也不出來;另一種是憤世嫉俗,認為主管不識人才、公司缺乏制度,不公不義,因此怨氣沖天,別人就會對他們敬而遠之,把他們邊緣化。不論是第一種或第二種,過度壓抑自我的人,人際關係普遍不佳,與人互動困難,在職場上不太有朋友。

蓋洛普花50年舉行一個全球性調查,發現決定人類幸福的要素有5個,適用於任何國家,第二個要素是構建良好的人際關係。假使人際關係失敗,就不會感到幸福。

一個壓抑自我的人,自我價值低,認為自己不值得享有成功,不僅僅會在職場上拒絕成功,造成矛盾、厭惡自己,導致在人際關係上也會拒絕成功,變成不幸福的人。

放棄想要的人生,等同放棄自我

很多父母害怕子女失敗、遭受挫折、無法承擔,會要子女追求安全穩定的人生,這其實是在暗示子女放棄自我,他們不值得享有自己理想的人生。這對於自我日益膨脹的新世代,將帶來不可預料的後果,像是導致子女自我形象差、自我價值低、拒絕成功、人際關係差,最後也得不到父母原來期待的靜好人生。

人生,是來體驗的,包括失敗與挫折。父母不需要出手攔阻子女去體驗這些生命的必然,該來的一定會來,堵不住的。接受它們,不僅更茁壯強大,也能夠真正享受克服困難之後,對人生的掌控感,而苦澀中有甘甜才是道地的人生滋味。